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国内资讯

后“红包大战”时代的移动支付

本文共2996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

“抢红包了吗?”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大部分人在拜年问候之后可能都会问出这句话。

“红包”这个并不年轻的节日传统,在今年成为移动支付行业大战的导火索。这场“战争”从2015年1月延续到农历春节,直到如今都还在发挥着余威。

而当“红包大战”硝烟散去,移动支付的行业版图是否会因此剧变?在后“红包大战”时代,谁又将笑到最后?

微信突出重围

2014年的农历春节,腾讯以“偷袭”的姿态将微信红包成功推出。据腾讯统计,仅除夕至大年初一16时这段时间,就有超过500万微信用户参与了抢红包,数百万用户在当年春节期间绑定了银行卡。

“去年的红包大战大家打得都比较仓促,对于各家影响相对较小。对于微信来说,2014年春节只是让公众知道了微信有支付功能。”艾瑞咨询分析师李超表示。而今年的红包业务,则是互联网各家移动支付团队蓄力已久、真枪实弹的战场了。

2015年1月26日,支付宝钱包更新了专门针对红包的最新版本,并随后在2月2日12点增加了社交平台的分享入口;仅仅8小时之后,微信全面封杀支付宝红包功能;2月4日,支付宝推出红包口令功能,突围微信封杀。在支付宝与微信斗智斗勇之时,微博的“粉丝红包”、QQ的“明星红包”和“企业红包”等纷纷加入战局。

在搭上春晚快车的微信和老板亲自出马的支付宝之间,真正的“华山论剑”出现在除夕。根据微信移动支付团队提供的数据显示,除夕当日,微信红包收发总数达到10.1亿次,峰值达到每分钟有165万个红包被拆开。而支付宝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除夕夜的24小时内,支付宝红包收发总量超过2.4亿个。

微信移动支付团队透露,从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总量为32.7亿。至此,单就数据来看,微信凭借其社交平台优势在今年春节移动支付的乱战中突出重围。

“微信的目标是成为连接人与人、人与服务的连接器,可以说本次春节红包团队达成了这个目的。”微信移动支付团队表示,微信红包不仅对移动支付的拓展有巨大作用,也助推摇一摇功能成为线上线下的连接器,拓展了更多微信在线下的应用场景。

对此,微信移动支付团队对未来的业务发展展现了充分的信心,称除夕当晚大量用户在同一时间摇红包,再加上个人红包数亿量级的收发次数,产生了史无前例的海量交易处理需求,微信支付交易系统在春节高峰能够稳定运行,也验证了微信支付的后台技术能力,为微信支付的支付场景应用奠定了良好的产品及技术基础。

支付宝仍然领先

在李超看来,鏖战“红包”的各家移动支付平台所抱有目的各不相同:“对微信和其他新的支付公司而言,对红包的期待应该更倾向于加大用户的绑卡量,借机提高自己的用户规模。”

据艾瑞咨询统计显示,2014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两家企业占据了93.4%的市场份额,其中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为82.8%,财付通的市场份额为10.6%。而在整个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市场中,支付宝占据半壁江山,财付通占据20%左右的份额。

在这一背景下,支付宝在此次“红包大战”中数据层面的弱势似乎并不会对其业务造成实质影响。

“红包的胜利并不是说移动支付方面就获胜了。”李超说,“影响移动支付交易量的主要因素还是支付场景,只有足够的交易场景才能够支撑支付业务。支付宝在支付场景和运用上有着更多的选择。”

李超认为,扩充支付场景、打入对方平台、提升用户黏度,这三点是支付宝在红包大战中的主要诉求。在支付宝现有的用户规模之上,增加绑卡量已经不再是其想通过红包获得的回馈。正是出于以上三种目的,支付宝在此次红包之中联合了大量商家,通过给用户发放现金或消费券红包的方式进行推广。

