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资管圈眼中的2018:券商信托降薪减员 银行理财难转型

本文共2340字,预计阅读时间46

监管趋严、市场低靡、降薪减员——2018年资管圈的日子并不轻松。

券商信托降薪减员 再见了通道业务

“感觉要失业了,很没有安全感。”这是券商系的老张(化名)今年做业务的最大感受。

老张目前在东北地区一家券商负责资管业务,从业经历超过10年,在金融圈子摸爬滚打至今,也算见过大风大浪。然而回顾今年的从业环境,老张坦言“没有最难,只有更难,继续九九八十一难”。

2018年的资管行业,其艰难主要源于两方面。首先是监管趋严,升级加码。今年4月底,酝酿了近半年的资管新规正式落地。这对于混战十数年的百万亿大资管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剂“猛药”。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消除多层嵌套和抑制通道业务成大势所趋。曾经严重依赖通道业务的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等机构,在新规之下都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

“基本已经没有通道业务可做了,转岗压力很大,薪水听天由命。”老张直言,今年各种业务模式都被围追堵截,做成一单业务比取经还难。前期负债端找资金时,要提交各种材料,面对各类准入门槛;在产品设计期间,要应对各种合规、风控、监管难题;后期操作,要避免各种大坑,特别是在收益快速下行阶段寻找匹配资产的同时还要提防信用风险。

对于收入,另一位券商人士则早有心理预期,直言“可能没有年终奖”。无独有偶,近些年依靠通道业务做大规模的信托也有相似的苦恼。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表示,今年信托通道业务有明显萎缩,虽然年初价格上升对于业绩有些利好,但从长远看需求端会越来越弱。“当前这些部门变化不大,未来随着信托公司战略的调整,可能面临部门定位的转变或者资源整合。”

“奖金有滞后效应,工作环境明显艰难。”另一家头部信托公司的高管则表示,今年经营确实较为艰难。这不仅仅是受资管新规的冲击,更重要的是整个经济环境变化较大。

的确,除了监管套利空间被最大程度地消除,*。受年初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叠加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无论实体经济还是资本市场,叫苦声音一片。最直观的表现便是,A股上证综指已从年初3587点的高位,跌至十月中旬最低的2449点,跌幅超过30%。权益市场“一泻千里”,债券市场也“爆雷”不断。对资管行业来说,标准化资产收益孱弱,非标业务遭到围剿。在这种经济形势下,投什么能赚钱?

“空仓打败了全市场99%的股民。”这是市场上一则调侃行情糟糕的段子。虽为戏谑,也从侧面反映出2018年资管行业做主动管理的艰难。

一家规模10亿的私募投资经理表示,今年自己负责的自营部门主动管理业绩为亏损10%。虽然该成绩跑赢了市面上大多数产品,但即使是这样,公司也面临裁员的压力。

的确,横向来看,就连每年都期待年底排名大战的公募基金,今年也黯然失色。wind数据显示,在2017年12月31日前成立的主动管理型股票基金共有284只(份额分开计算)。截至12月25日,上述基金无一取得正收益,平均亏损幅度高达23.94%,与上证指数跌幅相差无几。

银行理财船大难掉头 转型直面三大挑战

纵观资管全行业,全市场最大的“金主”无疑是银行。截至2017年底,我国共有562家银行有存续的理财产品,共9.35万只、总余额29.54万亿。所谓船小好调头,体量过大有时反而会成为“甜蜜的负担”。而银行资管,也面临转型期的动荡不安。

“薪资和年终奖目前对于银行理财业务人员来讲没有大的变化。” 一名国有大行的资管人士表示。一般来说,国有大行的银行资管部人员薪资主要跟职级挂钩,股份行的市场化程度更高,薪资可能更灵活。尽管基层员工免于降薪之忧,但银行理财仍有其他挑战。

“年初定下的规模和收入目标可能无法完成了,这会对考核产生影响。”前述国有大行资管人士表示,尽管部门年初在制定目标时已保守下调,但实际受冲击程度还是超出预期。

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业务威力渐显,从2018年各行的半年报可见一斑,全行业理财中收几近腰斩。例如,建行今年上半年理财产品业务收入 65.52 亿元,同比下降47.08%;华夏银行上半年理财业务中间收入15.61亿元,同比下降58%;平安银行上半年的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5.59亿元,同比锐减75.1%。

除了创收能力锐减,银行资管原有的业务模式无法继续。按照政策导向,银行从事理财将主要面临两个方向:一是成立理财子公司,另一个是成立单独的资管部门或者“将理财业务整合到已开展资管业务的其他附属机构”。截止目前,包括四大行及多家股份行、城商行在内的20家银行均发布了拟设立理财子公司的公告。

既然理财业务要独立出去,那么,银行资管部人员会全部转岗至新的理财子公司吗?“这得看各家银行的具体安排。”一名银行人士表示。人员调整只是一方面,银行在推进理财子公司过程中还有三大主要挑战。

首先,与公募基金相比,银行理财的投研体系相对薄弱。在原有的框架内,银行理财更多的是以信用风控为主,遵循的是审批逻辑,而公募在权益市场深耕多年,投研能力更强。其次,核心系统的搭建与IT系统的升级。资管新规对产品的估值、会计核算、信披提出更高的要求,银行理财现有的运营体系难以适应。最后,销售体系要打破对母行客群的依赖,未来理财子公司不仅要建立起自己独立的销售队伍,还要打破对预期收益率推销模式的依赖。

“初期大家都比较悲观,但我认为,银行理财未来一定会成为资管行业最重要的力量。”另一名国有大行资管业务人士表示,从政策层面来看,监管仍在大力推进,理财子公司的落地速度也可能超出市场预期。

2018年即将收官,资管行业各有各的苦楚。尽管当下仍有重重困难,多位受访人士均对新浪财经表示,随着大资管迎来统一监管,行业将迎来长期利好,前景可期。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北京互金协会成立资管联盟 推动合规催收打击逃废债

刘琪 | 证券日报 01-11

未央今日播报:支付宝刷脸支付落地北京

未央研究 2018-12-28

未央今日播报:国家网信办发布《金融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互金协会披露新增两家存管银行

未央研究 2018-12-27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8年第48周

未央研究 2018-12-08

从理财新规看“疏堵结合”的监管思路

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 | 京东数字科... 2018-10-3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