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区块链国内资讯

退出币圈42天后,李笑来复出了

本文共3370字,预计阅读时间121

“李笑来宣布退出币圈。”今年9月,一则消息上了各个区块链媒体的头条,币圈哗然。

当时,李笑来称,请大家无视自己被站台的往事,此后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将“花几年时间认真转行”。

然而,两天前,李笑来“反悔”了。人们发现,李笑来又一次悄悄给自己投资的项目站了台。

他鼓吹的这个项目,在白皮书中宣称可实现“万亿级别TPS”。但如今,其币价已从最高点的17935元,滑落到如今的千元上下,缩水了94.5%。

01 重出江湖

在高调宣布退出币圈仅仅42天之后,李笑来就憋不住了。

不久前,他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要转行,以后再也不会站台区块链项目。

他还辩称,之前99%的项目,自己都是“被站台”。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委屈。

然而,到了11月11日中午,李笑来就在微博上发表长文,名为《这些年我看到的所谓区块链》。

在这篇9197个字的文章中,他总共说了三件事:

 • 比特币很牛、很成功,我们不需要更好的比特币。

 • 以太坊和EOS并未更有效地解决问题,甚至还创造了很多新的麻烦。

 • 有人做了个好东西,叫Mixin。它解决了以太坊和EOS中存在的问题,其测试网络已进入第一阶段测试。

看到这里,人们恍然大悟。李笑来老师,复出了。

“这其实就是李笑来为Mixin这个项目写的软文,因为他就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一位币圈投资者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李笑来与Mixin的关系,早就不是秘密了。

“我对这个项目是非常看好的。”一个月前,在新书《韭菜的自我修养》答疑会上,李笑来表示。他称,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不会成为它“最早的投资人之一”。

实际上,Mixin的创始人冯晓东和COO薄荷,与李笑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先说冯晓东。他曾公开称,自己与李笑来早在2012年就认识了,后者是他在北京唯一常见的“老朋友”。

冯晓东做过BigONE的首席架构师。这是一个硬币资本旗下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而李笑来是硬币资本的创始人。冯晓东还是Motion的创始人,这也是李笑来投资的一个备受争议的项目。

而Mixin的COO薄荷,曾在2017年加入硬币资本,后来负责过 BigONE 的运营。

李笑来的好兄弟、硬币资本合伙人老猫,则是Mixin的幕后推手之一。

Mixin投资者李震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2017年底,从微信、小密圈,再到Telegram各大频道,一度铺天盖地都是Mixin的推广:

“币圈大神老猫投资,冯晓东的项目【Mixin】糖果来了!”

曾经有人在BigONE官方Telegram群里问老猫,在BigONE交易所,目前哪个币的市值比EOS多?

老猫答:“XIN(Mixin发行的代币)。”

老猫之外,与李笑来关系密切的新东方前同事、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也对Mixin不遗余力地支持。

2018年4月28日中午,Mixin APP在锤子手机应用商店低调上线。这是Mixin唯一上线的一个国内应用商店。有人推测,罗永浩可能也是Mixin的投资人之一。

无论是Motion还是Mixin,都与李笑来、老猫等人以及BigONE平台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所以“退出币圈”的李笑来“复出”,为Mixin摇旗呐喊,也就不足为奇了。

02 六级邀请模式

被李笑来热炒的Mixin,到底是什么?

2017年12月发布的Mixin白皮书称,Mixin并不是一个新的数字货币,也不会与现有的区块链项目进行竞争。它是一个提升现有区块链项目性能的解决方案,能帮助区块链项目实现万亿级别的TPS(Trillions of TPS)。对于开发者而言,Mixin支持现有的以太坊和EOS虚拟机。

但对于更多的普通用户而言,Mixin并不神秘——它是一个区块链社交工具,类似于Telegram。此外,它还有针对主流币种的存储、转账等功能,可以作为简易的数字货币钱包使用。

但Mixin对外宣传的重点,却不在于此。

白皮书宣称,Mixin的底层架构,采用的是名为DAG的数据结构。

DAG和区块链一样,采用共识算法实现分布式记账,但其交易载体已不再是“区块”和“链”。它无需将交易打包成区块,而是在交易完成后直接发起广播,所以,DAG网络大多在效率上优于区块链。

