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3月12日至14日,中信银行K线图开起了过山车。先是跳空高开,直奔涨停;隔日中阴砸下;第三日干脆直奔跌停而去,不得不紧急停牌。到底发生了什么?

3月11日,阿里支付宝和腾讯同时发布消息称“即将与中信银行合作发行虚拟信用卡”。又一个“触网”故事,一触就是俩,还都是互联网金融争霸战里的主角;更有意思的是,中信银行身处传统银行阵列,彼时,各大银行正被互联网金融搞得焦头烂额,纷纷仓促应战,而中信银行这一役就掌握了主动权。

资本市场一个完美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但出人意料的是,故事竟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被导演“咔嚓了”。

3月14日上午,关于央行暂停虚拟信用卡的信息开始在网上流传。对此,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回应称:“尚未接到通知,项目也在进行当中。”央行的回应是:“消息正在核实当中。”支付宝也称,尚未收到通知。很快,央行支付结算司冯新娅通过媒体确认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市场随即选择用脚投票。

面对突如其来的暂停,中金公司认为,虚拟信用卡在定位监管上确实存在模糊地带,但的确“动了银联的奶酪”,这才是被叫停的主因。中金公司银行业团队点评称:“虚拟信用卡将促进支付宝和财付通O2O闭环的建设,推动线下支付向线上支付转移,这将损害到银联的利益。”

混乱的“一小时”

3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一份名为《关于暂停支付宝公司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等业务意见的函》的红头文件开始在网上流传。同时,暂停支付宝虚拟信用卡业务的消息也开始传开。

然而,当事各方的回应均是“尚未收到通知”。央行则回应“正在核实”。同时,关于红头文件“抬头有问题”等说法也开始出现。消息一时真假莫辨,中信银行股价却已开始垂直向下。

1个小时之后,函件全文出现在了网上。

这份文件是发给央行杭州中心支付结算处的,文件明示“请你处及时向支付宝公司提出监管意见,要求其立即暂停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虚拟信用卡有关业务”。原因在于“虚拟信用卡突破了现有信用卡业务模式,在落实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保障客户信息安全等方面尚待进一步研究”。

文件同时要求,杭州“全面评估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虚拟信用卡的合规性和安全性,并于3月31日前将支付宝公司报告材料和有关监管建议报送支付司”。

文件中特别提到要“减少舆论影响”。问题是,影响已无法挽回。

截至上午11点左右,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中信银行股价大幅下挫超过8%,腾讯控股盘中下挫,跌幅近4%。午后,中信银行宣布临时停牌,盘中一度逼近跌停。

在此前后,冯新娅确认了文件的真实性,并称暂停主要是从客户支付安全的角度出发,何时能恢复业务也不能确定。

金融战升级

中信银行此次与支付宝合作推出的虚拟信用卡名为“中信淘宝异度支付信用卡”,支付宝在3月11日的公告中曾表明,此卡对接的正是中信异度支付卡。

但对于中信来说,“异度支付”并非是一个新品牌。

2013年7月,中信就曾正式对外推出新的网络支付品牌“异度支付”,品牌旗下包含了二维码支付、NFC支付、全网跨行收单等子产品。

中信银行副行长曹彤此前表示:“中信异度支付的核心价值是实现了三个分离,一是购物行为和支付行为的分离,二是支付行为和结算方式的分离,三是支付行为和支付工具的分离。”

中信银行行长朱小黄也曾表态,“减少现金、普及网络、推广无卡支付,客户的消费行为和支付行为正在发生变化。”

虽然当时中信银行称已与众多主流商户签署二维码支付合作协议,但这则消息还是很快就被淹没在互联网金融新闻的快速更迭之中。

3月14日,央行支付清算司突然发函称,支付宝即将推出的虚拟信用卡在落实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保障客户信息安全等方面尚待进一步研究,这不由让人心生疑窦:一个2013年就推出的支付品牌,中信银行竟没与央行详细沟通?央行在默许其存在半年之后才突然发现问题?

面对突如其来的暂停,中金公司“动了银联的奶酪说”引发了更多猜测。此前也曾有银行业人士质疑,根据监管要求,信用卡申请必须满足“三亲见原则”,即亲见本人、亲见原件、亲见本人签字,但虚拟信用卡并不能满足这个条件。

对此,中金也认为,虽然虚拟信用卡已经采取了包括调低信用卡额度、引入保险(放心保)公司等方式尽量降低监管风险,但对照监管标准还是有一定瑕疵。

另外,在与支付宝及腾讯的合作中,中信主要负责金融产品的开发,支付宝和腾讯负责大数据的支持。“银行只承担后台的作用,没有真正掌握客户数据。”来自银行的人士对此表示担忧,此举是否是“引狼入室”?

