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爆雷潮的反思:P2P能重获新生吗?

本文共3041字,预计阅读时间113

P2P爆雷潮已经成为过去,影响仍未消除,成交和人气都还在低处徘徊。其实,这是危机的典型状态:爆发阶段来势汹汹,真正难捱的却是危机后的漫长复苏期。就像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迄今10年时间过去了,谁敢说全球经济已经走出了谷底?

鉴于危机总是周期性地光顾,经济学界关于危机的研究如汗牛充栋。整体上看,虽然危机本身总是伴随着财富的毁灭,令人不快,但很多时候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危机是经济体重回均衡的必由之路,也是经济重获新生的起点。

于P2P行业而言,这次爆雷潮也是行业从失衡向均衡回归的必由之路,问题是:若有些问题不厘清,P2P能重获新生吗?

内在的失衡:低风险资金与高风险资产的错配

强监管之前,本息保障是P2P行业的通行模式。P2P平台一手对接出借人资金,一手对接普惠借款群体。前者由于本息保障,属于低风险资金(起码平台未爆雷之前是这样);后者则是典型的高风险资产,而P2P平台在这中间完成了从低风险资金向高风险资产的风险转化。

这便有了第一个失衡:低风险资金与高风险资产的错配。风险并不会凭空消失,为了维系第一个失衡,平台不得不自行承担风险,又引发了第二个失衡——不具有风险承担能力的机构在承担终极风险。

一个可比的对象便是银行,银行的存款和贷款,也是典型的风险错配,存款是低风险或无风险的资金,贷款是高风险的资产,银行通过承担风险获取收益。这样的风险转化天然具有脆弱性,在历史上无数次银行挤兑潮的教训之后,各国创设了央行承担最后贷款人的角色,设立了存款保险制度,且对银行设定了严格的资本充足率限制。最终,银行成为受监管最严的金融机构,俗称“戴着镣铐跳舞”,目的不过是确保其兑付能力。

就P2P而言,虽然参与风险转化的本质类似银行,但银行的这些安全阀,一个都没有。这就有问题了。

2010年之前,P2P运营平台数量在10家左右,这个数量级的从业机构,很难出什么问题。到了2014年,正常运营P2P平台数量飙升至2290家,在你死我活的激烈市场竞争下,市场份额决定着下一轮投资的估值、决定着能否获取出借人的信任。这个时候,P2P平台在一没有国家信用背书、二没有央行这个最后贷款人兜底的情况下,蒙眼狂奔,规模越大,失衡越大,风险积聚越多。

后来,强监管来了,《暂行办法》明确要求P2P平台回归信息中介定位,不得提供本息保障。潜台词便是,P2P不准进行类似银行的风险转化,所有的风险须由出借人来承担,确保高风险资产对应着具有风险承受能力的资金。

这是一条帮助行业拆雷的规定,问题是,积弊已久,难以下刀了。

银行最怕的是储户挤兑,P2P平台最怕的则是出借人挤兑。出借人已经习惯了把P2P当成无风险投资,此时,哪个平台敢于率先把风险甩给出借人呢?真要这么做,无疑是在逼着出借人用脚投票,结果便是挤兑,于平台而言是提前求死。

这个时候,无论是平台还是监管者,其实都面临着两难选择。为了避免挤兑事件的发生,P2P平台不敢骤然回归到信息中介的定位,结果便是不能达到合规的要求;而于监管一方而言,在不可能取缔整个行业的背景下,只好把一切交给时间。正如凯恩斯的经典表述:

“‘长期’是一个不利条件,因为从长期看,我们都死了。我同样可以说‘短期’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因为短期内我们都活着。生活和历史就是由多个短期组成的,如果在短期内我们处于一个满足的状态,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推迟灾难的发生。”

爆雷潮的意义:从失衡向均衡的回归

所有的两难选择都是长时间积攒起来的失衡状态导致的必然恶果,短期内,可以相安无事,但长期看,这种恶果,总是需要找一个出口。

2018年6月,从唐小僧等个别高返平台爆雷,到引发行业性恐慌,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速度有多快,内在的失衡就有多严重。

