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二月好几个节日连轴转,春节、元宵节,给予了人们放假返乡、阖家团聚的契机。

节前出游浪了圈过后,晓典回到了故乡——某沿海三线小城。在纷纷扬扬飘舞着雪花的季节,紧赶慢赶地拜访或是相约了几位,喝一喝茶,聊一聊天,侃侃过去半年一年间的身边琐事。

大约是职业习惯,又或者是因为亲友们都知道自己的工作方向,话题总不知不觉地往理财投资方向扯去。2018年,对于金融行业来说,确是个让人刻骨铭心的年份。但对于普普通通的金融消费者而言,2018年又有怎样的经历与感知?晓典撷取了一些小城老铁们的故事,经过艺术加工写成小剧场形式,与各位做一分享。

小剧场说明

出场人物:普通金融消费者小A、小B、老C  视角:晓典

新婚燕尔的同学A

小A是三位老铁中唯一一位在投P2P的。投了家头部,资金适中,长期产品。

晓典好奇道,“咋想到投这家的?”

小A,“电话问过你。”

失忆的晓典“……”

彼时,网贷行业的风险事件还没有爆发。“知道后来有很多P2P平台暴雷么?”

“不知道。”

于是,晓典把行业现状,快速梳理一遍后告诉小A,小A沉思片刻,然后侧过头来,“那这家大平台,又有保险,问题应该不大吧。”

又继续聊了点,小A表示会继续持有——一来投资资金是婚前部分,心理压力没那么大;二来平台流动性也不错。再者后来行业又经历了降息,现在几乎找不到同类性价比的产品了。

除了P2P,小A还投资了某城商行的理财产品。

晓典一本正经,“我确定你没问过我这个。”

小A颔首,“这个是从同事那边知道的。”

说着掏出了手机,把某城商行的APP调了出来,有封闭期,上面写着业绩比较基准,一个十分诱人的年化,但不及P2P。

“业绩比较基准……理财非存款,产品有风险”晓典指着屏幕上的字念过去,“这个不是保本产品哦,同事推荐的时候有告诉过你吗?”

“对的,同事说现在理财产品几乎不让保本了,不过这个同事已经买了好几期,都是按照那个年化给的,说是一般都会按照约定的给。”

“知道底层资产么,债、股还是混合?”果不然,当事人没有关注过。

询问了一下投资金额,不多,连P2P的一半都没。晓典讲了一个司法案例给小A,大意是曾经有过买银行理财的,投资亏损后跟银行打官司,银行推到客户经理身上,各种扯皮,后来凭借购买理财前做过的风险测试翻了盘。

“原来真有亏损的可能……”小A喃喃道。大约人就是存在这样的侥幸心理,明明没有任何字面承诺说可以保本或达到预期,但还是情不自禁被周边人的口头劝说而动了心,开始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总的来说,小A的2018收益相对稳定。P2P产品按时回款,银行理财产品尚未到期,没投其他。聊天收尾时,晓典建议小A日常关注理财资讯,尽量少做“甩手掌柜”,最好能自己选择理财产品。

“懒得看这些,感觉好复杂的。”小A冲晓典笑了笑,眉眼弯弯。

佛系投资的友人B

说起佛系投资,背后其实颇有一段渊源。

相比天真烂漫的小A,小B的投资经验可谓是司机级别。小B曾经也有过风云激荡的理财投资时光,怎么折腾怎么来,微信里添加了各种“经理”——客户经理、投资经理、理财经理,但一次投资经历几乎扭转了过去的风格。

那家小B曾经投资过的平台,书面名称叫做XXYY投资集团,号称旗下拥有金融、商业流通、科技、农业等多个板块业务,战略版图横跨半个中国。

“凡是搞金融的,都要持牌经营。”讲这句话的时候,易纲还是央行副行长。

但“老司机”小B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虽然购买过很多次、很多种理财产品,然而在金融法律法规面前,小B却没有花费精力去了解,差不多处于新手上路阶段。

小B起初甚至分不清XXYY集团和P2P平台的区别。“网站都长得差不多,都有很多项目,收益率挺高,能看到有不少人投资,网银充一下就能投”,小B边回忆边说。

“现在未必了”,晓典补充道,“现在的P2P平台,很多都有银行存管,有信息披露专区,可以看到法人、股东和各种财务经营信息,当然,因为现在强监管,还有不少能看到合规检查进度。”

小B拿来一本企业宣传册告诉晓典,是小B父亲一个朋友的儿子小D在这做客户经理,双方多年没有交集。某天,小D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上门来看小B,当面极尽详细的推介了这家平台。