与虚拟信用卡同时被暂停的还有支付宝的二维码支付业务。央行的解释是,二维码应用于支付领域有关技术、终端的安全标准不明确,相关支付指令验证方式的安全性尚存质疑。

对此,中金公司却认为,传统线下收单业务中,发卡行、收单行、银行是按7:2:1分成;而线上收单业务中刷卡手续费仅有发卡行和收单行,银联被架空了。

“二维码等支付业务本质上是用线上方式来做线下收单业务,银行的利益会受到极大损害。”中金公司称。

也有人认为,支付宝条码支付将线下刷卡支付转换为线上交易,风险较高。银联资深业务专家对媒体表示,线上交易规避了国家对线下交易的监管要求,违反了异地收单的管理要求,也违反了交易信息完整性和真实性要求。

“触网”故事进行时

自2012年提出“再造一个网上的中信银行”以来,中信的互联网金融故事就拉开了序幕。2013年10月底,中信银行作为余额宝唯一的监督银行和托管银行消息一流出,中信的互联网金融故事就有了更多的听众。

农历马年春节之后,中信银行在节后第一周实现5连涨,累计上涨37.12%,银行板块整体飘红。这一场毫无征兆的上涨,并没有直接的利好消息刺激。当时就有分析认为,中信银行的上涨或与风头正健的余额宝有关。也有人认为,中信银行推出的POS商户网络贷款会成为应付互联网金融冲击的重大举措。

而此次虚拟信用卡将中信的互联网金融故事推向高潮。

中信对支付的重视由来已久。年初时,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总裁陈劲就曾撰文称,未来支付行业的泛金融化带给传统商业银行的冲击不仅是支付业务分流,更重要的是构建了一套绕过传统银行的账户体系,沉淀了亿级客户数据,逐渐具备了建立银行的基础。

在3月11日支付宝与腾讯先行发布消息之后,中信紧急跟进,先后发布了两则确认合作消息的新闻稿。

中信银行公告称,因业务发展需要,近日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进行一系列相关业务合作安排。公告明确,中信银行与腾讯、众安保险公司的合作有关协议并无排他性条款,与支付宝、众安保险的合作有关协议也没有排他性条款。

反观此次参与的各方,又各有关联:首先,中信是余额宝唯一的监督行和托管行;其次,2013年初时中信银行曾与腾讯及旗下财付通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第三,众安保险正是腾讯、阿里及平安集团共同发起的网络保险公司。

由此来看,中信此次左牵阿里、右携腾讯似乎也是水到渠成。

“现在的银行账户还是依托实体卡来实现的,但实际上,银行账户的去介质化趋势已经出现,以后的银行账户可能单纯指电子账户。”易观国际金融及支付行业中心研究总监张萌3月13日表示,电子信用卡正是适应这一趋势。

张萌认为,电子信用卡的出现对银行的信用卡业务还谈不上冲击,毕竟还是一个新事物,之后还要看市场的反响,“如果市场反响好,其他银行可能也会跟进。”

国泰君安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邱冠华则更为看好,他表示,在推出虚拟信用卡之前,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只是站在市场的负债端参与定价,并没有真正进入资产端,“电子信用卡的推出是互联网金融迈出信用管理的第一步。”

邱冠华认为,虚拟信用卡是一种运用大数据技术计算并即时调整授信额度的网络数字信用卡,它是通过整合移动互联网社交服务+商业银行信用服务+新兴保险服务而创造出的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金融产品。

“互联网信用卡二维码支付方式淡化了线上线下的界限,催生了新型O2O的商务模式。”邱冠华称,这将颠覆传统POS 机刷卡消费方式,提高支付效率。

然而这样的乐观情绪随着一纸公文被强行暂停。

事实上,除了中信银行,北京银行20多天前同样给了市场一个美妙的故事桥段。在和小米签署的移动金融全面合作协议后,北京银行的股价更是直接冲到了自去年10月以来的高点,只是在随后的十多个交易日内,重新被打回了原形。

故事还在继续,结局难测。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