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超乎想象的现金贷客群

本文共2327字,预计阅读时间46

2016年现金贷崛起的时候,连从业者都没想到这种小额短期的贷款产品能这么火热,到了2017年,他们试图归纳现金贷的客群画像,认为这是一个规模在3000-5000万,年龄在20-35周岁的年轻蓝领群体。然而经过这两年的爆发、压抑、再兴起,我们发现,现金贷的客群可能比你意识到的要大得多。

刚毕业的年轻白领为了跟上消费升级的步伐,从花呗、白条这样的分期产品“升级”到借呗、微粒贷这样的在线信贷产品,进而接触到别的网贷平台,这对于现金贷从业者来说早已司空见惯。

对于现金贷最年轻的这一客群来说,职业的界限早已模糊,不管你是富士康工厂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还是具有海外留学经历、就职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都可能是同一家网贷平台的用户,甚至有可能连贷款额度和利率都相差无几。

然而当我们知道一位工作稳定、家庭美满的53岁的中年妇女同样也在网贷平台泥足深陷时,仍然感到了震惊。

唐某,53岁,在一经济发达地区的县级城市某事业单位就职,丈夫经营一家小型企业,儿子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在外人看来属于家庭经济状况较好的人群,所以当唐某向认识了二十多年的朋友提出20万元的借款需求时,该朋友毫不犹豫就借给了她,甚至连用途都没有多问。

但一年过后,唐某承诺的还款迟迟不能兑现,连利息都一直拖欠,此时该朋友也听闻唐某不止问她借了钱,另外还向好几个人也借了钱。该朋友怀疑起了唐某的经济状况,从90后女儿那里得知有网贷平台这样的东西,询问女儿能否查询唐某是否借过网贷。

女儿托朋友找到了某消费金融公司的风控业务员,在提供了唐某的姓名、身份证号及手机号等信息之后,查询信息显示,该用户属于高危风险。

在过去一年内,唐某注册了95家网贷平台,在77家网贷平台申请借款,包括5家消费分期平台、2家大数据金融平台、2家银行消费金融公司、15家P2P网贷平台、9家小额贷款公司及大型消费金融公司、信用卡中心、银行小微贷款等,可以说把市面上能借到钱的平台都狠狠犁了一遍。

直到现在,尚有许多40岁以上的银行从业者还不熟悉小额现金贷,难以理解这样的产品也有市场,更不用说小康之家的中年妇女。

对于50岁以上、经济状况稳定的人群来说,现金贷不应该在他们的接触范围之内,他们也绝非现金贷的客群,但事实是,唐某已经成为了网贷“撸口子”大军中的一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注册、申请网贷。

当女儿将唐某的网贷查询结果告诉妈妈之后,妈妈决定起诉唐某,因为她觉得,既然能在这么多网贷平台借钱,那唐某的经济状况已经糟糕到了一定地步,她需要及时止损,在别的债主之前先主张自己的权利。

该朋友的担心有一定的道理。一般来说,初次接触网贷的人,会倾向于正规、利息较低的网贷平台,排在首位的肯定是借呗、微粒贷,其次是一些较知名的上市P2P平台,比如拍拍贷、宜人贷旗下的产品,再次是一些规模较大、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最后,则是扩大范围,只要能下款,什么平台都行。

而现金贷的客群食物链也正是这样排列的,最优质的客户被借呗、微粒贷抢走,剩下的给持牌消金机构及上市系P2P平台,再次级的客户才会流到别的网贷平台,这样的造成的后果就是,一个多头借贷者,在陷入拆东墙补西墙的困境时,只能越来越沉沦。

因为一旦有了逾期,优质的平台将不再通过他的借款审批,而他能借到钱的平台只会越来越不正规,利息及手续费越来越高,能借到的金额却越来越少,拆东墙补西墙永远都补不完,最终借贷者很容易陷入绝望,只要是新出现的贷款平台,都会去试一试。

53岁的唐某并不是中年现金贷使用者的个例。在浙江一家高级私立初中做生活指导的王某,今年42岁,最近她的同事和学生家长都收到了网贷平台的催收电话,学校领导经过询问后发现,王某在20个以上的网络借贷平台借款超过20万元。

如果将现金贷的客群年龄上限从35岁拉至50岁,意味着现金贷的客群将从原来的5000万扩大到一倍以上。而在今年年初,就有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现金贷的使用者人数已经超过一个亿。在两年之前还觉得在线小额贷款是个笑话的人们,现在可以发现,自己的周围都是现金贷的借贷者。

在现金贷大爆发的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从业者们一边狂欢,一边警惕。他们最担心的是,首先,客群就这么大,客群开发完了无以为继了怎么办;其次,共债危机,数个平台都在同一个客群薅羊毛,羊秃了大家会不会一起死。

但所有的人都对监管担心的“系统性风险”嗤之以鼻,因为现金贷的客群就这么点,大几千万,借贷数额又小,整个行业的借贷总额就这么点,还都是循环的,跟房贷及银行的企业借贷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至于共债风险,在2017年7月,新流财经联合大数据公司做过统计,当时的数据是:15天之内,同一借款人在多个平台申请借款的比例在20%以上;当时的业内人士则认为具有多头借贷行为的借贷人占整个客群的50%;业内观察到的情况为,多数人同时在3-6家网贷平台借款,借款平台数量最多的也不过是9家。

现在看来,从业者对情况估计得过于乐观了。仅从上文提到的唐某和王某的情况来看,她们成功下款的平台就超过了20家,而且现在现金贷产品跟以往不同,期限更长,额度更高。

前两年,现金贷产品额度多为500-3000元,借款周期在7天到30天,而现在的现金贷产品,基本超过5000元,期限也短则6个月,长则24个月,意味着借贷人群和借贷规模的双扩大,也延长了风险暴露的时间。

由此看来,现金贷在监管重拳整治之下,非但没有偃旗息鼓,还换了一种方式卷土重来,并且风险更大。在现金贷产品的助推之下,我国恐迅速完成从储蓄型社会到消费型社会的转变,全民欠债的时代将很快来临。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P2P网贷、现金贷、虚拟货币等未来监管是何走向?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划重点

刘四红 | 凤凰网WEMO... 12-09

起底短信营销产业链:曾为九成现金贷导流,日发千万条,日入百万

一本财经 12-07

现金贷地下“三部曲”:卖系统,换马甲,绕监管

一本财经 12-05

爱奇艺金融业务浮出:公开招聘产品总监,从事过现金贷等产品优先

趣识财经 11-30

现金贷监管一周年,消费金融行业正在转变

趣识财经 11-29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