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P2P轮回宿命:苦寻出口两年,结盟现金贷后再遭监管,一切归零…

本文共4313字,预计阅读时间143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可能没有哪个行业比P2P更曲折。

一年前,他们迎来了P2P的最强监管,开始苦寻出路,谋求“小额分散”的转型。

他们找到了现金贷的出口,并终于可以“赚点钱了”。

但好景不长,今年12月1日,现金贷的监管也落地——P2P好不容易找的出口再次被封堵。

就像一次轮回,行业兜兜转转,又回到起点,而这次的起点,甚至比上一次更艰难……

01、危机四伏

12月1日晚,现金贷监管通知出台。

表面看起来,通知只针对现金贷,“但牵一发动全身,实际上对P2P的影响也极大”,P2P平台的负责人郭凯亮称。

而这个影响,是后发性的。

监管之后,现金贷逾期风暴全面爆发。“行业普遍的入催率达到50%,但也极为难催,能催回来的,20%都不到”,多位从业者表示,行业已如临深渊。实际上,现金贷90%的钱来自于P2P,剩下的10%,来自银行、信托等传统金融机构。逾期爆发最直接影响的,无疑就是P2P。

很多P2P平台开始“抽贷”,将已给现金贷平台的钱收回;但部分钱已经流入市场,来不及抽回。

“我们给现金贷平台3个亿的资金,都已放出去了,我们只能监控现金贷平台账户,对方催回一些钱,我们就扣一些”,郭凯亮称。

“资金流动性降低,整个市场风险将进一步爆发”,郭凯亮并不乐观,随着现金贷的钱越来越难收回,P2P的风险可能蔓延,投资人需要提现时,将出现“提现困难”。

“一些P2P已放出去30、40个亿的资金,这是比较危险的,”郭凯亮称。

据网贷之家统计,目前约有68家P2P网贷平台有现金贷业务,包括一些头部公司,如玖富、洋钱罐、国美金融等。

各家平台的资金撤回情况,暂时未知。部分P2P涉及现金贷业务(数据来源:网贷之家)

而自建了现金贷的P2P公司,日子则更难过。

“我知道很多平台已在卖盘了,价格低至2.5折或3折。”资深从业者老七,已开始做起买卖双方对接的撮合生意。接盘侠中,不乏大型国企或央企。老七分析,后者的目的,或是将其作为金融板块的补充,或是盘活资金。

但近一个月,老七促成的买卖不多。

“买方顾虑太多:标的是否匹配?坏账率是否达标?平台数据运营好还是坏?投资人的忠诚度怎么样?”

现金贷这条路断了,而很多平台还深陷棋局中,不知能否平安过度。

“实际上,P2P根本就没有挣到钱”,郭凯亮不无心酸地说,获客成本激增,运营风控成本不低,行业还刚性兑付,风险都由平台承担。

残酷的行业现实就是,之前涌入数千家的P2P行业,真心没有挣到钱,且挣扎在污名化的泥潭里。

好不容易找到“现金贷”这个出口,却一夕归零。

“终于可以一改苦逼命运,可以挣点钱了,却再次遭遇监管”,郭凯亮连续3晚没有睡好了,黑眼圈很重,他开始发呆,且不知路在何处……

02、寻寻觅觅

郭凯亮回忆,这段煎熬的转型之旅,在一年前就已开始。原本大额、长期的企业贷款,难再继续;而小额、分散成了全行业转型的方向。2016年8月,P2P行业出了监管条例。

一支支P2P大军调转马头,另寻战场。

新的资产在哪里?花式百变的消费金融,成了他们新标的。

2015年下半年,某头部平台CEO将眼光瞄准农村市场。但他很快发现,农村市场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诡云谲。“一个月高峰可放一个多亿,但利润并不高。”该CEO称,因为农村太过闭塞,互联网极难进入,一切都只能用最传统的方法,依靠人力解决——比如去农户家里走访,来做风控。这就决定了,农村金融的线下模式重,人员成本高,且员工培养周期长,规模化较难。

