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八天突破1000万 支付宝爆款“相互保”炼成记

保险行业近期刮起了一阵“互保”风,一直在保险领域早有布局的支付宝“开发”出了新玩法:10月16日,蚂蚁保险、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联手面向蚂蚁会员推出“相互保”,以实现大病保障低门槛以及互助共济。

本文共4354字,预计阅读时间144

上线一天加入成员人数即达百万,三天达330万,到了第八天突破了1000万……

保险行业近期刮起了一阵“互保”风,一直在保险领域早有布局的支付宝“开发”出了新玩法:10月16日,蚂蚁保险、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以下简称“信美相互”)联手面向蚂蚁会员推出“相互保”,以实现大病保障低门槛以及互助共济。

用户数量如此几何级增速出乎推出者的预料,同样也震撼到了传统的保险从业者。“现在增速远超我们预期,之前的目标就是3个月内达到330万。”信美相互相关负责人如是表示。

一位沉浸保险行业多年的从业者也感慨道,“传统险企想要达到这样的用户数量得用多少年”。

“相互保”缘何一经推出便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一款现象级产品?

低门槛、低成本的参与方式或许是其最大的吸引力,而支付宝的“导流”功不可没,另外,在相互保险牌照的加持下,更是使其比已经运行成熟的大病互助多了一道保险保障基金兜底的安全防线。

能否成为下一个保险版的“余额宝”,又能给互联网保险创新带来多少启迪?在传统保险行业人士看来,尚需观察,相互保险的运行机制也仍需进一步探索,但值得肯定的是,在拓展普惠行保险覆盖面、唤醒大众的保险意识方面,相互保已经走出了重要一步。而对于在中国市场刚刚起步的相互保险来说,也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10月24日,在相互保用户突破1000万后,信美相互董事长杨帆再度对外发声:在过去一周里,大量用户通过网络留言,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项目团队正在认真整理分析,作为相互保未来改善迭代的重要基础。

怎样的“相互保”

在支付宝首页搜索“相互保”,或通过“支付宝-我的-蚂蚁保险”找到相应服务入口,在自主选择授权芝麻分评估、签署付款授权服务等协议后,就可加入保障计划。

根据规则,只要是芝麻分650分及以上的蚂蚁会员(60岁以下),满足一定健康条件即可免费参与,获得包括恶性肿瘤在内的100种大病保障,在他人患病产生赔付时才参与费用分摊。

上线第一天,“相互保”就吸引了张力的注意力,1993年出生的他并没有购买过商业保险产品,但一直在关注。

“前期不用缴纳保费,芝麻信用分达到650分以上的蚂蚁会员可以无门槛参与,费用也是在理赔后进行分摊,而官方宣传每个理赔案例最多不超过1毛钱,这比很多重疾险更有吸引力,”张力坦言,相互保吸引自己的地方正是它的零门槛,低投入和参与灵活度。

据“相互保”相关负责人方勇介绍称,与一般保险产品根据疾病发生率定价、需先行支付固定保费不同,“相互保”服务根据实际发生赔付案例的情况进行费用分摊。根据参与规则,平台会每月两次进行公示,在公示日,期间发生的确诊赔案均会在适度隐藏敏感信息的前提下,给予公示并接受异议申诉。公示无异议的所有赔案产生的保障金,加上规定的10%管理费,会在分摊日由所有用户均摊。分摊划款日为每月14日及28日,由支付宝自动化款。

至于患病者可以拿到多少钱,则要看用户初次确诊重疾时的年龄:不满四十岁,赔付金额为30万,超过四十岁,则为10万。确诊患病,只需手机拍照上传相关凭证,公示无异议后就能一次性拿到保障金。加入保障计划后,会有90天等待期。

细看规则后,张力有了新的疑问,随着参与人数的增长,最终费用仍然是个未知数。“如果自己在不到30岁的时候参与,40岁以后出险,救助金却只有十万元,这个时候就要观望下后面分摊费用的情况来判断产品是否划算了”,张力表示。

其实,张力的疑问也是诸多参与“相互宝”用户心头共同的疑云。对于这个问题,信美相互给了最新的回应:“相互保”的分摊额度与相互成员的实际终极发生率高度相关,基于国内的重疾发生状况,预计第一年参与成员每人需分摊的实际金额约需一两百元。

张力还发现,尽管蚂蚁保险承诺每个用户分摊金额不会超过一毛,一旦超过,对方会承担。但这一情况似乎很难出现,根据相互保业务规则,运行3个月以后成员不足330万,该机制将终止。而假如经过90天等待期过后,330万人中,恰好有一个40岁以前的理赔案例,所需要分摊的费用正是33万,平均分摊额度为1毛。而当人数少于330万时,每个案例所需分摊的案例就将超过1毛。

千万人的团险大单

一番犹豫之后,张力还是选择了加入相互保。蚂蚁保险最新调研数据显示,62.5%的“相互保”用户表示在之前并没有购买过商业保险,38.34%的用户表示,他们愿意为社保之外支付的商业保险金额在300元左右。

张力称,在此之前,自己也关注过与“相互保”模式类似的大病互助计划,“根正苗红”是其选择“相互保”的第二个原因。

加入“相互保”互助计划后,张力发现自己拿到的是一张名为《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的团体险合同,投保人为蚂蚁会员(北京)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信美相互为保险人,而自己和千万参与“相互保”的蚂蚁会员身份则是被保险人,保险期限为一年,这是一份保险人数超过1000万人的团险大单。

