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王兴的洞察与远见

本文共3347字,预计阅读时间120

​两年前,王兴在内部信中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互联网已进入下半场”。

同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下半场”的概念再被李彦宏、周鸿祎等互联网大佬提起。如果说王兴揭开了“下半场”概念的面纱,那么彼时互联网大会对于“下半场”概念的热议,就是第一次给“下半场”概念举行的“灯光秀”。

这场“灯光秀”,在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更加惹眼,尤以“BT”创始人的对话最火。对于下半场的重心,马化腾认为是产业互联网,而李彦宏则倾向于人工智能。谁对谁错,真没个定数,做社交的马化腾和搞搜索的李彦宏,毕竟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不同的路。

但毋庸置疑,他们也有同一个信念:互联网的下半场已经开始了。否则去年百度不会提出“all in AI”的战略,而今年腾讯也不会拥抱产业互联网。因为下半场,往往意味着要以新面貌示人。

巨头之外,也有不少创业企业投入到“下半场”的建设中,共襄盛举。

王兴的口中的“下半场”,如今俨然成了一支互联网企业向新时代进击的“兴奋剂”;而本届互联网大会,王兴在下半场的基础上,再次提出了“供给侧数字化”的概念,为下半场的深入发展定调。

“下半场”照进现实

其实,王兴提出“下半场”概念时,美团点评诞生才不过半年多的时间,O2O的火仍然在一些领域烧得很旺。

但从千团大战走来的王兴,却对互联网的转折点越来越敏感。在2016年的那封内部信中,王兴笃定“互联网下半场”的到来,既基于人口红利的结束,也基于智能手机的增长放缓。王兴也因此将上半场到下半场的过渡总结为,从粗放到精耕,从广度到深度,从规模到效率。

清晰的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断得到验证。先看产业互联网,拿腾讯这个巨头来说,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虽说是2C到2B的服务对象的简单转变,但背后却藏有更深层次的转变。

2C时代的腾讯,微信乘了人口红利的东风,消费者用不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没有。但到了2B时代,服务好企业只有靠云计算、大数据这些企业缺乏的硬实力,交易的成败已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技术。

从以规模驱动增长,过渡到以技术(效率、成本)驱动增长,是腾讯变阵的根本原因,也是腾讯开启下半场的“钥匙”。

再看人工智能,百度是中国互联网企业AI化的一面旗帜,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它和腾讯,都有同一个增长引擎,就是互联网人口红利。但如今,百度之所以要把下半场的主角定为AI,无外乎还是看重其颠覆能力未来会为百度带来的可观增长。

这么多年过去了,腾讯和百度步调惊人的一致,都在建设新的增长引擎。而当这两个具有时代特征的互联网巨头都这么做时,无疑已经释放了下半场到来的明显信号。

不得不佩服王兴的洞察力,两年前,真正为下半场做准备的互联网企业,也许只有美团。更重要的是,互联网上下半场的判断,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一方面,从互联网千变万化的环境来看,任何一个变化都可能引起环境的颠覆性改变,但哪一个才是临界点,不得而知。回头去看王兴的判断依据,哪怕少一个维度,都可能得不出下半场将至的结论,因为互联网本身是具有“欺骗性”的。

另一方面,彼时王兴带队美团点评新公司没多久,战略方向可列为最高级别的任务。是继续深耕O2O、粗放式增长,还是开始投入技术,打开新的大门。如果王兴在这些选择上犹豫,实在难以想象美团如今的样子。

现在,产业互联网等概念的兴起已然将“下半场”概念从幕后搬到了台前,而王兴,也顺利完成了对下半场预测的“绝唱”。

爱思考的王兴并没有停,在最近的互联网大会上,他又再一次抛出有关“供给侧数字化”的新理解。

王兴的新解

关于数字经济,王兴认为,“数字经济分需求侧的数字化和供给侧的数字化,过去二十年,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了,但是在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供给侧数字化和需求侧相结合,数字经济才完整。”

这个观点,与之前的“下半场”有异曲同工之妙。王兴说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了,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开始。言下之意,数字经济走到了另外的半个发展阶段,也就是说数字经济迎来了下半场了。

王兴还用美团以及餐饮业给出了非常具象化的例子,他认为餐饮行业链条过多导致数字化进程慢,现在美团做得就是一步步用技术帮助商家打通各个环节的数字化。

这也可以理解为王兴对于下半场的另一种解释。只不过,这次王兴是从数字经济的维度去看,而两年前,王兴看的是整个互联网。从互联网到数字经济,王兴的思考也来到了“下半场”。

