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反滴滴联盟2.0:详解美团、高德、携程的进攻姿势

本文共3092字,预计阅读时间114

出行圈这回彻底炸锅了。

美团与滴滴在网约车战场上还未分出胜负,王兴“全额喜提”摩拜的传言在一天之内就迅速变现,舆论的焦点一下子甩开了滴滴,转头开始聚焦王兴和胡玮炜。这一下,美团打车再也无法概括美团旗下的出行业务了,王兴的局布到了更广阔的大出行范围。

滴滴希望重新“夺回头条”,4月5日,据韩媒报道,韩国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Mirae Asset(未来资产)完成对滴滴出行的2.648亿美金投资,据悉,此次投资是未来资产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跨境股权投资。

这一阵子,美团的风吹草动分分钟盖过了其他家的新闻,比如高德开始布局专车业务,携程也拿到了天津市的网约车牌照,正式进入专车市场……滴滴想在出行市场上一家独大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滴滴就这么一步一步走成了“众矢之的”

程维那句“尔要战,便战”似乎是有点小看了王兴,如今美团在大出行领域越来越激进,滴滴显得有点儿慌了,还被指拿出了陈年老黑稿,把上面“刷单40%的Uber”换成了“美团”。

滴滴苦心经营多年的网约车战场现在走的依然艰险,高占比的市场份额并不能为滴滴筑起更高的护城河。目前滴滴更大的劣势在于用户体验越来越不理想,这也是“美团们”看到的机会所在。

网约车行业作为新兴业态野蛮生长的时期已过,政策上的限制接踵而来。对特定城市司机户口与牌照归属地的限制让网约车平台上的司机数量锐减。而司机数量是各家军备竞赛的重点。

而司机一旦减少,乘客叫车的等待时间和成功率都会随之降低。与Uber中国一战之后,网约车市面上已经很久没有能与滴滴过招的平台出现了,滴滴似乎已迎来稳稳的收割期,于是对乘客的补贴降低,对司机的抽成提高。2018年春节期间,平台上的车辆供不应求,滴滴疑似通过算法减低单人乘车成功率,主要成交拼车订单。3月,滴滴又被曝出“大数据杀熟”,同款订单熟客要加更高,虽已进行辟谣,但一时间还是引起了用户热议……

滴滴的格局早早就冲破了网约车的局限,走向大出行的范畴。

滴滴在共享单车上早有布局,2016年9月滴滴战略投资ofo小黄车。但从2017年开始,就网传ofo小黄车陷入资金链问题,资金缺口10亿美元,与此次摩拜被曝出的亏空相仿。各路媒体得到的“内部人士”的消息也雷同,以CEO戴威为首的ofo创始团队不愿交出公司控制权,也因此与资方滴滴闹掰,同时错失了阿里巴巴的援手。

考虑到大出行的概念不能少了共享单车这一员猛将,滴滴“赌气”接手了当时已经半凉的小蓝单车。小蓝单车是当时共享单车中尴尬的第二梯队代表企业,滴滴对其的接手也仅限于接管业务,后者的债务还是要创始团队背负。

不过,滴滴今年的“出海”战略倒是显得更温柔一些。

2018年1月,滴滴收购了同为软银投资的兄弟企业巴西出行平台99,通过战略投资的方式“出海”看起来比亲力亲为更友好。2月9日,滴滴与软银计划成立合资企业,进入日本出租车市场。截至目前,滴滴已经通过和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移动出行领袖搭建起跨境合作网络,触达到了北美、东南亚、南亚、南美1000多个城市超过50%的世界人口。

战争升级,美团扩大包围圈

滴滴市场大,王兴的胃口也不小。网约车业务在全国的规模化运营还没着落,就开始惦记上了共享单车。

买下摩拜能让美团从此高枕无忧、坐等大出行的红利期到来?这次的收购,对摩拜来说确实是尘埃落定,但对于美团来说,买下了共享单车“半边天”的同时,也买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美团的战线拉的有点太长了。与滴滴的网约车补贴大战刚起步,又大手笔买下欠了一屁股债的摩拜,同时,这两个业务都没有明确的盈利周期。与之相对的,据了解滴滴在2017年12月完成新一轮超40亿美元股权融资后,现金储备接近120亿美元。

