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为了获得更好的观看体验,请您使用Edge,360,搜狗,傲游等浏览器观看视频。

视频章节

信用租赁概念降温
三分之一平台倒闭
曾经的资本宠儿为何风头不在?
信用租赁真的适合中国市场吗?

本期嘉宾

胡延平:DCCI未来智库专家

姚嘉:原子创投副总裁

租衣服、租车,租手机、租奢侈品,不需要辛苦攒钱,也不需要分期还款,仅凭信用分即可免去押金的烦恼,个人信用逐步“变现”,“信用租赁”模式,已经开始渗透到众多生活与消费场景中。2017年信用租赁领域总融资额已高达183亿元,包括阿里巴巴、京东等互联网巨头都加大了对信用租赁业务的投入。然而好景不长,仅仅一年的时间,信用租赁行业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平台倒闭,同时还有大量平台面临转型或收缩的现状,曾经被无数投资人看好的信用租赁行业陷入低迷。

1.   市场由热转冷原因为何?

对于信用租赁概念,有观点认为其为共享经济的延伸或增强版,但DCCI未来智库专家胡延平表示,就目前来看,市场上现有的信用租赁模式并不能算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严格意义上是对存量资源的复用,用户之间保有的物品让渡给其他人使用。而信用租赁目前最为主要的业态,还是各创业公司自身购置充电宝、数码相机、奢侈品等产品,然后再租给用户使用,无非这些用户信用值较高所以将押金免去。

他表示,未来信用租赁有可能发展为共享经济的模式,当用户之间的分享体系、基于信用值的交换体系,其平台、信息、服务等成熟到一定程度之后,尤其是在各类第三方机构介入后,使信用成本、交易成本更低,边际收益更高,在用户之间行程的租赁才可以称之为共享经济。

信用租赁平台自身购置产品将产生不小的一部分成本,而信用租赁的模式又缺少了传统租赁的押金收入,那么初创阶段的信用租赁平台的盈利模式又是如何?

胡延平表示,其盈利模式毫无疑问是通过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来实现,每个用户在单位时间内支付一定费用,整体将成本摊薄后,再通过后续租赁用户产生收益。信用租赁与传统租赁行业相比,附加了一个基于网络平台所产生的信用评分、信用积分体系,使其在选择用户时降低了风险,同时也可以将信用积分相对较高的高质量用户吸引到平台中来,单从商业模式上讲,和传统租赁是没有本质差异的。

一年时间内,资本追捧的信用租赁行业最近正在经历从未有过的寒冬。“50多家平台倒闭,占行业总数的三分之一。”某租赁平台CEO任笑表示。2017年11月,玩聚租租宣布停运。2018年初,多啦衣梦APP关停,有媒体称其现已转型为女装电商平台“递衣”。汽车租赁平台TOGO途歌,近期开始逐渐退出北广深等多地市场。除了倒闭之外,还有大量的平台正在转型或收缩。此前从事玩具租赁的“玩多多”官网显示,其业务现在将向“玩具教育”转型,教育家长和孩子如何使用乐高、费雪等品牌玩具。有媒体报道,火极一时的“大白租车”,线下门店也准备收缩到60家左右。倒闭、转型、收缩,行业陷入低迷。

原子创投副总裁姚嘉表示,2017年信用租赁行业是一个小风口,对于早期的投资机构来说,这种风口一年屈指可数,当一个新的风口出现大家就会蜂拥而上,所以资金短期内会比较多的注入到这个行业中来,但信用租赁的模式是否长期被验证可行,其实在短期内投资机构对这方面的考量较少,重要的更多是像单车、充电宝等可以在短期制造概念,帮助这些公司更好地获得融资。

2.   哪些领域更适合信用租赁模式?

信用租赁兴起以来,包括奢侈品、数码产品等各种各样的产品都开始使用这种模式,在五花八门的产品类别中,哪些产品更适合信用租赁的模式?

胡延平指出,并不是所有产品都适合信用租赁的模式。“有几个特征,一个是购买成本相对合适,使用成本较低的产品,另外就是资源复用性较强,也就是说产品从一个用户传递到另外一个用户手里以后,使用体验是不变的,而且生命周期足够长,使得它有足够长的租赁周期,可以租赁给不同的用户使用,包括这个产品本身的耐用度比较高,不会说在反复租赁的过程中被淘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这个产品在用户的租赁过程里头,它得足够的高濒,要么就是时间够长,在一周一个月里头用户租赁的次数多,这样才能从产品有它的一个相对来讲比较理想的回报,然后去支撑它这种租赁的模式走下去。”

姚嘉认为,信用租赁这个行业需要有一些反思,比如充电宝的概念,这个需求是否真实存在,就目前主流的运营平台来看并不是那么强烈,这样会导致这个模式走得不那么长久,或者不够有规模;比如汽车,可能对于美国社会来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养成了开车的习惯,就和我们骑自行车是一个道理,但在今天的中国,大部分人买车可能不仅仅是为了开,也是有一些炫耀的心理或拥有感,这时可能就不会有意愿去通过租赁的方式,很大程度上需要心理其他的满足,这种东西某种程度上不适合大范围开展。

“需求不同,商品简单来说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使用价值作为共享这个概念的基础,大家都用得了,但很多像奢侈品这种东西,有多少女生是真正为了只是拎着包装东西?买的是背后一整套的概念甚至是体验的过程,这个东西租就没有了,所以能不能长久的站住还不好说。”

3.   绝大多数平台倒闭是行业成熟的过程?

