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拆解ofo局中局:庄家、赢家和输家

本文共3395字,预计阅读时间121

ofo还能翻盘吗?

不乐观,在线申请押金的ofo用户已经超过了1200万,目前不知99元、199元两档押金的用户比例几何,粗略按最低档的99元押金推算,ofo目前所欠押金至少在11.88亿之上。

ofo巨债压境,戴威也因为欠款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消费被限额,不能乘坐飞机、软卧,也不能买房买车,不能住星级酒店等等。

从“几十亿身家正在抛弃你的同龄人”,到“欠你99元的被执行人”,ofo乘风而起,又从风口跌落,只用了两三年。

马化腾把ofo的困局归结为“veto right”(否决权)。在ofo盘根错节的局中局中,到底谁有否决权,各位庄家到底有什么筹码?

01 谁有否决权?

来自阿里系人士,以及ofo的前现任高管向《财经故事荟》透露,目前共有三个否决权:ofo高管团队(由戴威代为行使)、滴滴、经纬。有媒体报道说,阿里有一票否决权,但其实阿里没拿到否决权。

朱啸虎在卖出ofo股份前,是有一票否决权的。

但是朱啸虎的股份,后来一拆为二,分别卖给了阿里和滴滴。阿里可能想要这个否决权,但滴滴接手了朱的部分股份,据阿里系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朱啸虎的否决权因此就没落到阿里手里。

没有否决权,阿里为何接盘?因为共享单车是当时使用最频繁的场景,阿里系不想被排除在外。另有共享单车的投资人告诉我,朱啸虎是把饿了么和ofo股份打包卖给了阿里系——不过,这个说法,尚未得到阿里方面的确认。

所有股东中,ofo和滴滴的交恶最深,所以,ofo团队和滴滴的否决权应该是杀伤力较强的,经纬的否决权,貌似存在感并不强。

马化腾要把原因归结为否决权,也不是完全没道理。有了一票否决权,在股东和高管团队出现严重分歧,尤其是滴滴和ofo的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时,就很难达成重大共识和妥协,只能互相消耗。

02 最大债主是谁?

ofo的债主不少,但最大的债主其实是阿里系——曾经一度是白衣骑士的阿里系,如今其内部人士自称冤大头。

阿里投资ofo的过程如下:

蚂蚁金服,2017年4月投资过ofo,当时支付宝和微信正在疯狂抢夺线下支付场景,蚂蚁希望ofo为支付宝提供使用场景,去年11月,蚂蚁还基于芝麻信用推动ofo免押——不过,免押措施在今年陆续取消。

紧接着是2017年12月,据界面报道,阿里出手1.2亿美金购买了朱啸虎手中的老股。

到了今年,一度和软银签了投资意向书,最终却没能拿到融资的ofo,缺钱之下,再次求援阿里,通过抵押单车,借债2.8亿美金。

而在ofo此后宣布的 E2-1轮8.66亿美元融资中,也官宣债权和股权并存。

由此,“白衣骑士”阿里系成为ofo最大的债主,而抵押物就是ofo的数千万辆单车——当然,这些单车可能在快速贬值。

据阿里系人士透露,其中大部分借款来自阿里巴巴,小部分来自蚂蚁金服,而后者的借款,ofo基本上已经还清了。

除了阿里,还有供应商的大把债务,现在很多觉得索债无望的供应商都支持债转股——只是到底按什么价格转股,还没有谈拢。

03 阿里、滴滴,谁会收下ofo?

在ofo的股东中,阿里应该是最不差钱的,但阿里大概率不会接盘ofo。

除了ofo,蚂蚁还投资了哈罗单车,现在哈罗单车的单量,据称已经超过了ofo和摩拜之和,而且芝麻信用分650分以上,哈罗单车全国免押金,阿里系如果想要共享单车的场景,哈罗比ofo更好,听说哈罗还在不少城市已经盈利了——谁能想到呢,当初ofo和摩拜大把撒钱,拉拢用户,最后上位的反而是当时存在感不强的“黄雀”。

哈罗主要聚集在二三四线以下城市。现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的流量是下行的,所以这一块对于阿里系来说,反而存在更多的增量用户机会。

当然哈罗也不是没短板,由于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禁止新进共享单车,所以哈罗打不进去——这么说哈罗和ofo有一定互补性,反正ofo的车是抵押给阿里系的,万一ofo撑不下去了,哈罗接手小黄车,似乎也不是没可能。

再来说滴滴。控制欲看似很强的滴滴,过去一直想把ofo拿下,但ofo高管团队不愿意出局,所以一直否决。随着债务压境,ofo这边的口风有所松动,但滴滴反而不想要了,滴滴内部人说,是被ofo的债务规模给吓到了,不敢接手了,“我们投了好几亿,ofo倒了,我们的钱也打水漂了啊”。