“我们是正规平台,大集团,实力雄厚,大老板很厉害,投资了很多实业项目,我们跟ZZ协会等官方组织拥有长期良好合作关系”,小D这样告诉小B。

在小D的推荐下,小B先投了些小额短期产品试水,准时收到约定的本息后,小B陆续加大自己和父母的投资资金直至数十万。或许是冥冥之中、天意垂怜,在一笔大额资金临近到期之际,小B农村老家的邻居要卖房,为了整合自家资源重新盖个小楼,小B在到期后全数将资金取了出来。

“没多久,听说资金链断裂跑路了,警方立案了,说是非法集资,我有个朋友中招了,小D也联系不上了”,小B感到十分后怕,“怎么就成了非法集资呢?”

晓典给小B灌输了一回“持牌”意识,从一行三会讲到一行两会,同时提醒小B,“在咱们国家,从事这种业务活动,是要有监管部门的。”正巧小B的台式机开着,晓典随机敲了一个熟悉的平台打开,指向屏幕,“看这边有写X省金融办,旁边有银保监会,还有投诉举报电话。对了,你有没关注过资金流向呢?钱都用哪儿啦?”

“据说用在他们公司的科技项目开发。”

看来需要再科普一下“自融”。晓典暗戳戳想着,口头上一并实践了。

与惊险擦肩而过的经历,导致小B对投资异常谨慎。 “一来盖完房子闲钱不多了,二来现在经济也不是很景气”。现在的小B不折腾了,“所以有闲钱我就搁货币基金里呗,余额宝什么的,新闻我也看了,去年没亏损就已经很知足了,真的。”小B满脸真挚。

“不懂的不投,挺好”,晓典深表赞同,不自觉地联想到一串英文,”You are a lucky dog”。嗯,RIO的lucky dog。

新晋股民的老铁C

老C原本没有理财意识,工资到账就直接搁银行卡里。

去年上半年有阵子,股市略有起色,在小区邻居的撺掇下,老C开了户,正式加入到股民大军的行列。

“亏惨了,我是3000点进的,那时候哪想得到下半年急转直下”,老C的声音略带沙哑,闷闷的。

“确实。我跌破2638点进的,12月底1月初那会儿还有绿的呢”,晓典附和道,“更别说3000点了。”

“你也炒股?现在咋样了?”

“不,我买基金,指数的,刚全线翻红。”晓典当初给老C讲的具体收益率有点模糊,不过从写稿时点来看,节后股市一波疯涨,几乎使节前那部分收益翻了番。想必老C也是乐于看到节后这样的行情。

“自从炒了股,每天吃不好,睡不香,看着郁闷,不看又担心错过良机。”老C语速很慢,一边思索一边自我反省着,“我现在就在补仓,想在别的地方赚点儿,等平了就立马退出来。”

“真等到了牛市,你未必这样想了呢”,晓典友好地温馨提示,“人类的四大本质之一,真香定律,你、懂、的~”

“咳咳……”老C眼神漂移,清了清嗓子,又急于转换话题,“说起来,节前网上疯传的那个,10倍收益的国债逆回购,你申了没?”

“申了,然后——”“——撤单了”。几乎异口同声。

“那还有啥好买的呢,除了股票”,老C期待的目光看过来。于是晓典讲了讲小A小B的投资产品,捎上自己的投资情况,还有去年什么结构性存款、智能存款等网红。

“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老C似乎感悟到了什么真谛,“还是要投资不同类型的,至少也能赶上通胀撒。”说罢小声了下来,“哎你说去年那么多支持的政策砸下来,这通胀会不会……”

“先把你的收益翻红了再说。”

仿佛回应老C的疑问,节后,1月社融数据在各大财经新闻频道刷屏。央行1月金融数据显示,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和社融规模增量双双超预期。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32300亿元,创单月历史新高;社融规模增量46400亿元,创历史新高。

“是是是,理财还是要理的,我不会轻言放弃的。”老C用力点了点头。

小总结

兜转下来,晓典身边三线小城群体的投资理财,还是多依赖于熟人介绍,普通金融消费者由于工作时间精力等限制,对理财的关注并不算多。

但有一个不可忽略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少的金融消费者愿意去现场跑腿,像购买国债这种排队的活儿,多是对互联网不熟悉的老人去做,中青年群体感知到互联网的便捷性,是不愿意是去浪费这种时间的。

“未来所有的金融公司,都是金融科技公司”。晓典不由得想到年底参加的某峰会,一位大佬在演讲时如是说。理财的互联网化不可逆。

读者朋友们在2018年收获如何,欢迎留言一起聊聊哦。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为作者授权未央网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