农村也并非大家想象中那么纯粹,骗贷、逾期同样猖狂。

“曾有网贷平台到了某个县,两三个月便撤出市场,”某业内人士称,在“数据白纸”一样的农村,风控模型只能从零建设,前期要付出大量“学费”。

“农村金融市场,就像是大闸蟹,辛辛苦苦忙活半天,就那么一点点肉。”多位从业者如此评论农村市场。

因此,大部分曾高调宣布深耕农村金融的平台,后都悄然止步。

资产端的抢夺,在持续加剧,很多P2P刚突围到一个场景,就发现这里已是竞争红海,难有空间。

2016年开春,经过多次市场调研,银豆网CEO王鹏程把目光转向了农用电动车市场——彼时农用车正处在油转电的风口,“农民在意油钱,烧电比烧油便宜近一半”。他让团队下到河北的小镇。在乡村集市上,他们看到当地车商搭好擂台,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一个小时就有二三十单的成交量”。

王鹏程当即决定杀入战场,不料临到最后签约阶段,商家告知他,价格没谈拢,不合作了。他一打听,发现对手比自己开的价还低两个点。但此前开出的价格,已是王鹏程能妥协的底线,“P2P的资金成本很高,本身就很难赚到钱”。更让他惊讶的是,对手的速度比自己快得多,从敲定价格到签约仅用了一周。“晚了一步,这个不错的项目就没你什么事了。”

好的资产,P2P都在抢,这里就如跑马场,冲得最快者,才可以赢。

王鹏程决定试试医美分期。

实际上,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杀入场景分期的公司颇多,很多热门领域,譬如医美、教育分期,都打起了价格战,而新进入的P2P,几乎没有竞争优势

