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从代销理财到涉足信托,从抢滩P2P到互联网金融,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正改变外界眼中的“代销角色”,其业务触角也开始延伸至财富管理市场的绝大多数领地。这一次,第三方盯上的,是处于财富管理“金字塔尖”的家族信托。

10月23日,在美上市的诺亚集团全资控股的方舟信托在港正式开业,这也是第三方理财机构在内地以外设立的首家家族信托公司,借此,诺亚在内地数万高净值客户将更便捷地享受全球资产配置的综合金融服务。

近年来,家族信托被视为国内财富管理市场的黄金盛宴,私人银行、信托、保险、PE等财富机构纷纷开展类似业务。而在其中,独立第三方理财机构的介入尤其为引人注目。当第三方理财遇上家族信托,将带来哪些化学反应?

瞄准全球置产配置

在房地产调控、股市低迷等现实背景下,海外资产配置正成为多数国内高净值人群规避市场风险的一致方向。

招行和贝恩公司发布的《2013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内地超过30%的高净值人士、超过50%的超高净值人士持有境外投资;在已持有境外投资的高净值人群中,有近60%的受访者称未来会进一步增加境外投资比例;而目前没有境外投资的高净值人士中,超50%计划境外投资。

由于资本项目尚未完全放开,对于国内高净值人群而言,由于在中国香港私人银行开设账户没有外汇管制,更容易进行资产的全球配置,中国香港成了内地富豪进行家族财富管理的首选。目前在香设立家族信托的客户有50%至70%来自内地。

“中国目前资本向下还未完全开放,但是开放只是时间问题,大家都在为此做准备,另外过去30年改革开放,第一波积累财富的人士境内境外资产是联通的,规模体量很大。”诺亚财富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表示。

在汪静波看来,内地客户对海外资产配置需求庞大,持有中国香港的信托牌照可以为诺亚的家族财富管理业务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她希望透过方舟信托,大力发展家族信托、企业信托及公益信托等服务。

面对中国经济出现新常态,人民币出现双向波动,加上内地投资者理财意识提升,使国内企业家对全球化资产配置的需求持续上升,这也正是以诺亚财富为代表的国内第三方机构在港开展信托业务的缘由。

“欧洲高净值人士一般将资产配置在欧洲以外,美国高净值人士的至少20%的资产配置在美国以外,认为随着财富的积累和准备,全球化资产配置是未来的趋势。” 谈及全球资产配置,方舟信托执行董事庄尚源表示。

谈及方舟目前的家族信托业务,庄尚源坦言他们还在起步阶段,还会借助母企诺亚的优势及客户背景而发展。“方舟现已有几名客户,开始进行信托规划,未来或会考虑向境外投资者提供投资国内资产市场的信托服务。”他说。

“双线并行”的运营策略

目前在中国香港能够提供家族信托服务的公司主要分为两类:一类具有私人银行背景,占比百分之60%左右;第二类是没有银行背景的独立第三方机构,为内地客户提供服务的公司,后者目前不足10家。

前者的优势在于背靠银行集团,客户除享受家族信托服务外,还能获得银行提供的专业化资产配置方案;后者尽管没有资产配置的优势,但具有较大的独立性。而方舟信托正介于两者之间,在为客户提供家族信托服务的同时,还能够与诺亚协同合作,为客户提供资产配置方案。

“方舟信托是独立的信托公司,可以接受诺亚集团的会员客户,也接受非会员新客户。”谈及方舟信托的战略定位,方舟信托执行董事刘彦认为,方舟信托是服务机构,而不是产品开发商和供应商,与内地信托公司概念不同,方舟信托更注重服务。

据了解,诺亚财富将采取“双线并行”策略——一是方舟信托将作为受托人在中国香港从事家族信托服务,包括信托文件的起草、分配方案的设计以及资产管理和资产配置的咨询;二是和分布在其他国家、全球较大的独立第三方信托公司合作,为诺亚财富的客户提供家族信托服务。

由于方舟信托成立于中国香港,因此服务的目标群体仅限于海外资产达到一定量级的客户。尽管信托只是一种受托关系,没有金额门槛,不过从市场上平均情况来看,家族信托客户的起步资产是500万美元流动资产。

对于大部分资产在国内并且希望成立家族信托的客户,诺亚将和国内信托公司合作,满足这部分客户需求。据了解,国内包括平安信托、北京信托、中信信托、上海信托、紫金信托等公司均在该领域有所尝试和创新。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诺亚需要从资产管理向财富管理转型,增加具有高附加值的业务,家族信托是诺亚财富真正实现财富管理、保护资产安全的重要法律方案和工具,方舟信托是将财富管理理念落地和实现的重要载体。”汪静波称。

其中,家族信托的基础是家族精神。因为,在家族信托领域,单纯的产品推荐模式不可持续,没有家族精神基础的前提下进行资产配置是比较浅的层次,我们希望做得扎实。他们希望基于中国香港发达的金融业,向海外辐射,方舟信托将成为诺亚财富走向海外的前哨站。

内地高净值人群借助在港设立的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业务,进而实现其全球的资产配置,也面临这样一个现实的情况,即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存在法律体系障碍——香港法律制度属英美法系,在信托法规上与国内存在一定差异。

对于香港地区和内地两地信托法规不同,方舟信托执行董事章嘉玉对此回应称,在中国香港设立信托,一方面缘于清楚看到客户的境外投资需求,另一方面是2013年12月最新修订的香港《信托法》更适合现代投资人的投资理念。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