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网联为何选择与万事达合作?

本文共2210字,预计阅读时间44

上周真是支付业颇为热闹的一周。

支付宝信用卡还款收费的热闹劲儿还没过去,网联和万事达就传出了拟成立合资公司从事人民币清算业务的消息。

十字财经了解到,从2018年年底开始,万事达与网联就开始了密集的接触。前不久,网联董事会召开之际,双方的合作已基本确定,到上周五网联股东大会期间,消息终于公诸于众。

可以清楚看到的是,这场合作,之于网联或万事达,某种程度上都算得是求仁得仁。我们不妨单纯就业务来聊一聊,万事达和网联为什么合作,未来又可能如何合作。

首先来看看,为什么是万事达。

人民币清算业务对外资的开放是一个经年老话题,但论实质性破冰,此前只有美国运通和连连支付成立的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连通公司”)。

去年11月,央行公告称,人民银行日前会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审查通过了连通公司的银行卡清算机构筹备申请。连通公司成为了首家筹备申请获通过的外商投资的银行卡清算机构。按照相关规定,在一年筹备期内完成筹备工作后,连通公司就可以依法定程序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开业。

而运通之后,如果要在Visa和万事达中取其一,即使是从外界角度来猜测,万事达的胜算也较之visa高出许多。

Visa与中国信用卡业务的发展紧密相随,但恩怨也颇为复杂。曾经扮演过中国银行卡市场的领路人,但从2010年开始,Visa在境外全面封杀双标卡银联通道,后又寻找WTO仲裁,将与中国银联的利益之争升级为中美两国的贸易纠纷,直接败光了中国监管的好感度。

出来混,总是要还。

此后多年,外卡组织的人民币清算业务都无监管破冰。Visa在争取人民币清算资质上不可谓不积极。近年来,Visa多次以独资形式进行申请无果之后,又试图联合八大银行成立合资公司进行人民币清算业务的资格申请。

但很显然,申请主体到底是独资还是合资,并非监管在意的重点。

迄今为止,Visa在人民币清算业务的申请进展上仍无反馈。

相较而言,万事达的表现则沉稳得多。在人民币清算资质的问题上,一直表现出了密切关注高度配合的态度,积极不激进,虽然也经历了几番折腾申请无果,但始终保持了谋定而后动的策略。

除了以独资形式申请过人民币清算业务资质以外,2017年底,万事达曾与深圳市招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居然宏业投资有限公司、联通支付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一家名叫万联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接近万事达方面人士曾坦言,该公司的成立目的就是作为申请人民币清算资质的公司主体。但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并无动静。

不过如今看来,这家公司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未来或将注销也未可知。

2018年下半年开始,万事达与网联展开了密集沟通。于是有了眼下这一结果。

万事达和网联的合资公司成立之后,双方将在业务上以何种形式合作成为现在产业各方的关注焦点。

此前,坊间传闻,连通公司将与银联合作,把清算环节交由银联代理处置。虽然迄今为止合作模式细节并未明确,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万事达和网联的合作或将借鉴这一模式。

这一做法并非没有先例,在台湾市场,美国运通、万事达、Visa等各个卡组织可以独立发卡,但是清算转接由台湾联合信用卡中心集中处理。不过需要澄清的是,在这一模式中,台湾联合信用卡中心并非一个银行卡组织,与美国运通、万事达、Visa等不存在竞争。

而银联作为银行卡组织,与万事达、Visa及美国运通的商业模式本质上存在一定竞争关系。相较而言,网联并非银行卡组织,在身份上略具优势。

对万事达而言,抓住破冰契机尽快切入人民币业务的市场才是真正的当务之急。

在网联与其不构成直接竞争的基础上,与网联合作虽然自主性略有不足,但不需要自建清算中心,少了系统建设的过程,万事达切入人民币业务的效率能够得到大幅提升。

而对网联来说,由于其自身的定位和属性,迄今为止,所有的产品和业务都基于线上账户。通过与万事达的合作,则补齐了卡基(基于银行卡)的产品和业务,并可以由此进一步从线上渗透到线下。

以网联的背景和资源,后续要与各大商业银行及支付公司合作,从而渗透其线下商户资源,并非难事。因此,对网联而言,与万事达合作的意义不啻于多拥有了一张牌照。

市场一直将网联与银联相类比,但事实上,是直到今天这一步走完,网联才真正集齐了对标银联的最后一块拼图。

另一方面,网联筹建至今一直专注于“断直连”大业,重心放在系统建设上,但价格体系一直未及建立,真正的商业模式仍未明确。

当然,以网联的产业地位及其把控的资源,变现并非难事。真正的技巧在于,以什么样的方式变现。

现阶段来看,网联的收入来源可以来自两方面:一,在眼下提供的系统服务中明确收费标准。但这项服务虽然在一定程度网联的产品有后发优势,但究其本质而言,依然与银联高度同质化,短期来看,和银联比拼通道完整性和系统稳定性,并非明智之选,因此,如果要收费,如何定价大有学问;

其二则是建立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比如,选择与万事达这样的外卡组织合作,明确分工,卡组织发卡,网联则直接赚取清算业务的手续费分润,这块收入旱涝保收,何乐不为。

“断直连”任务完成之后,回归商业本质实现创收势必成为网联下一阶段的重要任务。尽快获得收入,也能够有更足的底气去参与市场的竞争与博弈。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银行打响ETC“抢夺战”

彭江 06-26

信用卡红利还能吃多久?

苏宁金融研究院 06-21

未央今日播报:金融借贷类APP不可强制读取通讯录 网联上线一键绑卡功能

未央研究 06-10

2019亚太支付峰会香港站

小未 06-03

《经济学人》:银行业终被数字化撼动

张者昂 05-1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