竞争之下,各方胃口还在不断变大。

“我们预期一个月放贷十几个亿,你能达到这个目标么?”医院开口就问王鹏程要十几个亿,“嫌我们盘子太小,达不到他的目标”。

而车贷领域,更是厮杀惨烈。

一些急于转型的P2P,开始试水二手车抵押,并利用加盟模式快速扩张。

“到了后期,这是非常危险的。”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朱明春称。

“仅凭一张身份证,便可借到款。”某平台风控负责人发现了行业的“不对劲”。

有加盟商联合骗贷者,将车辆抵押给平台拿到贷款后,却拆了GPS,把车又质押给另一平台换钱,这种被行业称为“二抵”的行为,成为车贷领域一直难解决的痛点。

“这波P2P竞争,直接把车贷行业的利息,从3分左右降到1分5,甚至1分。一个蓝海行业就这样活活成了红海。”老七透露。

实际上,P2P难寻资产的深层次原因,是利率太高。

一些好的场景,早就是银行和巨头们的战场,他们利率极低,P2P毫无竞争优势。

2016年的转型,让王鹏程极为痛苦。而整个P2P行业,都不太好受,他们苦寻资产,焦头烂额。

03、回到起点

突然间,前方出现了一扇略带微光的门——现金贷迅速崛起。

郭凯亮开始并不看好现金贷,“看不懂,谁可能花这么高的利息去借1000元钱?”2016年下半年,现金贷之火,隐隐出现。

而2017年上半年,现金贷突然如燎原之火,一下出现了上千家平台。

特别是4月银监会点名现金贷之后,银行和信托等机构不敢再给现金贷提供资金——

现金贷来敲P2P的门了。

一般P2P提供给现金贷平台的利息是12%到20%。

“现金贷放款利息也高,对我们的资金成本,不太敏感。”郭凯亮称,双方就像看对了眼,开始了全方位的合作。

双方合作主要是两种方式,一种是“直投”,双方系统对接,P2P的钱直接打给借款者;还有一种是债转,“这个方式就是擦边球了,不太合规”,郭凯亮直言。

此外,还有一些P2P公司,开始自建现金贷平台,打造闭环。

“终于开始挣钱了”,郭凯亮做了四年P2P,直到今年才开始挣钱,“我们给现金贷提供的成本是16%,给投资人的利息是10%,中间有了6个点的利差”。

寻寻觅觅找了一年出口,各种碰壁、折戟,被竞争对手挤出场外,“心酸都尝遍了,终于找到了现金贷的出口。”郭凯亮称。

可惜,双方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太长。

趣店上市风波之后,舆论轰炸中,一些P2P就预感不妙,陆续终止了和现金贷的合作。

果不其然,在11月底,监管就尾随而至。

但大部分平台始料未及,钱来不及回撤,被卷入现金贷风波之中。

兜兜转转一年,一切又回到了起点,甚至还不如起点……

04、何去何从

除了要从现金贷中安全抽身,P2P还面临最后时限。

在速度服从质量的前提下,各地金融办会把各家平台分为合规、整改和取缔三类,完成对平台的处置。监管给P2P划出的整改时间,止于2018年的6月份。

时间还有半年。

资产荒再次重新席卷行业。

“留给P2P的资产已不多了”,行业资深从业者张弛称,“头部平台吸走了大部分优质资产,而从现金贷逃生而出的平台,面临二次转型,更难找到新的、好的资产”。

这两年间,很多寻找出口的P2P,并没有加入现金贷的大军。

“我们很早就预见到,这个模式的舆论、监管风险”,某头部P2P公司的创始人称,他们选择了“小微企业主”的经营贷,这完全符合监管方向,而且“钱流向了实体经济”。

确实有不少平台,选择了这个方向,如人人贷、开鑫贷、团贷网等。

“你要知道信贷的本质,是让有还款能力的人,适度提前消费,而监管是不太可能让你把钱贷给没有太稳定收入来源的人群”,某巨头公司的CEO称,他们曾深入讨论过,不会布局“现金贷”。

这些守住本心的从业者,果然守得“云开雾散”。

还有一些深耕行业者,也杀出一条路径。

今年年初,兜了一圈,王鹏程决定重新回到传统民间生意上来,企业车贷成为他发现的又一蓝海,“将国外车进口到国内,主打高端人群,竞争相对没这么大”。

王鹏程认准了这个方向,并深耕市场,到目前,单月成交量已可达千万。

而专注车贷的微贷网、投哪网等平台,也趟出一条路来。

现金贷这条捷径被堵死了,哪些领域还有机会?

符合监管的供应链金融、深耕边缘地区的农村金融、新鲜有活力的汽车金融,会重新回到历史的舞台,取代现金贷的主角位置。

金融的进程就如一条河流,它会分叉,会迸溅,但最终,都会汇聚到大海。

对于二次转型的平台,这些场景还有机会吗?

“当然有机会,都说场景难、线下难,其实并不是完全不能做,而是要耐得住寂寞,坚持住本心,并且做好深耕行业的准备”,张弛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暴利时代终归结束,只有精耕细作,才是长久之道。

两年间,遇到两次最强监管。兜兜转转,行业又重回起点。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之路,太过曲折。

有些从业者,甚至丧失了信心,“行业不断被否定,又不断再出发”。

实际上,保持“本心”和对金融规律的“敬畏”,就可不惧风雨,走到最后……(文 | 戈森 晨曦)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372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最具影响力新...

直面网贷“雷潮”:激扬浊清,还要多久到黎明?

趣识财经 11-29

全国第8个P2P退出指引出炉 网贷机构要按照流程退出

付碧莲 | 国际金融报 11-21

凡普金科IPO启示录:备案遥遥无期 互金上岸黄粱一梦?

徐巧 | 新浪财经 11-08

20家银行对接398家网贷平台 近八成上线全量业务

余继超 | 国际金融报 11-05

投资风险如何规避:躲开这些理财产品的坑

野马君 11-0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