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支付备付金100%交存到期
备付金利息红利不再
支付行业将深度洗牌
形势严峻 支付机构如何转型

本期嘉宾

杜晓宇:腾讯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张鑫:中金支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关于支付行业最为关注的备付金100%交存,在1月9日正式到达规定期限。对此,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在央行存管,保障了清算效率和备付金的安全。到2018年12月31日,支付机构与银行间合作开展的支付业务99%已经通过网联、银联处理,这为备付金集中存管打下了坚实基础。备付金集中在央行存管,一方面保障了清算效率,另一方面保障了备付金的安全,可以及时监测并处置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维护金融安全,优化支付市场资源配置、提高清算效率、降低支付成本。备付金,即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资金,截至2018年11月份,备付金规模已经高达1.24万亿元。而对于备付金监管的政策仍存在变化,1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备付金存放在银行还存在不少问题,央行针对这一情况将修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

生活中的备付金有哪些  

据腾讯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杜晓宇介绍,备付金一般分三种类型,第一种是代付资金,比如充到预付卡里的资金,存到微信钱包里的零钱,微信红包,再比如在淘宝上买东西用支付宝支付,点了付款但没点确认收货,这个过程中存到支付宝账户里的资金。这种用户把钱放到支付机构的支付账户里面都是代付资金,这也是最常见的;第二种是在途资金,就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要给商户做结算,客户钱已经付出去了,但是可能离到商户在商业银行的结算帐户有一个T+1的帐期,在这个周期里的在途资金也是备付金。第三种是退还资金,如交易失败所退还的资金,如由于周期问题还没退到商业银行的结算帐户里面的资金。前两种可能比较常见,跟我们最密切相关的备付金实际是存放在零钱里面的钱和预付卡里的资金。

杜晓宇还指出,单用途的预付卡,如家乐福等超市的购物卡,不在人民银行的管理范畴内,因此不受备付金管理要求的约束。而多用途的预付卡——可以在不同的法人单位之间去使用的卡,比如我们最常见的公交一卡通,由于这些机构是要到人民银行去申请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支付机构,其预收资金则属于备付金范围。

央行一直重视和关注备付金的问题并采取相关措施。从2017年底开始,央行便提出按比例交存备付金;2018年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规定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对此,中金支付副总经理张鑫表示,备付金缴存牵扯面较广,且是一个系统工程,备付金缴存政策的演变其实是一个逐渐收紧的过程,而非一蹴而就。他认为,从支付机构的角度考虑,需要在这个系统支撑或者人员的能力上进行相应的配备;从监管角度而言,需要在备付金政策和配套政策措施上进行过渡和支持。所以,监管部门对备付金的缴存比例是逐渐提高的,这给了支付机构一个缓冲的周期,从而避免影响业务开展,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

“躺着赚钱”时代结束? 

据央行金融统计数据披露,截至2018年年底,备付金的缴存总额已经达到了1.24万亿元,而这个金额在2017年年底还不足五千亿元。

据中金支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鑫介绍,通常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入模式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支付机构开展支付业务进而收取手续费的收入;第二种是备付金的利息收入;第三方面是开展增值业务所获取的服务费

张鑫认为,由于备付金能带来一定的利息收入,部分机构有动力通过扩大备付金规模从中获得收益,而不是通过支付业务的主业来盈利。随着备付金规模的扩大,备付金管理乱象也层出不穷,个别支付机构存在挪用备付金的情况。

他指出备付金的100%集中交存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最直观的影响是收入的减少。“根据当前的备付金规模,备付金一年的利息收入接近200亿元,这个资金体量对于支付行业这样一个比较微利的行业而言是一个较大的数字。”但张鑫同时指出,由于不同规模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业务占比不同,因此,备付金利息收入的减少,对中小支付机构的冲击不如大机构。

此外,在失去备付金之后,支付机构和银行通道谈判的筹码减少,银行配合程度也会随之下降,并且对支付机构的需求响应也会变慢,使得支付机构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

腾讯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杜晓宇同时指出,不同业务类型的支付机构,备付金产生的利息收入占比会不同,受到的影响也不一样。比如预付卡行业主要收入是备付金利息、商户交易手续费以及一部分残值(即预付卡上消费者弃用的剩余小额资金),备付金集中存完以后,预付卡行业的利息和残值没有了。但对于一些收单行业,由于本身沉淀的资金时间比较短,备付金利息就少,商户的手续费是收入主要来源。所以,备付金交存对预付卡企业的冲击相对来说可能更大。而对于一些收单机构或者To B类支付机构,备付金利息收入减少带来的冲击就会少一点。

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备付金还体现在电商模式中。备付金交付除了对支付机构产生影响外,会不会对现有的电商收款模式造成影响对此,张鑫表示其影响并不会很大:“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只是改变了备付金的存放方式以及支付机构和网联、银联的资金清算模式,并不改变支付机构将资金如何清算给电商平台这个模式。甚至恰恰相反,由于这些机构清算效率的提升和清算场次的增加,反而将来支付机构也可以给电商平台做资金清算提升效率,时效性会更好。同时,消费者在使用电商的过程中几乎是无感的。”

向用户收费是否将成趋势? 

