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1.6万亿备付金交存 第三方支付路在何方?

本文共1738字,预计阅读时间34

在支付行业,备付金不仅仅是直连模式的基础,其利息收入也是支付机构重要的收入来源。2017年3月31日,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启动试运行。2017年8月,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正式设立。2018年6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银办法[2018]114号)特急《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确定了2019年1月14日实现备付金的100%集中交存。

备付金交存对支付机构影响几何?

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在备付金这个问题上,是“鸡和蛋”的关系,相互依附。在银行揽储背景下,备付金是银行完成揽存指标的重要资金来源,而支付机构也能获得大量的利息收入,也就有了业内“躺着挣钱”的说法。备付金让支付机构对银行获得议价权,在通道费率、限额等方面也有了差异化的询价空间。而备付金集中存管,第三方支付机构不仅失去了一部分利息收入,更重要的是失去和银行议价的主动权,可能会造成支付费率、限额等方面的调整。备付金集中交存对不同类型的支付机构影响也有差别,其应对方式自然也就不尽相同。

备付金利息收入是中小机构重要利润来源 急需转型寻求新的盈利模式

2017年6月,备付金首次被纳入央行资产负债表。根据央行在资产负债表中做出的注释,非金融机构存款为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公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支付机构与银行间合作开展的支付业务99%已经通过网联、银联处理。央行资产负债表显示,截止2018年12月,支付机构交给央行的客户备付金16299.8亿元。按照年化1.265%左右的协定存款利率计算(基准最高上浮10%),支付机构备付金利息收入较之前将减少超过200亿元。

根据易观数据显示,2018年2季度年支付宝和腾讯金融占据了91.8%的移动支付交易份额。壹钱包、联动优势等6家占4.36%,剩下的支付企业只有3.84%的份额。腾讯年报公布2017年集团利息收入39亿元,即使全部是备付金利息收入,占全年净利润也只有5%左右。而汇付天下IPO资料显示,2017年利息收入为6160万元(主要是客户备付金产生的利息),占净利润比率超过40%,其在公开资料中也表示2018年备付金收入减少对公司影响较大。备付金利息收入的消失,对中小型支付机构来说影响较大,也倒逼其转型,寻求新的盈利模式。

支付巨头逐步养成的用户付费 弥补了议价权削弱带来的成本上升

相比大型支付机构,中小型机构在和银行的博弈中议价能力并不突出。反而大型支付机构在备付金100%交存后,议价权削弱,银行配合度下降,面临成本上升的压力。近期,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两大巨头针对商户服务费率进行调整。

其实,第三方支付早已进入“收费时代”,央行也多次强调要求不得采取零费率等不正当手段开展不正当竞争。如下表所述,2016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先后对C端用户开始收取提现手续费,虽然市场一度争议较大,两年后用户付费习惯也基本养成,也增加了支付机构对商户调整费率的底气。

支付机构商业逻辑回归理性 下半场要靠服务费

无论是备付金利息收入的巨大缺口,还是对银行议价权的削弱后导致成本的上行,对于支付机构而言,“羊毛最终还是要出在羊身上”,只有提高服务和产品,才能获得用户的认可。对于大型支付机构来说,基于流量争夺的免费策略已经过时,支付宝和微信两大流量巨头已基本瓜分流量市场,随着一系列收费事项的推进,支付下半场商业逻辑回归理性,通过调整服务费率将流量变现。

而对于中小支付机构而言,虽然备付金统一管理对其“隐性收入”影响较大,C端市场已被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是拥有强大消费场景的公司垄断。因为缺乏场景支撑,B端突破是中小支付机构的一个方向,“支付+”模式已是行业趋势。具体运作上,支付公司可以扎根垂直细分行业,为产业链上的企业提供综合金融解决方案。支付是商业活动的最后闭环,掌握着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支付也成为互联网巨头打造生态系统的核心基础设施。可以对掌握的数据进行挖掘和应用,衍生出相关的增值服务。支付的盈利模式需要多元化,可能来自广告营销、消费金融、财富管理等。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嘉银新金融研究院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嘉银新金融研究院未央青年

50
总文章数

嘉银新金融研究院为嘉银金科旗下互联网金融行业研究平台。致力...

后断直连时代 支付备付金业务生变

刘双霞 | 北京商报 02-14

后断直连时代:备付金红利不再 支付业合作模式生变

金嘉捷 | 上海证券报 02-07

押注春晚,百度能否重现微信支付弯道超车一幕?

滕磊 | 零壹财经 01-26

备付金由央行集中存管好在哪里?

董希淼 | 证券日报 01-21

支付机构备付金100%交存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吗

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 01-1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