曾经有业内人士分析,共享单车目前的盈利模式是走不通的。市场需求固然大,但补贴与单车损坏的成本让共享单车企业入不敷出,绝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因资金链断裂死在了2017年。

为什么美团要来趟这浑水?王兴自认为,打车也好、单车也罢,都是美团的职责所在,美团的业务是基于位置相关的服务,从团购拓展到外卖、电影、酒店甚至出行,都是服务需求者的位置服务。

翻译过来就是,美团成了一个潜在的“全民公敌”。

携程的“美团式”进化

回忆一下王兴为美团打车设计的“开场旁白”:“一方面现有网约车不能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另一方面这是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的服务),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大是和位置相关的。要么是服务提供者的位置,要么是服务需求者的位置”。

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套用在携程身上似乎也毫无违和感。对于旅游业务起家的携程来说,出行市场是必须拿下的一块蛋糕,这样才能形成整个生态的闭环。

携程专车业务早在2014年就已经启动,最早为独立的用车事业部,起初是作为平台方运营,依托于携程的机票、酒店订单,接入市场是的专车服务运营商,提供给有需求的携程用户,后来慢慢接入了自营业务。

携程专车服务主要解决用户旅游出行场景中的点对点地面交通需求,服务场景涵盖了接送机、接送站、接送景点、旅游包车、城市内用车等。主打抵离交通枢纽、酒店和旅游资源的高品质出行方式。

2018年2月,继在首页推出“打车”业务后,春节前夕,携程又宣布正式上线共享租车业务,并计划借助该业务直接切入汽车分时租赁场景。携程共享租车业务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一线城市,并由此辐射天津、烟台、中山等周边城市,首批已涵盖一万辆新能源汽车。

4月3日,携程也拿到了天津市的网约车牌照,从专车和共享汽车两个细分领域上布局基于旅行场景下的出行服务。

高德食言

作为重要入口的地图导航商,高德地图3月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成都、武汉两地率先上线,同时开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车主招募,之后将逐步扩展到全国更多城市。高德集团总裁刘振飞表示,高德公益顺风车平台没有任何商业化目的,将坚持对用户不抽佣,对行业不打补贴战。

关于高德公益顺风车背后的逻辑各家众说纷纭,但高德在此前作出的承诺被自己“打了脸”。2017年7月,高德发布了“3.0战略”,要做交通产业里水电煤一样的基础设施。为此,高德推出“端+云”的出行战略,以及这个战略下的“易行“出行平台,要连接出行行业里的人、车、路,要作未来交通产业里的决策大脑。

这个“决策大脑”,在8个月之后却做了四肢该做的事儿。

高德的食言,一度被外界怀疑为阿里巴巴在出行行业的一记绝地反击,具体能不能“反杀”腾讯系,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验证。

网约车就像一盘散沙,风一吹就散了

目前,出行市场看似已被垄断,但企业进入壁垒较低,进入门槛较高主要在于监管、出行领域相关牌照、数据、提升用户体验等方面。比如,美团打车在上海上线后,对于其宣传用语以及车辆注册的有关情况,上海市交通委、市公安局、市价检局联合对其进行了约谈。

但这也无法阻止市场越来越热闹。恰恰是门槛低、现行平台的用户体验不够精致这一点,成了王兴口中的“不能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给了更多后来者机会。

如果单从业务品类上看,美团点评瓜分了基于位置服务的的网约车使用场景,顺风车业务的地图导航入口归了高德,旅游场景被携程包揽。滴滴若再无动作,原本属于它的市场将越来越七零八落。

无疑又无奈的是,网约车行业将再发起一次补贴大战,滴滴在这方面还是很轻车熟路。但烧钱烧不出用户的忠诚度,烧走了对手后,最后胜者还将面临如今滴滴的境地。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共享经济寒冬已至,春天在哪里?

杨望 | 瀚德金融科... 11-15

共享单车正走在复盘与涅槃的十字路口

孟永辉 11-15

王兴的洞察与远见

刘旷 11-14

美团钱包全面对标支付宝?基金、保险、信用分冲刺上线

洪偌馨 11-06

滴滴狂奔路断上市无期 监管首次将其定性为行业垄断

王倩 | 商学院 11-0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