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小黄车们的命:押金难退成共享家族“职业病”

本文共3515字,预计阅读时间124

人们对ofo小黄车的“积怨”终于爆发了。

前不久,ofo小黄车用户排队退押金一事引起了轩然大波。有数百名用户不惧严寒在北京ofo总部楼下排起了百米长队,集体向ofo讨要押金,场面十分“壮观”。当然这些用户只是退押金“大部队”中的一小部分,那些不能去北京“走后门”的用户,只能乖乖在线上排队等待。

目前在小黄车APP内排队退押金的用户人数已经超过一千万,小黄车欠款押金总额更是超过10亿元。尽管目前在小黄车APP上退押金的用户数量已经有所下降,但其下降速度却极其缓慢。经过几天的排队退款,小黄车线上退押金的用户数量还停留在千万级。有媒体统计,若按照此退款速度计算,ofo小黄车要完成所有用户的押金退款得用上三年。

事到如今,小黄车押金难退,已经成为人尽皆知的事情。

不止小黄车,押金难退是共享家族的“职业病”

论押金难退的共享企业,小黄车并不是唯一。

去年9月,酷骑单车就发生过跟ofo一样押金难退的情况。在酷骑单车平台中的用户,向平台申请退还押金的时候,平台无法顺利退还用户押金,不仅如此,就连客服电话也打不通。实际上,押金难退这一问题在共享出行行业中是常态。

近日,共享汽车平台途歌便也陷入了押金难退风波,大量用户在微博、新浪黑猫等平台投诉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称自己在途歌平台内交纳的1500元押金无法正常退还,有的用户退款时长已达三个月还未得到处理。需要注意的是,不止是共享出行行业,在整个共享行业中,均出现过押金难退问题。

如共享租衣平台多啦衣梦在去年11月身陷破产疑云,甚至连其APP都无法正常使用。不少用户反映自己存在APP中的300元押金难退。去年12月,有媒体透露多啦衣梦至少还有1.5亿元押金尚未退还。用户不得已只能从平台中拿一些不值钱的旧衣将自身损失降到最低。

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在今年也传出了倒闭的消息,部分共享篮球场地的篮球柜空空如也,官方公众号也长期无人打理,不少用户到微博投诉“猪了个球”押金和余额无法正常退还……

事到如今,押金难退显然不是小黄车一家共享企业的问题,而是整个共享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而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部分共享企业利用押金模式的监管漏洞,擅自挪用用户押金造成的。

押金模式是共享企业对用户的一种“风控”措施,且为了防止公司的共享产品被用户无端破坏、盗走等,共享企业推出押金模式本无可厚非。但随着共享行业接二连三地被爆出押金难退事件,让不少用户对押金模式产生了严重的质疑,不禁产生“为何押金难退?”、“我们的押金都去哪了?”等疑问。

押金究竟去哪儿了?

共享行业中之所以出现押金难退现象,主要是由于企业“囊中羞涩”,不得不挪用用户押金“救急”所致。

目前,共享企业均是重资产模式,其产品成本、以及相关的运营成本十分之高。以共享汽车为例,采购一辆新能源汽车的价格大概在几万到十几万之间,造价极高,而汽车停车位以及相关场地租赁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还没完,再算上汽车的维护、修理以及平台运营等费用的支出,企业所要承受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且从常理判断,企业重投之下,还需要有较为高额的盈利回报,才能维持企业长期稳定发展。但从目前来看,大多共享企业的盈利模式尚不完善,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

如共享汽车每小时的租金价格一般在10元到20元之间,由于前期的重资投入,依靠租金的共享汽车企业,在短时间内显然难以回本,想要盈利也颇为“艰辛”。

而共享充电宝行业、共享单车行业也是一样,其对产品的生产、维护、修理与平台运营的成本投入也不在少数。且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每次的使用价格普遍是一元,利润着实不高。再加上市场竞争等其他因素,许多共享企业在扩大经营范围的同时,也在不断地花钱补贴用户,相互之间打起了“价格战”,让企业收入大幅降低。换言之,很多共享企业做的都是“赔本赚吆喝”的生意。

在此情况下,不少共享企业都是处于入不敷出的情况,时间一长,将给这些企业带来巨额亏损。为了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填上大坑,不少共享企业在挪用用户押金的路上“一去不返”。在“共享经济”风口下,企业在挪用用户押金用以维持企业正常运营的同时,还凭此获得不少资本的垂青。

于是乎,部分共享企业拿着用户们的钱继续扩大市场、增加共享产品的生产以及做企业的宣传推广等,表面上活的极其“风光”,然而真相是假,风光的外表下,是企业在绞尽脑汁寻盈利之道。