去年支付宝的免费流量,给了信用租赁平台巨大的便利和机会,有从业者透露,从芝麻信用进入的客户,占比达到了客户总量的50%以上。但因为参与的玩家越来越多,各家平台能分到的流量越来越少,据统计,目前在芝麻信用上提供租赁服务的品牌,已经达到了173家。

胡延平表示,信用租赁这个行业是需要时间成长的,目前可能会有部分平台被淘汰,但三年五年之后,其市场慢慢会更为完善。“因为中国的租赁市场还是起步阶段,信用租赁为什么受到投资机构的追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家看到了这个市场在中国,甚至相当程度上在一些细分领域是无人区的状况,但在国外已经足够发达,甚至在国外不需要一定找个信用积分才能租给你,用信用卡就可以了,也不用押金,而且各个租赁领域也足够发达。”

租赁市场结合互联网手段、信息,尤其是具有低成本导流、获取客户优势能力的大平台,其拥有大量用户数据,包括信用积分等体系作为支持,再通过收购一些信用租赁平台或服务商,与自身平台相结合,这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对信用租赁的成长不能操之过急。“在这个过程里面,其实80%90%企业的倒闭可能是这个行业成熟那一天的到来,到现在为止只是有1/3或者是还不到一小半的初创公司倒闭了,这个太正常了。

而对于资本在信用租赁行业发展中的作用,姚嘉认为,资本不应一味追求行业的发展速度。这个行业确实有一些催生短期、追求高增速的模式,但长期来看,比如像ofo不断出现欠款等负面的消息,长期来看有损于用户体验和市场,实际上背后的资本在ofo体系中获得了很高的收益,所以整个资本市场对于早期的带有共享性质的模式的助力有多大还存在争议。

“我们从资本的行业角度去反观,资本是不是应该去引导这些行业做一些更健康模式的发展,而不是一味的追求速度,因为长期看追求速度还是欲速不达,因为有些成本今天没有看到,但是有一天会反馈到这个行业里面来,这是发展的眼光,现实看确实不容易做得到。”

4.   “马太效应”正在形成?

随着信用租赁行业的发展,阿里巴巴、京东等互联网巨头都加大了对信用租赁业务的投入,同时,很多产品商家本身,也开始提供租赁服务,比如苹果已经开始推出自己的租机服务,头部的信用租赁平台也开始整合资源,并购消息不断。

胡延平认为,大公司和大平台的介入,会让整个市场中规模较小的平台难以存活,或者使一些小而美的模式受到威胁,但反之,大平台采用并购、投资、开放平台等方式,让渡资源形成资本纽带,然后再和更多的创业公司去合作,也是一种很好的探索,信用租赁行业未来一定是多方协同的结果,因为只有多方协同,才能有个更多的数据、更低的获客成本,以及更健全的信用体系。

“另外比如苹果推出手机租赁,本质上来讲是一种很小的补充,并不是说要把这种租赁做成手机市场主要的商业模式,因为对于苹果手机的用户来讲,这种租赁就像是局部的维修手机过程,给你一个替代机使用一样,这是一个局部的市场现象。但对整个手机市场用户,尤其是二手机,手机的残值在经过一年使用期后的一个再利用,资源的复用来讲,手机租赁是既有意义又有价值,而且在市场里也有必要。”

姚嘉对胡延平的观点表示赞同,“同样是租一个东西,其实因为背后的主要的主体不一样,他的目的和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平台来说是积累信用,这是一个基本的诉求,对于产品公司来说的话,其实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就是人家平台做,我们做一下也无伤大雅,对我们推广这一类的机型也好,或者一些产品的二次倾销也好有帮助,何乐不为?”

5.   仅以信用分作为评估维度是否全面?

目前,大多租赁平台都对接了芝麻信用分,芝麻信用就一定能反映一个人的信用度吗?芝麻信用评定的两项核心数据,来自用户的淘宝交易行为和支付宝支付行为。这些数据和一个人的信用关联多大,目前来看,还有待观察。

胡延平表示,有芝麻信用的体系至少可以作为一个参照,目前而言发挥了较为基础的作用,但此类通过交易和消费产生的信用积分,并不等于此用户在线下不会发生违约行为,或者其违约率比较低。

相对于传统租赁而言,因为无论是信息流也好,营销方式也好,市场渠道也好,各个中间环节都导致获客成本高,用户的租赁成本也高,包括交付相对比较难。信用租赁极大的降低了这种信用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大量沉淀、闲置、尘封已久的资源能够流通起来,还能产生收益,而且这种收益能成为一种商业,有其自身的价值,所以这是真正的信用租赁未来作为整个市场长尾里能够发展的关键。

同样作为投资机构,姚嘉表示目前不会参与信用租赁概念的相关项目投资,在每个细分领域已经有一两家平台发展的比较稳定,对于后来者而言是比较难以发展的。“比如支付宝,几乎把任何涉及到交易,或者生活服务中最重要的一个共性和线索——支付,抽离出来了,它是具有线索性,或者更高纬度的,所有在这个线索之下的东西都是为他服务的,包括今天的打车,最后如果不是因为支付环节,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增速,这些公司如果自己不能抽离出这条线索,未来可能都是在有支付能力的大集团之下的业务。

所以我们不是说不看好哪个行业,或者看衰哪个行业,而是看这个特定的团队是不是有抽离出这种线索的能力,并且这个线索在现有市场上可能没有人做的很好,但如果有,那就是巨大的机会,谁都可以做,这个市场就是在这方面特别公平。”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