来看一看演进速度:

6月16-22日,发酵期。6月1日-15日,问题平台数仅为10家,从数量上看处于正常范围内。6月16日唐小僧爆雷,揭开了此次爆雷潮的序幕。唐小僧位列四大返利平台(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之一,鉴于钱宝网、雅堂金融已经爆雷,唐小僧爆雷后,市场预测联璧金融也会出问题,引发了投资者对联璧金融的挤提。果不其然,6月22日,联璧金融爆雷。

6月22日-7月14日,流动性冲击波。这一阶段,累计有93家平台爆雷,不乏牛板金(累计成交390亿元)、钱爸爸(累计成交325亿元)这样的百亿大平台。其中,在牛板金案例中,平台方涉嫌虚构投资项目,挪用投资者31.5亿元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这一阶段,爆雷的平台整体影响力有限,属于唐小僧爆雷后流动性恐慌情绪的冲击波。整体上,投资者的资金从中小平台撤出,对于大平台还是信任的。

7月14日-29日,行业性危机。以7月14日投之家爆雷为标志,市场开始对所谓的大平台失去信心,资金开始从行业撤出。大平台不再是受益者,恐慌情绪开始传染,演变为行业流动性危机。7月14日-29日,累计91家平台爆雷,从网贷之家统计的行业人气指数看,这段时期,行业人气急剧下降,日投资人数从23000人降至6000人左右。

回顾爆雷潮的演变历程不难发现,开始的时候,大家以为是流动性问题,后来才发现是平台偿付能力有问题。行业高速增长阶段,资金源源不断流入,任何问题都能被掩盖,但也只是被掩盖,失衡不会自动消除。

失衡的状态注定是不稳定的,具有向平衡回归的内驱力。而一个小范围内的危机,便在客观上起到了从失衡向均衡回归的作用。

P2P爆雷潮,在出借人端打掉了P2P“低风险投资”的面具,宣示了P2P的高风险属性,加速资金端的分化,不具有风险承受能力的资金加速流出,而愿意承担风险的资金留了下来,最终实现资金的风险承受能力与P2P贷款资产的高风险属性的匹配与均衡。

2018年11月,P2P行业成交额1114.54亿元,经过连续下降后,终于环比增长8.98%;当月出借人数242万人,也重回增长态势,环比增长6.5%。

是否已经达到均衡呢?肯定还没有。不过,这总是一个好的信号。

P2P行业还能重获新生吗?

问题是,向均衡的回归并不必然等同于重获新生。能否重获新生,取决于我们能否真正消除危机发生的原因。

于P2P而言,一直在进行风险转化,规模越大,行业内积聚的风险越多。而信息中介的定位,又决定了平台不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所以,我们该如何改变这种拧巴的状况呢?

途径无非两个:一是认可P2P的风险转化模式,同时也要参照银行对P2P进行严监管;二是沿着当前的监管框架,进一步夯实P2P的信息中介定位,禁止任何新增的风险转化行为。

两个都很难。

第一条路径,参照银行进行监管,某种意义上也就成了银行,这是各方所难以接受的;第二条路径,看上去简单,将每一笔贷款的损失实时分摊至出借人即可,只是,这样会吓跑出借人,行业会越来越萎缩。

在实践中,平台的做法是引入第三方担保公司来剥离风险。问题是,无论引入多少层第三方公司来承担风险,只要出借人不是最终的风险承担者,风险转化的模式就依然存在,只不过将风险分散给更多的参与主体而已,治标不治本。进退两难。

或许,我们可以学习凯恩斯的精神,把一切问题交给时间。

(微信公众号:苏宁财富资讯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薛洪言)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苏宁金融研究院未央青年

353
总文章数

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着重于...

P2P高管离职,哪些问题需要重视?

肖飒 49分钟前

P2P头部平台之败局

新金融洛书 4小时前

P2P「海归派」大撤退

洪偌馨 1天前

P2P平台如何做到良性退出?

李庚南 2天前

P2P清退,哪些事更重要?

肖飒 07-1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