当然,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一旦出现用户大量退押金的情况,而企业没有多余的资金来退还用户押金,那么企业挪用押金的事就会被暴露出来,将给企业带来巨大打击。

信任危机来临,共享行业将陷入“退押潮”

目前,由于部分共享企业频频被爆出挪用押金、企业倒闭和退款难等问题,公众对共享行业的预付押金模式有诸多怨言,而随着此次小黄车事件发酵,人们对共享行业的信任更是达到了一定冰点。

2018年12月6日,中消协联合百度发布的报告显示,共享经济的投诉量在2018年呈现上升趋势。在共享经济最具有代表性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领域中,共享单车投诉量占比最多,达67.5%;其次共享汽车投诉量占比21.8%;共享充电宝投诉量占比10.9%。而在所有投诉中,投诉最多的就是“押金难退”问题。

“退押金难,难于上青天”。如今,在面对越来越多企业被爆出存在押金难退的情况下,用户对共享行业的押金模式缺乏信任感,很多人都表示不太敢交押金了。更有一些用户在小黄车事件发生后,干脆把摩拜、哈罗单车甚至是共享充电宝的押金全都退了。再加上今年公众对共享经济投诉量的不断提升,有人预测,照此势头发展,共享行业可能会因此进入“退押潮”。

至于“退押潮”是否真会来临,目前还尚未可知。不过能够确定的是,现在的共享行业已经陷入了一场群众“倒戈”的信任危机。试问,在当今存活的共享企业中,有多少共享企业没有挪用用户押金?又有谁能够保证不成为下一个小黄车?

失去民心,共享行业的押金模式是该“治”了

如今,押金难退已经成为共享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而共享行业押金模式的“不正确性”则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众所周知,押金模式最早出现于租赁行业。如到宾馆住宿需要押金、租车出行需要押金、租赁电视机也需要押金。而推出押金模式,无疑是为了保障企业利益,防止租赁产品被客户损坏、盗走等,这与共享行业有着相似之处。

但与之不同的是,租赁行业的押金模式是即还即退,就是说在顾客归还租赁产品时,企业就会立即将押金退换给用户。而共享行业则不然,用户在使用完并归还共享产品时,押金不会自动归还给用户,而是需要用户在线上申请退押金才可以,且押金一般在3天、7天或更长时间才能退还给用户,极为不便。

但不管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还是共享雨伞,用户的使用频率较高,出于惰性心理和对共享企业的信任,很多用户选择暂时不退押金,把钱留在了共享企业的“钱包”中。正如同前文所说,为了能更好的运营,一些共享企业经受不住“诱惑”,最终走上了“挪用押金”之路,而走上这条道路的企业一不小心将会迎来灭顶之灾。所以,为了用户也为了企业自身,共享企业的押金模式是该做出改变了。

一方面,共享企业可以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将用户押金保存在第三方手中,而不是由自己管。且企业可增加自动退款功能,平台可根据用户实际情况进行判定,让用户在申请退款的时候能更加方便、快捷。也就是说,用户在用完共享物品时,就可以收到自己所交纳的押金,降低用户退押金的困难程度。

另一方面,推出“免押金模式”。免押金模式就是所谓的“信用+免押金”,只要用户信用积分达到企业所规定的数值,就可以享受到免押金使用共享产品的权利。

由于免押模式与用户信用挂钩,如果用户出现违约情况,其信用分数就会相应减少,从而影响用户使用相关的共享产品,所以免押金模式能对用户行为进行有效约束,逐渐形成良性循环。更重要的是,免押金模式不但能充分消除用户顾虑,还能拉动更多潜在用户使用共享产品,为企业带来更多流量,可谓是一举多得。

小结

随着ofo小黄车、途歌等共享平台“押金难退”风波的陆续出现,引发了大众对共享行业的信任危机,整个共享行业都变得岌岌可危。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这也可能是共享行业更正挪用用户押金的不良风气,并走向正常发展轨道的契机。只要共享企业能够切实地为用户着想,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押金退款方式与免押金模式,以此来重新建立起用户对共享行业的信任,那么共享行业将迎来一个新起点。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刘旷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刘旷未央青年

432
总文章数

海南三车网络董事长,天使投资人,美国福布斯、英国金融时报等...

六部门:共享单车、汽车等企业原则上不得收取押金

刘珜 05-16

零工经济:金融科技的下一个蓝海

Maija Palm... 05-15

流血上市的Uber,距离成为交通运输业的“亚马逊”还有多远?

高梦阳 05-13

共享住宿走进下半场:“做重”会是个好生意吗?

何畅 | 新浪科技 04-30

“禁投令”解冻 共享单车进入配额时代

魏蔚 | 北京商报 04-3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