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国内资讯

我国银行参与供应链金融战略详解

本文共2347字,预计阅读时间46

“2014年,中行供应链金融业务规模近1万亿元,发生额相比2009年的740亿大幅增长,年复合成长率达68%。”3月9日,在中国银行(下称“中行”)一个以供应链金融为主题的内部媒体吹风会上,其贸易金融部副总经理姜煦透露。

所谓供应链金融(SupplyChainFinance),是指银行在向作为核心企业的客户提供融资和其他服务的同时,向这些客户的上游供应商或下游分销商提供融资服务。

在“金融脱媒”、利率市场化步伐加快的大背景下,由于大客户的融资需求将锐减,银行传统盈利模式亦将难以为继,因此,借助供应链金融为中小企业提供信贷等金融服务,被认为有望成为银行转型过程中一个重要增长极。

姜煦表示,未来供应链金融的发展空间巨大,理由是其“顺应了整个产业生态的发展,从原来企业内部的产、供、销一条龙,到企业之间的分工、外包互相配合,分工专业化这一趋势推进”。

他认为,银行需适应这一发展趋势,除了融资之外,向附加值比较高的其他领域提供服务,比如账户管理、现金管理等环节拓展。

而对企业而言,供应链金融亦能降低其融资成本。以中行服务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为例,姜煦说,“如果它上游的供应商跟华为没有关系,他们来找中行融资,利率可能要上浮20%-30%。但如果与华为捆绑在一起,占用华为的授信额度,融资成本至少降低10%到20%。”

“网新数码”供应链融资详解

一直以来,银行贸易金融业务过度依赖大行企业的自身需求。银行之间的同业市场上已呈“红海”。同时,由于国内中小企业存在信用信息不对称、抵质押担保不足、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普遍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对此,姜煦表示,供应链金融可跳出仅对中小企业自身信用进行评估的视角,“通过引入核心企业的信用支持,以及对交易中产生的订单、应收账款、存货等流动资产的充分利用”,打破传统授信和定价模式,降低了准入门槛,进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而这方面的难点攻克,同时意味着中行挖掘了新的利润增长点。

姜熙表示,2014年,中行供应链金融业务规模已达近1万亿元,业务发生额相比2009年的740亿大幅增长,年复合成长率达68%。目前中行的供应链金融服务集中在汽车、电子、装备制造、民生消费、零售等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企业通过电子化手段实施供应链管理,并办理供应链金融业务的需求日益凸显。对此,中行的应对措施是,“深度接入网络供应链金融,把握市场主动权,为企业提供高效、便捷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以中行客户浙江网新数码有限公司(下称“网新数码”)为例。作为联想集团一级分销商的网新数码,具备网上电子商务平台,且拥有相对完善的应收账款风险管理系统。在网新数码作为核心企业进行供应链融资时,中行选择“银企直连”的方式,将网新数码的订单及其融资申请通过中行供应链金融业务系统(“SCF”系统)进行推送。

中行审核通过后,针对经销商的融资申请实施批量放款。融资到期后,经销商再通过网新数码的电子商务平台向中行发送还款申请,中行则可在其系统上直接完成扣款操作。

整个过程实现了融资、申请、发放、规范全流程电子化、无纸化操作,且融资发放及归还可实现“T+0”处理,在大幅提升融资处理效率的同时,也降低了网新数码及其经销商的经营成本。

中银易商的跨界平台战略

“从2012到2014年,这个项目我们一共做了8000笔,发放了4亿元,平均每笔金额才五万块钱,最小的一笔金额才3000块钱。”姜煦表示,由于为核心企业的上下游供应商和经销商放款“笔数多,金额小,且时效性要求高”,若按正常方式进行操作,则“成本会非常高”。正是互联网技术升级的背景下,在线供应链金融才得以为这些中小微企业提供“以前它们根本无法享受到的服务”。

据他透露,这些服务还包括现金实时归集、账户变动短信通知、交易明细查询等功能。

“以行业为维度发展供应链金融业务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同时也有利于配合国家政策精准支持特定行业的发展,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及产业升级。”论及中行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战略,姜煦表示,下一步,中行将加强细分行业研究,结合自身的客户结构和风险偏好,发掘和深耕业务潜力大、抗周期能力强的细分行业,纵向拓展供应链条,提供涵盖生产、销售直至终端消费在内的全链条供应链金融服务。

面对已蔚然成风的电子商务,作为布局,中行还通过与电商平台合作或自建开放性电商平台的方式拓展。合作背后的原因是电商平台在掌握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方面具备优势。而中行则需要充分利用自身在资金、特定行业客户资源等方面的特性,才能把握互联网时代供应链金融业务发展的先机。

“跟京东的合作,开始是我们教他们怎么做。”在谈论电商平台京东与中行的合作时,姜煦表示,“但是后来因为京东成立了自己的金融部门,还成立自己的保理公司,开始放弃合作”。他认为,其原因一方面是京东的资金“到了一定的规模”,另一方面则是“京东掌握了大量的信息流”。

“京东这个案例给我们很大的刺激。京东跨界了,它原来是一个电商平台,但是它现在开始做金融了。中国银行原来是做金融的,可能我们也应该往网上发展。”姜煦表示。

而他所说的跨界,则主要指的是中行自建的电商平台“中银易商”。据其介绍,这是一个开放式电商平台,作为其中一部分,“汽车领域已经在尝试了,可以开放出来,让汽车企业、供应商、经销商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使用我们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我们也跨界经营,这样我们未来可能有生存的空间,能不被京东或者像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互联网往金融类方面发展的企业所超越,这是我们应对的措施。”姜煦说。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假期的科技包围圈

刘旷 1天前

马云缺席,双11新博弈

刘旷 10-10

文娱打卡百强,重工智造升级,互联网进入“长沙时间”

螳螂财经 10-09

上海互联网军团崛起

刘金松 张庆... 09-22

互联网医美没有颠覆者

杨杨 09-18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