随着备付金红利的消失,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近期,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两大巨头针对支付服务费率问题调整一事引起关注。此外,100%交存备付金,也让第三方支付机构面临一些新增费用,并不得不将此转嫁出去。此前,支付机构手握备付金,在银行费率方面存在较大的议价权,而备付金交存后,银行则更加强势。例如,自2018年12月18日起,微信提现至民生银行卡,服务费已在0.1%基础上增加0.05个百分点。

备付金交存导致用户支付服务费提升已有所体现。据腾讯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杜晓宇介绍,支付服务费有多种形式,比较常见的是向商户收取的手续费。此前通过刷卡支付时,如果用户在商户POS上消费1000元,其中可能只有994元到商户的账户,剩余6元会根据不同协议分给不同主体。支付机构出现以后,商户也会相应地向支付机构支付手续费,后期支付机构也会将其分给提供接口的商业银行,分给银联和网联,也提供给合作的收单机构、外包服务机构,或通过第四方支付机构做聚合支付业务的系统来分摊该手续费。此外,还有一类服务费,包括支付机构收取的提现手续费和信用卡还款手续费

第三方支付机构向C端收费是否将成为普遍性趋势?杜晓宇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他表示,在中国支付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消费者会选择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因此支付机构将手续费转架于C端客户很难。同时,此前支付机构收取相对较低的B端手续费会恢复到合理的水平。“人民银行一直倡导如此,即希望通过支付机构收取中间业务费,而非赚利差的方式来更好的生存。其中包括减少商户的交叉补贴行为和低价拓展市场行为,是为了更好的维护支付行业市场秩序,保证行业良性发展。”他认为未来可能存在这样一种情况: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取的商户手续费、刷卡手续费等会恢复到一个同样的价格体系。

杜晓宇还指出,个人消费者对手续费的变化直观感受并不大,“支付市场竞争激烈,谁也不敢随便把手续费转嫁到个人头上去。未来的市场还是一个服务的市场,谁能够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消费者会选择哪家的支付产品。”

形势严峻 支付机构如何转型  ? 

在头部支付机构占有大部分市场份额、行业监管力度趋严的环境下,收入模式单一、缺乏场景、规模较小的中小支付机构随着备付金利息收入的消失,面临的形势也愈加严峻。要想在行业内更好地生存与发展,离不开创新和转型。

从目前市场的发展情况来看,中金支付副总经理张鑫将中小支付机构的转型方向分为以下几种。第一,推行支付+的战略,即以支付为抓手,拓展更多的应用场景和综合性金融服务;第二,利用多年来积累的技术优势,在未来考虑输出技术能力,比如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及区块链方向积极拓展创新型技术服务;第三,未来可以在三线以下城市的市场积极拓展支付服务,同时还可以做大支付规模,因为该类城市线下支付服务还没有普及;第四,未来可在B端找准一个或者几个更细分的市场,精准抓住客户需求并快速响应,满足个性化的支付需求。

腾讯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杜晓宇认为,除了上述转型方式,中小支付机构还可以充分利用其渠道优势,和头部支付机构合作,“比如一些大的支付收单机构可能有很多商户,它可以开放自己的体系来接入到C端比如微信、支付宝这种客户,把自己的商户体系直接提供出来,转变为服务角色。举个例子,微信刚出来的时候,运营商觉得短信收入会消失,但后面运营商发现流量费的收入大幅度增长,他们反而开始纷纷和微信或其他互联网平台企业合作,实际上带动了流量费收入的上涨。这些支付机构如果能够合作,通过非现金支付渗透率的不断提升,提高整体的交易手续费这个大盘子,其收入也会相应的增长。”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讲师介绍

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

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是国内首档专注互联网金融的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权威的嘉宾阵容,深入剖析互联网金融热点,探讨行业发展趋势,提供实用的投资指南。

首家外资支付机构PayPal来了

中国基金报 10-03

支付机构接踵官宣跨境业务 抢C端争B端市场硝烟弥漫

李冰 08-20

中小支付机构的转型故事里,“B端”还有多少机会?

李意安 08-07

监管方向明确,第三方支付下半场马太效应将加剧

国际金融报 08-07

跨境支付“持牌”前夜:“无证机构”补漏洞

李晖 08-0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