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

银联的尴尬

本文共2359字,预计阅读时间47

央行叫停二维码支付后,国内支付市场的发展方向开始靠近中国银联的预期。中国支付业应该是“帕累托改进”式的发展,而不能是专抢别人生意的“零和博弈”。这是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理解的行规。

但这一幕刚刚上演过:3月8日,阿里手机淘宝生活节搞的如火如荼。3.8折吃饭、3.8折看电影、3.8元唱KTV……北上广的年轻人在购物中心或是百货商场里,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实现在互联网上支付。安全与否不论,确实方便。但这种一上场就在大型商场引导消费者绕开POS机的支付方式,简直就像“砸场子”。而且用户一旦养成线下支付用手机而非刷卡的习惯,多年以来银联商务的线下支付市场将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一周之后,央行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暂停支付宝公司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等业务意见的函》,二维码支付因“不安全”被暂停。

帷幕落下。整个3月,支付宝与银联生生被舆论洪流冲分成对立的两面。

境内支付市场交易规模以数十万亿计,央行、银行、清算机构以及支付机构是这个体系内的四大主体。其中,中国银联作为唯一的转接机构,负责为跨行、跨境银行卡的使用提供清算和技术支持等综合服务。

银联成立之初,央行赋予其“自己制定规则”的权利。在实现联网通用之后,银联开始拓展支付市场的产业链。为此,在2002年12月成立了收单机构银联商务。此后,中国人在支付领域的生意头脑被彻底打开,一批如商通卡、消费卡等预付卡兴起,并在2006年取得合法身份,此后涉入了网络支付业务。

互联网公司也看到这个“商机”,于是支付宝、财付通等也在这个“龙蛇混杂”的年代发展起来。

“本质上,这些业务都需要央行特许授权才能做的,但在监管上一直不到位。野蛮发展的结果是,想关时也关不掉了。”一位接近银联的人士说。

在经过支付体系内的主体合纵连横,混战不绝之后,最后支付业的三个主要领域银行卡收单(POS)、网络支付和预付卡发行的市场格局基本确定。

2011年开始,央行为鼓励和规范支付市场的发展,陆续发放了250张牌照,网络支付公司支付宝、财付通都是第一批获得牌照。

然而,任何规范都只是表面的和平。支付业从野蛮到规范的发展过程中,其中一家支付机构的看法是:“央行是想让我们一起先把市场做大,实际上还是让我们都去给中国银联打工。”

沿着各自的逻辑,网络支付机构早就纷纷绕过银联清算平台与银行直连。在银行与之合作的过程中,虽然双方在费率的问题上一直都存有争议,但又看重他们在市场拓展、用户习惯培养以及因此而带来的巨额资金沉淀等方面的种种好处。在利益不被触动的前提之下,银行与之携手发展。

“支付机构当中前20家占了90%多的市场份额,这20家机构千方百计地绕过银联进行转接清算,银联的交易量分流的非常明显。”3月13日,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在出席拉卡拉发布会时如是慨叹。

不过,在2012年以前,凭借在线下支付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银联商务依旧能够垄断整个第三方支付市场六成以上的份额。支付宝、财付通以及通联支付紧随其后。

2012年3月,支付宝打起抢占线下支付市场的第一枪,宣布将在3年内斥资5亿布局线下POS机业务。

没想到,2013年7月推出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异地收单做出限制,同时将线上收单业务也纳入监管之内。2013年10月支付宝宣布停止布局线下POS业务。

收单新政中,“收单机构发送银行卡交易信息应使用加密和数据校验措施,保证交易数据的准确性、完整性、安全性、可追溯性和不可抵赖性,不得将本办法规定的银行卡交易信息变造为互联网交易信息”这一规定,还直接影响到了互联网公司的移动支付前景。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大家的共识是移动支付将是未来最主流支付方式。以NFC手机支付为代表的移动近场支付和二维码支付为代表的移动远程支付,都在发力抢占市场先机。银联联合其它相关方致力发展的NFC技术是一种无线电识别技术,将之与手机SIM卡相结合,以“软+硬”双重加密技术来保证支付过程的安全。支付宝则选择了二维码,二维码技术是将图片识别技术应用在移动互联网支付之中,通过软件加密来保证其支付过程的安全。

但由于NFC移动支付涉及到运营商、终端商和中国银联三方博弈,其推进的速度相对缓慢。而互联网公司则在半年时间就可在商场里铺满100万台二维码终端机。在技术安全、监管规则并不清楚时,支付宝推广二维码支付可以抢占市场红利。由于其现在主要发生在商场与连锁便利店,安全性问题尚不凸显。但在其它支付场景之中,这就成为其是否能够大规模推广的关键。

而且,它必须在三个层面进行调整。首先,遵守央行在顶层设计上对网络支付“小额”的定位;其次,如何不违反“收单新政”对异地收单的规定;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支付市场本应良性竞争、做大市场以御外敌,而不是彼此攻讦、零和博弈。

在时文朝接手中国银联之初,他对内重新调整管理架构,在基层人员不变的基础上,对中高层的组织架构和职能定位进行调整;对外则试图重建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关系,他对银联新的定位是开放、合作、服务与规范。

但有网络支付机构的人士表示,“我们不再相信银联了。”还有人表示,希望引来“外鬼”VISA、Mastercard等国际卡组织来打破中国银联唯一清算平台的局面。

这就是时文朝正在面临的支付格局:一群同床异梦的支付机构,强势而暧昧的银行,以及前景不明的政策规定。

幸好还有与时文朝理念相合的拉卡拉,其总裁孙陶然曾这样表示,“我们应该先将市场做大,再来谈竞争。”

时文朝确信,整个支付市场未来5-10年的格局将在此时得以确定。“这既有可能是全新格局的起点,也可能是混乱时代的转折点。”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央行范一飞:支付业将全面对外开放 加强监管

刘双霞 | 北京商报 2天前

未央今日播报:7家第三方支付机构遭央行处罚 融360旗下简普科技赴美上市

未央研究 11-17

网络小贷牌照炙手可热!会不会重走第三方支付的老路?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11-01

揭秘网联:最年轻的金融基础设施

李国辉 | 金融时报 10-31

蚂蚁金服联合滴滴入股支付公司,支付新风口来了?

孟永辉 10-25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