和李超持相同观点的人士不在少数,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教授朱蕾此前谈道:“从整体战略及打造生活支付场景来看,支付宝钱包仍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已经在移动支付领域深耕十年的阿里拥有着完整的生态系统,这是微信移动支付短期内不可能超越的优势。

此外,支付宝背后还有阿里巴巴集团的支撑,其旗下淘宝、天猫等电商,与支付宝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而相比之下,微信支付至少目前来看仍显得单薄。此外,微信在支付场景搭建以及用户习惯培养上存在的欠缺仍然明显。

“绑卡只是一个开端。”李超认为,要进一步促使用户使用移动支付平台,充足的支付场景必不可少。而微信支付中目前为用户认可的支付场景只有打车和京东等少数选择。

不过,说起微信移动支付未来的发展,李超认为:“社交给微信支付提供了更为便捷的优势,社交搭载支付业务还是有着很好的前景。微信产品商业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谨慎,相对保守,但其潜力还是很看好。”

移动支付初长成

在“红包大战”的狂欢过后,移动支付相关的安全和监管问题也慢慢浮出水面。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律师表示,移动支付领域已经产生了很多新问题。例如,针对移动支付的诈骗、信息泄露等安全问题;通过移动支付工具,尤其是红包进行的行贿;甚至是将红包用作赌博的新手段。

赵占领认为:“我国对移动支付已有一些监管法规,但是对于移动支付新业务、新模式所存在的新问题缺乏直接规定,很多时候需要从传统法律规定中寻求依据。”

赵占领建议,作为监管部门,政府的职责主要是为移动支付确立监管方法、标准和原则,并依此主动采取监管措施,加大监管力度。而作为企业,开展自律尤其重要,企业应当积极主动提高法律意识、风险防范意识。

“同时,还应制定完善的管理措施,提高用户的风险防范意识,加大对技术投入和完善,最大限度地保障信息安全。”赵占领表示。

不过,在公众担忧移动支付的安全漏洞和监管不足的同时,并没有否认移动支付的光明前途。近期,苹果、谷歌等公司高调进入移动支付领域,三星电子也正式对外发布“三星支付”,移动支付的发展和竞争骤然加速。

“互联网改变了金融,改变了用户的生活习惯。而支付是商业活动的基础设施,因此移动支付也是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基础。”李超认为,目前移动支付的业务范围仍然有限,全面发展需要时间及资金的投入,以及政府参与改造。

对于2015年移动支付的未来,业界认为,网络购物的普及、潜在用户群体的增加、移动支付场景不断丰富,都将成为刺激移动支付进一步发展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春节“红包大战”期间,参与用户不仅局限于对移动支付本就非常熟悉的年轻人,抢红包的趣味性还吸引了大量先前对移动支付业务并不了解的用户的加入,这为培养未来用户支付习惯提供了良好基础。

有专家认为,在本次“红包大战”之后,无论各家移动支付平台成败,最受伤的都是传统银行。随着互联网金融来势汹汹,传统商业银行的三大主体业务:存款、贷款和支付结算中间业务都在遭受互联网金融的全方位挑战。

3月8日当天,阿里巴巴推出了“扫码半价”活动,将线上线下的消费场景串联起来,开始实践“扫码才是更现实的颠覆”。而日前,马云在汉诺威消费电子、信息及通信博览会(CeBIT)上,向德国总理默克尔与中国副总理马凯演示了“刷脸支付”。技术的革新正将移动支付市场的竞争不断升级。

“移动支付是发展的必然趋势。”对于移动支付的明天,李超如此断言。而2015年,移动支付的燎原之势已经初显。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9年第41周

未央研究 10-12

2019互金三季报:五大热点左右行业趋势,巨头动向引人深思

苏宁金融研究院 10-12

苏宁金融研究院《2019互联网金融三季报》(全文版)

苏宁金融研究院 10-12

5G时代,引领互联网金融直播潮流

创富盈汇 10-10

共享充电宝是个下沉金融流量的好场景吗?

李米 | 新流财经 10-1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