其实,张力所提的大病互助并不是新鲜事物。作为一种民间互助形式,缴纳额度小、参与门槛低的网络大病互助在近几年来颇受关注。2016年在资本催动下,这些互助平台一度野蛮生长,但快速的发展亦伴随着非法集资、卷款潜逃、侵吞费用等违规行为。2016年底,原保监会曾下发《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高压监管下,近百家平台宣布解散或宣布退出,坚持者不足十家。

而目前市场上规模较大的有轻松互助、水滴互助、抗癌公社、夸克联盟、e互助、壁虎互助等平台,会员多已达到百万级别,其中诸多资本加持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后者会员更是达到几千万以上。两个平台公众号显示,轻松互助会员超过6000万,累计发放互助金超过2.4亿元;水滴互助则宣称自己有4600万会员,累积提供给互助金1.98亿元。“可以看作是蚂蚁和腾讯在互助领域的PK”,“相互保”上线后,一位接近水滴互助人士如是表示,而上述判断的来源是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均曾被腾讯产业共赢基金领投。工商资料显示,信美相互股东中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3.45亿,持股比例34.50%,为第一大股东。

但在保险行业人士看来,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相互保”是保险产品,经过监管备案。

含着准生证出生,也意味着“相互保”自身带有更多的优越感:保险产品是刚性赔付的,互助平台可能存在收到多少赔付多少的风险;而在产品一旦发生风险,保险保障基金会对备案的产品进行兜底。此外,在风险控制方面,保险公司的风控手段更具有实力和全面。

对比过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后,张力对“相互保”有了更多的期待。通过查阅两个公众号平台,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均对参与人群进行了划分,例如水滴互助有面向不同年龄层的四种互助计划:少儿健康互助计划、青年抗癌计划、中老年抗癌计划以及综合意外互助计划;轻松互助也有类似划分,另外在30万救助金的基础上,开发了最高给付可以达到133万的百万大病救助计划。

一位参与轻松互助的用户展示其加入中青年大病互助计划后的费用分摊情况,每个月进行四次公示,每次救助人数20-50人不等,总计分摊费用也在1元以下,基本上每个救助案例会员均摊2分钱左右。

据上述用户介绍,轻松互助的参与人数增速亦不慢,轻松互助于2014年成立,2016年4月上线,上线不到30天会员突破100万。“2017年底关注到这个平台,并在2018年年初加入,彼时参与人数2000多万,而到目前,平台显示会员数已突破6000万”,上述用户表示。

无论是日均增长量是几十万还是上百万,这样的增长速度是令传统保险机构羡慕的。值得注意的是,在相互保的主页面,还附有升级保障链接,点进去即是人保健康承保的一款医疗险产品。

尽管信美相互表示用户增速超出预期,但蚂蚁金服却似乎有着更大的野心,在产品上线时,蚂蚁金服副总裁、蚂蚁保险总裁尹铭曾表示,中国最大的人寿保险公司是中国人寿,他的用户有3个亿,今天蚂蚁保险的用户已经有4、5个亿了,但是相互保这一款产品我希望很短的时间内(参与人数)可以上亿。

但也有从业人士给出了不一样的观点,在横琴人寿行政总监、资产管理中心副总经理王立川看来,客户和用户是两个层面的概念,保险公司最喜欢的是那些长期期交保单的投保人,这是长期现金流的来源。

相互保的新方向

“相互保”的聚光灯外,信美相互所代表的相互保险社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作为保险公司的一种组织形式,相互保险有着悠久的历史,2015年底,美国相互保险在其国内的市场份额高达37.7%。但这一组织形式在中国的出现,却是在近几年。

2005年我国出现了第一家相互制保险公司——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10年后的2015年,原保监会才发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相互制牌照的发放也随即提上日程。

2017年,原保监会批复了三家相互制保险公司的申请,分别是信美相互、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下称“众惠相互”)、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下称“汇友建工相互”)。最近,银保监会又批复同意了约70年历史的法国教育健康相互保险公司在北京设立代表处。三家已经获批成立的保险社中,汇友建工相互和众惠相互专注的是财险领域,信美相互则获得了经营寿险业务的许可。

相互保险机构不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力求为保险需求没有得到很好满足的群体提供创新性的保险服务。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是一种新的尝试,三家相互制保险社获批的执业范围并不宽,如何寻找到特定会员群体并为之提供保障成了三家相互保险社共同的难题。例如众惠相互曾为大卡车司机群体提供保障,“相互保”之前,信美相互也推出了针对儿童的“宝贝守护”计划,目前有1300万人参与。

“相互保”的现象话似乎给相互保险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相互保”作为一款颇具创新因素的相互保险产品,可谓“相互保险”这棵老树在互联网以及相关科技迅速发展的大背景下结出的新果实,虽然不够完美,却丰富了保险市场的产品类别,也满载着市场和消费者的期待,有保险业内人士对“相互保”作出如是评价。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也表示,“相互保”运用互助的保险机制,集合与分散风险,尤其有助于拓展普惠性的健康险。也正因此,加入“相互保”的张力们需要明白一件事情,“相互保”更多的是现有社会保障的补充,在这之外应配置长期重疾保障。对于张力增加保障多样化的期待,杨帆表示,现阶段,信美相互会和支付宝聚焦于相互保的顺利运营,未来会视情况不断完善计划。

(应采访者要求,张力为化名)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BATJ背后的“生意经”:以自营金融为基础的技术输出

趣识财经 11-09

区块链也过“双11”?但你还是会买到假货

吉米 | 新金融头条 11-09

蚂蚁金服迎“亏损”阵痛:一颗转型科技公司的“野心”

独角金融 11-08

如何激发企业整体创造力?天九共享集团提供范本

快讯 11-05

一毛钱换不来30万

天使不投资... | 虎嗅 10-3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