滴滴自己做了青桔,还接手了小蓝单车——据称,滴滴和ofo是签有竞业协议的,奈何双方僵局至此,协议只能约束达成共识的朋友,是约束不了交恶博弈的对手的。

04 最大赢家,胜天半子朱啸虎!

ofo的困局,几乎套住整个利益链条中的所有人,用户要不回押金,ofo公司和高管团队债台高筑,供应商索债五门,股东可能血本无归,但唯一的大赢家,是朱啸虎。

朱啸虎曾1000万美金投资ofo,按照界面的说法,卖给阿里的股份价值1.2亿美金,而朱的股份,还有一部分卖给了滴滴,两者相加,估计两三亿美金是有的,这个回报,起码有二三十倍吧——别的债主和股东血本无归,朱啸虎一年多回报几十倍,是不是胜天半子?

最厉害的是,朱啸虎不但赚钱,还借着共享单车天天上头条,高谈阔论的大嘴巴从投资直到退出前,就没闲过。

最开始,浓情蜜意的朱啸虎,当然是给戴威站台的,狂捧ofo,狂踩摩拜,共享单车90天结束战斗的大话,就是他说的,后来从90天变成了1年,猛怼马化腾,高调上了一把头条。

又出钱又出力——朱啸虎是戴威的天使吗?

还真不是,朱啸虎很务实,滴滴程维给他赚了钱,他就四处点赞,拉手网的吴波让他亏了本,这么多年,吴波就成了常提常新的反例,提到吴波就要骂一次“胸襟不够”。

眼看1年结束不了战斗,俩对手烧钱补贴越来越猛,朱啸虎坐不住了,身为小股东开始公开喊话,施压ofo和摩拜合并了。

惊险套现后,一贯猛吹风口,尽享泡沫的朱啸虎,竟然又开始批判起了他一贯行之的“烧钱论”了。

要知道——当初ofo高举高打、猛铺规模,最终杀敌800,自伤1000的路径,可都是朱啸虎鼓吹的。一位和朱啸虎的好基友王刚相熟的知情人也跟我说,“朱啸虎和王刚早期,应该都误导了ofo团队。”

无论如何,起风时入场,风停前退场,朱啸虎的算盘打得666,赚了大把钱,还蹭了大把流量,妥妥的人生赢家!

当然,作为一个无利不起早的财务投资人,赚钱就是朱啸虎的本分,也不该无端指责他什么——创投名利场,只有投资人,哪里有天使呢?!

05 巨额押金难赎回,戴威会跑路吗?

我觉得不会。知情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戴威已经把相关债务和押金问题,主动到相关部门汇报,并承诺负责到底,戴威内部信中也说:“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

不过,亦有股东提醒戴威,他未免过于天真了——前几日的线下排队取押金已经证实了上述股东的担心。

整个创业过程中,戴威确实低估了风险,犯了可能所有创业者都会犯的错,只是,风口和泡沫之下,整个行业极速狂飙,如此年轻的戴威,压根没有高速路上换车轮、改错误的机会。

ofo为何资金如此吃紧,跟行业恶性竞争有关,也跟ofo内部制度不完善无关——比如,去年,ofo和软银签了TS之后,就开始邀请鹿晗代言等等,大肆花钱,结果后来软银钱也没到。财务制度不完善,内部跑冒滴漏免不了,但要说创始高管有意贪腐,我是不太信。

说到最后,让ofo唯一足额退押金的路径,是让公司继续运营下去,向用户收骑车费,然后把押金和欠款挣回来。

从法律和道理上来说,拿回押金是本分,用户大可理直气壮,别说99元,9.9元也该退,但事实上是,千万用户一窝蜂都去退,估计ofo还真没有。

从本质上来说,最初只想安守校园市场的戴威,可能既不会预测到一两年后,他能一步登顶灯火楼台,更没有预测到风口骤停,泡沫散尽,他一朝跌落成巨债之身。两年前,大风起兮,乘势高飞,两年后,风口骤停,身负巨债,千夫所指,令人叹息。

所以,我的押金是不准备要了,毕竟,99元,也影响不了我的生活。我同情用户、债主、股东,但是,我也想祝福ofo团队,祝福他们能够早日走出困境。就算失败了,毕竟戴威和团队都还年轻,也不是没有重来的机会,希望他们能“不以誉喜,不以毁怒”吧。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陈纪英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陈纪英未央青年

67
总文章数

杂志记者,专栏作家,热爱互联网,享受互联网,资深围观谨慎吐...

共享单车有没有春天?

远山 | 经济观察网 04-07

摩拜巨坑:贡献收入15亿,亏损高达45.5亿

魏晓 | AI蓝媒汇 03-13

ofo自救很难但值得探索

张绪旺 | 北京商报 03-05

共享单车“押金难题”将有规可依

陶凤 彭慧 | 北京商报 03-01

ofo被判冻结145万元

魏蔚 | 北京商报 02-25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