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鸡年春节,绝大多数人已经放假,可互联网的人除外。可以这样讲,最近五年的春节,互联网江湖没有一个像今年这样充满了“杀机”,当然,这里的杀鸡可在用牛刀。

如果我们非要打个比喻,如今的明争暗斗,也只有当年的“3Q”大战时期可以比拟。对于腾讯来说,虽然在外人看来的威胁并没有360要狙杀QQ的外挂那样凶险,可阿里巴巴、支付宝发起的一系列战役依然让腾讯心有余悸,甚至不得不动用所有资源来反冲锋。

也许这场战役正是从所谓的支付宝“圈子”事件开始的,但那只是个“引子”,算是“萨拉热窝的枪声”吧。

我们也看到,在马云见特朗普成为风云事件的时候,支付宝恰到好处的被爆出了安全漏洞;围绕着马云和阿里巴巴、支付宝,这一个月的新闻热度就超过了2016年全年。

很多人都在夸耀微信,说马化腾已经宣称微信支付在线下超越了支付宝,即便没有数据支撑,也变成了“真事”。可是,绝大多数人是不懂得微信的焦虑的。

我们可以试着想想:如果微信与支付宝真要互相杀,是微信怕支付宝把社交做成,还是支付宝更怕微信做成支付呢?

只要稍微思考一下,我们就很清楚。支付宝怕微信把支付做成,但微信更怕支付宝做成社交。所以,最近几年,腾讯对其他任何公司在社交上的企图都如临大敌,甚至不惜抛弃所有的顾忌用上所有的资源来扼杀于摇篮。

对于腾讯来讲,微信、QQ就是生命的命根子,腾讯的身家性命全部系于一身,容不得半点风吹草动,因为腾讯的所有业务都是在这两颗大树上。对于支付宝来说,或者对于阿里巴巴系来说,社交可以成,也可以不成,至少只有远虑没有近忧,即便微信做成了支付,支付宝依然可以退守所谓的线上,保有半壁江山和所谓的线下三成,并没有性命之忧。

关于支付与社交,腾讯与阿里巴巴开始“打劫”,从AR红包开始,双方各自寻找劫材,然后不断的寻找生死劫,但最后可能也只是多占了几目而已。支付宝发起的红包大战,微信不应招,选择用QQ连环马来对付当头炮,而微信重磅推出的“小程序”,显然也没有让马云不得不应一手,而被支付宝直接选择了消劫。

马云是下围棋的,布局阶段看似随便的几个子往往会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这位“大师”级别的围棋人工智能高手,利用“社交”这个劫材,终于还是在“打劫”的过程中找到了突破口,不仅要占实地也要占外势。

所以,我们看到的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当微信高调的宣布推出“面对面红包”,不惜食言来助阵QQ春节红包的时候,马云大棋局开始行动。由此来看,马化腾确实是下象棋的,喜欢见招拆招,面对面红包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提高微信支付的扫码业务量,从而在未来坐实“超越”传言。

第一手棋,蚂蚁金服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宣布正式启动全球首个绿色数字金融联盟,并公开介绍了“蚂蚁森林”案例。实际上,这几天全国人民最热的就是种了几棵树、浇了多少水。

这步棋显然是要外势,而且是必然取得,因为借助信用账户优势和前期一年多的积累,支付宝的蚂蚁森林已经成型,短期内无法被“复制”,环保、金融和慈善结合在一起,占据了制高点,未来可以想象的空间非常大。

第二手棋,阿里巴巴宣布旗下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已经完成了一轮11亿美元的融资。据悉,口碑此轮融资的领投方包括银湖资本(SilverLake),鼎晖投资(CDHInvestments),云锋基金(YunfengCapital)、春华资本(Primavera Capital),甚至还有中投。11亿美元什么概念,几乎等于前一段乐视168亿人民币救命钱的一半,可获得者只是一个单纯的口碑。

口碑这步棋显然是重实地,将流量、内容、会员整合在一起,在成为阿里巴巴数据新工厂的同时,也可以为小微餐饮服务商家提供融资、风险控制等服务,这还是典型的阿里巴巴战法,而且是屡试不爽。这些商家为阿里大数据提供原料,同时也享受数据带来的增值服务,这不就是淘宝的起家之道吗?当然,还有与当年淘宝一样的“三年免费”。这步棋,腾讯也很难应对,毕竟美大合并之后与腾讯也是离心离德,腾讯的大投资理念让处于敏感地带的大数据价值大打折扣。

第三手棋,其实看似很普通,阿里巴巴公布截止2016年12月31日的2017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这份财报最惹人注意的不是高达500多亿的收入,而是阿里云的超常规连续7个季度的三位数增长。这个时候人们想起来,阿里巴巴成为了奥委会的TOP,阿里云刚刚成为未来六届奥运会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

显然,阿里云的高调正是在点“天元”,挑战的意味极其浓厚,而这个挑战还是在拥有外势、抢占实地的背景下展开,动能何其强大?云计算将是2017年互联网公司的最主要征战领域,而最早开始独立自主分布式架构建设的阿里云历经数次双11严苛考验,确实已经占据太大领先。如果这手棋的旁边还有高德地图作为联络,你就应该知道有多疯狂。

第四手棋,1月26日,蚂蚁金服宣布将以约8.8亿美元并购美国快速汇款服务公司MoneyGram(速汇金)。在走出去的步伐中,支付宝是中国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业务最有可能成功的一个。一是因为独立全球而领先的架构、业务,二是全球并没有直接对应的相关级别对手,三是中国经济正在走向全球。作为支付业务,虽然因为天然缺乏独占性而很难做到在国内的完全独霸,但同时,国际上也没有独霸的既得市场者,用户也不需要排他应用,这是社交、电商、搜索等等领域所不能比拟的优势。另外,在地球上,也许钱是最不容易受到文化干扰的硬通货。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腾讯与微信显然没有闲着,做出了各种应对,并力争先手。比如小程序,然后是面对面红包扫码,然后是理财小心愿做社交金融,依然还是腾讯固有的象棋套路,见招拆招,照葫芦画瓢。从历史上来看,效果从来都很好。

由此,我们不知道马云在遭遇红包“珍珠港事件”之后到底要做什么,只是知道,马云一直在寻求“中途岛”的机会。对于马云来说,社交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劫材,借助连环劫杀来不断拓展自己的实地,具体的战略意图可能需要两三年之后才会水落石出。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