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为什么是民营银行?

2014年3月11日,原银监会公布了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方案,拉开了新时代民营银行的发展大幕。如今5年过去了,这批民营银行成为中国金融改革与金融科技创新的范例,并一再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民营银行做对了什么,又改变了什么?

本文共2147字,预计阅读时间43

几天前,我的一个亲戚发了一条朋友圈:“一个素不相识肯借我10万的人。”底下放着马云的照片。

他在中部小县城开面馆。所谓马云借钱给他,指的是蚂蚁金服旗下网商银行推出的网商贷,一款纯线上的个人经营性贷款产品。

去年他扩建店面,手上资金吃紧,主要靠网商贷解决周转问题。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告诉我:“要不是支付宝,我这个店搞不成。”

不管叫金融科技,还是普惠金融,在这样的案例面前,如此直观。

他是网商银行所服务过的1500多万名小微经营者之一。

自2014年3月民营银行试点启动以来,诞生了十多家民营银行,其中以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为代表,走出了一条不同于传统银行的发展路子,成绩斐然。

最近刚刚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

这并非民营银行第一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却是份量最重的一次。

1. 民营银行,更是“新银行”

严格意义上,民营银行并不是一个特定的概念。

改革开放以来,民营资本在信用社、股份行、城商行和村镇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发起设立过程中,都扮演过重要角色。其中一些银行完全由民营资本主导,称得上是民营银行,最出名的当属民生银行。

从监管的角度,发展民营银行,本意是希望通过它们促进小微融资,以推动民营经济发展。

遗憾的是,绝大部分民营银行都没能踏上差异化的发展道路,与国有银行上演同质化竞争,逐渐远离服务小微的初衷。

仅有的少数探路者走得并不顺利。民生银行一度以服务中小企业而知名,但在激进扩张过后陷入了坏账困境;地方上的包商银行、稠州银行做出过一些成绩,但远远谈不上成功。

这使得市场一度怀疑,民营银行还有希望吗?乃至,还有多大的存在必要?

尽管如此,决策层发展民营金融机构的决心坚定。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

在新金融浪潮之下,这一次,民营银行超越了资本结构本身,作为“新银行”登上了历史舞台,并被寄予了银行业体制机制创新与金融科技创新的厚望。

2014年3月,原银监会确定了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方案,尔后相继批复筹建了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浙江网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等5家民营银行。

到目前为止,获批筹建的民营银行共17家,并已全部开业。据银保监会近期披露,17家民营银行总资产达到6373.6亿元。

在这些民营银行中,最富创新色彩、影响最大的当属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被视为民营银行的“双子星”。

作为典型的互联网银行,它们不设物理网点,没有线下团队,通过科技手段在线展业,短短几年间发展速度惊人,服务了数千万客户,资产质量、盈利能力均领先全行业,表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

民营银行的蓬迅速崛起,还产生了“鲢鱼效应”,进一步促进了传统银行的改革创新,并引领了新金融浪潮。

2. 为何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过去几年里,民营银行曾于2015年、2016年接连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

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存款利率和汇率浮动区间扩大,民营银行试点迈出新步伐……”

到2016年,报告指出:“深化国有商业银行和开发性、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发展民营银行,启动投贷联动试点。”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民营银行被提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

在金融强监管之下,互联网金融已经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消失,而同样代表新金融的民营银行,为何还能在报告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呢?

规模和盈利,显然不是民营银行最值得一提的地方。毕竟,在总资产超过十万亿的国有大行面前,网商银行们只是一个零头。

民营银行真正的价值,也绝不仅仅在于纯线上、金融科技等标签,而是它们创造了什么、改变了什么。

网商银行是一个有力的例子。

这家银行开创了三分钟申贷、一秒钟放款、零人工介入的 “310”小微贷款模式。去年9月,该模式被作为典型案例,写入了银保监会编撰的《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情况报告》。

而从成立起,网商银行就明确只服务贷款需求1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群体,并且一直表示不注重短期盈利。

今年3月1日,网商银行副行长金晓龙在北京透露,该行已与超过400家金融机构实现合作,服务超过1500万家小微企业。他还给自己加了一个新的KPI:3年内让全国的路边摊都能贷到款。

这样成绩与雄心,哪怕放在任何一家国有大行身上,都是都很难想象的。

据介绍,在2018年,网商银行平均每笔贷款金额仅为1.1万元,平均资金使用时长50天,半年内贷款超过3次的小微经营者超过1/3。此外,该行客户的复贷率高达8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3月5日,网商银行召开了董事会,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将卸任网商银行董事长,由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网商银行副行长金晓龙升任网商银行行长,而现任行长黄浩将在蚂蚁金服体系内担任更重要的职位。

公开资料显示,金晓龙曾任平安银行小企业金融事业部/网络金融事业部总裁,2017年3月加盟网商银行担任副行长。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谁是“最小微”的银行

聂欧 黄思楠 05-12

民营银行抢食消费金融市场:三大路径及痛点

麻袋研究院 05-07

民营银行“地域限制”分析报告:固守还是突围?

麻袋研究院 05-06

微众、网商们的四年进退:从颠覆者到补充者

全天候科技 04-28

20个概念揭秘银行大变局

王逸凡 | 亿欧 04-25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