在Mixin的白皮书中,Mixin的TPS高达“万亿级别”。李笑来也多次表示,Mixin的TPS有千亿之高,甚至“高到了没必要去强调TPS”。

但这样的言论,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

2018年“双11”,阿里天猫平台的交易峰值达到了49.1万笔。即便只有Mixin标称值的千万分之一,这一数字已经足以令阿里高调对外宣传。

一位银行从业者对一本区块链表示,目前国内股份制银行的TPS峰值只有1万左右;只有在压力测试时,会模拟2万左右的TPS数据。

一位投资者也向一本区块链记者表达了他对Mixin的质疑。

“IOTA用的也是DAG,速度还不到1000TPS。”他说,“现在的中心化系统,TPS最多也就千万级,去中心化系统怎么可能到万亿?这是抢了别人的超级计算机吗?”

大大偏离实际的TPS标称值,让Mixin的真实性能备受质疑。

在一些投资者眼中,Mixin真正算得上创新的,似乎只有高达六级的邀请推广模式了。

Mixin在上线之初,以高额邀请奖励,鼓励用户分享注册。每邀请一位用户,邀请者与被邀请者都能获得15枚MIX代币。这些代币可按1000:1的比例,兑换为Mixin的XIN。

在直接邀请获利外,被邀请者和他的五级下线再次邀请他人注册,最初的邀请者都可以获得收入。在这个强大的六级邀请模式面前,很多五级三晋制的传销团伙都自愧不如。

03 割韭菜大法?

“Mixin的解决方案再修改一下,就是我以前所说的‘无币区块链’。”李笑来在万字长文中写道。

但显然,Mixin仍然脱离不开“币”本身。

Mixin发行了100万枚Token——XIN。其中40万个以变相ICO的形式分配,10万个被低价出售给Mixin白名单用户,最后50万则由团队持有。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一个阶段,XIN不支持BTC、ETH购买,只支持EOS,而李笑来与EOS关系密切。

2017年12月,XIN登陆BigOne交易所。在FCoin创业板上线XIN以前,BigOne是唯一能交易XIN的交易所。因此,XIN经常被戏称为“单机币”。

它一度成为羊毛党眼中的肥羊,有人靠薅羊毛赚到了钱。比如冯升,他通过扫号软件,用其他人的手机号注册Mixin,并填写自己的邀请码。

“一个号0.015XIN,然后卖出去。”冯升说。不长时间,他赚了一万多。

但他并不看好XIN。“这个币没啥价值,都是炒出来的,就是一个聊天软件而已。”

XIN的发行价是20EOS,按当时价格计算,约合人民币480元。1月13日,XIN达到了17935元的历史高价,较ICO成本价上涨了37倍。但此后,其价格一路下跌。目前XIN只有千元上下,比最高点时,缩水了94.5%。

在币价之外,Mixin的开发团队背景也饱受质疑。

疑似锤子科技前员工的微博网友pinksteam今年5月爆料称,Mixin团队的前身是一家游戏公司,“后来做不下去,才转型区块链的”。

他表示,这个团队曾获得李笑来与罗永浩的共同投资。

巧的是,今年5月,罗永浩发微博称,曾经投入100多万炒币,此后再也没关心过,而这些币已经涨到了3000多万。

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罗永浩与李笑来确实曾投资过一家名为“费格曼科技”的公司。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正是Mixin CEO冯晓东。

pinksteam称,XIN,正是罗永浩微博中那个“100多万变3000多万”的币。

这一次,XIN的价格会因为李笑来的“出山”吆喝,再次崛起吗?

“还是不要当笑来老师口中的傻逼了。”一位投资者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说。

(文/棘轮 比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370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最具影响力新...

超级账本迎来阿里云、德国电信等16个新成员

巴比特 | 区块链资讯 1天前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8年第49周

未央研究 1天前

ST(Security Token)——证券Token化的金融实践

孙茳涛 1天前

区块链:加持互联网金融的新晋接棒者

孟永辉 12-12

未央今日播报:浙江要求网贷存量月内压降规模 北京鼓励金融机构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

未央研究 12-1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