当然,王兴这个观点的核心其实可以总结为:两侧的数字化缺一不可,当供给侧完成数字化时,其实真正的数字经济才会到来。这其中,王兴的落点在于数字经济的一个充分必要条件,就是需求侧和供给侧的数字化全部都完成,才算完整。

这个条件,可以说很切数字经济的题。我们近两年看到,很多互联网企业做的数字经济,无非就是对供给侧的技术输出,比如上云、AI化等等。我们没有看到哪家企业说,我要去帮助消费者完成数字化转型。根本原因在于需求侧的数字化已经完成了,现在缺的是供给侧的数字化。

那为什么需求侧和供给侧的全部数字化,才能算作完整的数字经济。要验证这个观点,可以去看完整的数字经济发生在哪里。纵观眼下,数字化做得很好的基本只有一类企业,就是互联网企业,比如BAT。

这意味着,BAT们作为供给侧已经能与他们的用户共同创造完整的数字经济。事实是不是如此?腾讯用AI和大数据优化社交和内容阅读体验;阿里用AI和大数据给用户推荐商品;百度用大数据和AI给用户优化搜索结果。

结论很明确了,BAT们自己作为供给侧已经证明了“数字经济的完整性取决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方数字化的完成”,而且缺一不可。

当然对于王兴来说,最好的参照物应该是美团。王兴前面谈到:“现在我们开拓了一个新的产品线叫快驴进货,帮全国20万餐厅供应他需要买的东西,聚合他们的需求。通过我们的仓储和物流进行进货的数字化。”

帮助供给侧进行数字化,是美团在做的事。而王兴异常清楚的一点是,只有帮助餐饮商家完成数字化,美团才能在消费者和商家形成的这个闭环数字经济中,获得效率、成本方面的质变。

从这个角度去看,王兴在互联网大会上抛出的这一数字经济观点,或许很大程度上还是源于对“中国互联网在做什么,美团在做什么”这个问题思考的结果。

识时务者

王兴的预言和判断,都一一照进了现实。

一方面,下半场的概念已经得到了充分验证;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也的确走到了供给侧开始数字化基建的过程。

如果去翻阅王兴过往的绝大多数言论,就会发现王兴有一个习惯,喜欢基于宏观环境或规律,去谈相较更微观的东西。先谈“天下”的这种偏好,也造就了一个擅长思考,擅长发现的王兴。

提出上半场概念时,王兴是基于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退,以及智能手机增长放缓。提出数字经济的观点时,王兴又提到了需求侧数字化已经完成这样的宏观环境。在上个月的一封《为什么中国的ToB企业都活得这么惨?》内部信中,王兴同样谈到了宏观经济,谈到了互联网红利期的结束。

宏观环境,已经成为了王兴观察互联网和数字经济的最好窗口。

但为什么是王兴。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还要从历史中的王兴去寻找。在王兴的过往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节点,一个是王兴带领美团从千团大战中幸存下来,还成了最大的那一个;一个是美团上市,成为Food+超级平台,将以技术驱动创新和增长。

前一个节点,互联网的激变锻造了眼疾手快、顺势而为的王兴;后一个节点,走向下半场,以新阶段为起点的互联网,映照出了一个“识时务者”王兴。

这样的王兴,怎么可能不去思考未来。更何况,王兴还是美团点评这个Food+超级平台的掌舵者。下半场也好,数字经济也罢,都是美团正在经历的东西。所以,有关互联网未来的判断,对王兴来说,排在第一位的意义,可能还是对美团的驱动。

时间正让王兴的画像变得越来越清晰,下半场的提出、数字经济的新解,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对于经济、科技和产业洞悉准确的王兴。但也许,喜欢先谈“天下”的王兴,更契合“识时务者”这个角色。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刘旷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刘旷未央青年

405
总文章数

海南三车网络董事长,天使投资人,美国福布斯、英国金融时报等...

网约车王国的“围城” 滴滴等老玩家不断陷入风波

陈维城 陈诗... | 新京报 19小时前

罗川:信仰科技创新的力量——道口贷成立四周年

罗川 | 道口贷 12-12

焦虑的互联网:前十年采集流量,后十年金融变现

松子同学 | 新流财经 12-05

赋能B端,金融行业开启新蝶变

孟永辉 12-03

摩拜之殇源自美团的任性

螳螂财经 12-0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