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断直联”冲击:代扣通道告急,已有银行线上放款业务被逼停

本文共2742字,预计阅读时间54

年终,金融行业的紧张氛围丝毫没有被渐渐袭来的节日气息所感染。寒冬未深,监管层的动作不断,传统银行领域传来了透着凉意的消息。

困境:部分银行线上放款被逼停

“上周有的业务线已经全停了,”近日,一位传统银行管理层人士感慨,受到支付行业“断直联”工作的影响,目前其他行卡代扣通道尚无法接入“双联”(银联和网联),只能依靠直接对接第三方支付机构,属地监管要求其断开直联后,相关业务只能暂停。

“被要求断直联的支付交易,包括快捷支付、条码支付,还有银行在直销银行中使用的二类户他行卡绑卡充值等业务,其实底层就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的代扣通道。”他补充道,“如果各家银行收单交易上游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代扣通道都断了的话,互联网金融业务、二类户充值、网贷还款都会受到致命性的打击。”

虽然这并非全国范围内的普遍现象,但确有部分地区的监管层在当下“双联”尚不能提供成熟的收单侧产品时,要求当地银行的收单侧交易必须断开直联。

如此,一些银行直销银行业务的二类户他行卡充值、互联网贷款他行卡扣款、甚至资金存管业务中的支付业务,都受到直接影响。

一筹莫展的不止一两家银行。最近两周以来,已经有不少银行人士同样受到相同的困扰。眼看着需要进行他行卡代扣还款的互联网贷款产品临近下一个集中还款期,只能直联第三方支付机构来代扣的银行在监管要求面前又尚无对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有其他银行互联网金融业务被持续逼停。

2017年底开始,支付行业“断直联”的大改革轰轰烈烈进行了一年有余,而各大银行的断直联工作似乎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理想状态下,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只需要及时接入“双联”就能继续展业。

但这背后,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支付业务的断直联,其实分为收单侧和发卡侧。业内常见断直联工作的可喜进展,其实是许多银行和支付公司在发卡侧接入“双联”、断了直联,而非收单侧。

在一些监管要求更严格的地区,代扣业务收单侧直联的“断与不断”,成为了当地银行间讳莫如深的话题。

矛盾:收单侧的“断与不断”之难

其实,除了作为发卡行,银行也在很多业务中属于收单侧的角色,例如用户绑定他行卡为本行的二类户充值时,或者用户绑定他行卡为本行贷款产品还款时,“本行”此时就在收单侧。

举例来说,假设用户绑定B行卡还A行贷款产品,那么不断直联,最简单的清算链路是:

“银行A(商户角色)—第三方支付机构——发卡行B”。

这个交易场景中,A行上送扣款的交易信息给第三方支付公司,第三方支付公司再上送给B行。发卡侧断直联之后,清算链路变成了:

“银行A(商户角色)—第三方支付机构——网联/银联——发卡行B”。

这个路径中,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上游,也就是靠近发卡行侧的这部分,可以看到已经接入“双联”,断开了直联,这也是目前银行直销银行业务中最常见的断直联后的情况。

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下游,银行A属于收单侧,在普通的消费场景中等同于商户角色,但部分地区监管层则认为,银行A本质上仍是银行,按照对281号文的字面理解,银行A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在收单侧的直联,也应该断开变成:

“银行A(商户角色)—网联/银联—第三方支付机构——网联/银联——发卡行B”。

尴尬的是,由于“双联”在收单侧并无成熟的转接清算产品,网联的协议支付也属于发卡侧产品,目前几乎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银行卡代扣通道在收单侧都没能接入“双联”。

目前唯一可尝试的,是银联早前的一个全渠道产品可为银行做收单侧转接,但该产品具有“限额低、不稳定、价格贵、支持银行少”的特征,几乎处于“不可用状态”。

这种情况下,如果严格按照代扣交易双侧断直联的要求,强行断开银行收单侧与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直联,“双联”又还没有准备好成熟的替代方案,就意味着银行的互金业务(只要涉及他行卡支付的)只能走入停摆的困局。

据了解,真正在支付链路双侧都做到断直联的,目前只有微信和支付宝的条码支付(下简称A/T条码支付)。银行卡代扣的收单侧断直联,在客观条件上,实则还有一段路要走。

博弈:合规化与持续性之争

支付业务合规化进程正不断加快步伐,但银行收单侧的支付通道正“青黄不接”。

2018年底,一份西南某地的监管机构下发的关于“断直联”有关事项通知中明确指出,要求辖区内各银行关闭所有与支付机构直联的通道中,包括但不限于发卡侧业务、收单侧业务以及与支付机构直接传递其他交易信息、交易指令、退款信息、活动积分信息等相关业务。

部分地区监管政策的收缩,进一步激化了银行互金业务、直销银行业务的持续性与支付业务合规性的矛盾。

可以推测,如果严格按照双侧断直联的要求,那么在没有替代方案之前,不止传统银行,微众银行等在内的多个互联网银行,更要承受巨大的持续性展业压力。

一旦银行卡代扣无法在断直联后正常进行,最直接的结果是导致跨行代扣还款失败,银行需要临时提醒借款人更换还款方式,借款人发生逾期的概率更高,进一步引发投诉和借贷纠纷。

如果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被迫暂停,一方面银行业务连续性受到影响,另一方面,银行资金收紧,意味着助贷、联合贷款的开展受阻,甚至波及整个民间信贷行业的发展。

“很多银行开展的资金存管业务也要受到影响,这就很严重了。”一位城商行人士表示,“存管业务的他行卡充值必须用到第三方支付的扣款通道,但若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在收单侧不能有直联交易,现在‘双联’又无法转接,路就全堵死了。”

对此,一位民营银行人士建议:要么在地方监管并未提出严苛要求的情况下,正常按照发卡侧断直联的模式继续展业,要么直接就此与人民银行总行进行沟通。

“银行在收单交易中,其实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只是上游的商户而已,”某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认为,第三方支付机构下游交易信息的上送就算是直联,但这一通道也只是由银行自身使用,一些地方监管要求银行代扣业务收单侧断直联,可能是对281号文的“过度解读”。

实际上,从A/T条码支付断双侧直联、接入“双联”的成功案例来看,“双联”上线银行卡代扣业务收单侧产品并不存在较大的技术问题,而是需要等待时间和资源的匹配。只是,在“双联”解决这个问题之前,目前银行卡代扣业务收单侧断直联都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目前,最让一些银行业人士担心的问题是,属地监管不愿给银行收单侧断直联提供合理的时间和代替方案,反而先大范围地喊停银行收单侧直联,全国范围内的直销银行业务、线上放款业务大面积停摆,对身处寒冬的整个互金行业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

“我们也想合规地开展业务,但总要给我们一条可选的路。”对他们来说,就算急于奔向合规的下一站,也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去耐心等待一条修葺充分的路。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后断直连时代 支付备付金业务生变

刘双霞 | 北京商报 02-14

全球变局下的金融使命

陈四清 | 中国金融 02-12

后断直连时代:备付金红利不再 支付业合作模式生变

金嘉捷 | 上海证券报 02-07

智能存款之变:玩限额限购 穿“定期马甲”

马嘉辛 | 国际金融报 01-22

银行与金融科技:从油水分离到骨肉相连

蒋光祥 | 上海证券报 01-17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