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再谈714高炮:严打黑金融,善待新金融

本文共3100字,预计阅读时间114

《714高炮打了谁的脸?》一文发表后,我收到了许多反馈意见。

我坚持认为,有关部门应当“亡羊补牢”,严打714高炮等非法金融活动。

正道不昌,所以邪魔横行。正道上的金融服务越丰富、越多元,邪道上的非法金融活动的生存空间自然就越小。

基于此,在严打黑金融的同时,建议有关部门善待正在或已经被纳入监管的新金融企业,给予更多的机会和空间。

以P2P网贷为例,过去两三年来,相关备案工作一再延期,监管信用荡然无存。在“三降”指令之下,正规平台规模受限想拓展服务而不能,714高炮之类的旁门左道则肆意妄为。

掐住新金融、姑息黑金融,这不是金融强监管的应有之义。

1. 为什么必须消灭714高炮

综合而言,肯定714高炮的声音,大概可以分为四种,我将一一反驳:

第一种:「高利贷几千年了。有需就有供。除非没有需,就不会有供。」

高利贷的指向太宽泛,714高炮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可以理解为恶性高利贷。

存在不代表合理。允许社会存在灰度空间,不代表灰度有理。

需求可以决定供给,但供给也可以创造需求,诸如毒品。需求更不是决定供给合法与否的标尺。

尤其金融产品的供给极其特殊。714高炮持牌了吗?合规了吗?非法就是非法。

第二种:「大部分714高炮用户并不值得同情,除了狼吃羊,还有狼吃狼。」

我们讨论的是犯罪,不必拿道德说事。一个人道德上再不堪,也不应该受到欺诈和掠夺。

至于狼和羊的问题,714高炮平台必然是大狼,没有这匹大狼的刺激,羊就不会变成小狼(撸贷大军),或者羊没有变成小狼的机会。大狼被小狼反咬是活该。

而不管怎样,都改变不了大狼吃羊的犯罪事实。

第三种:「2017年末的现金贷整治导致了714高炮的产生,所以严打是没有用的。」

恰恰相反,正是有关部门对现金贷整治不彻底、不够严,才助长了行业里的不正之风,令投机乃至犯罪思潮蔓延,使得714高炮们逍遥法外,合规平台则如履薄冰。

不严惩坏人,会让好人寒心,乃至逼良为娼。如果拿出整治e租宝、钱宝网的力度,哪怕不入刑,仅仅对个别典型没收非法所得并处1-5倍罚金,都不至于如此。

714高炮背后的从业者,很大一部分就是当初的恶性现金贷团伙卷土重来。

如今,还要姑息养奸,再一次让历史重演吗?

第四种:「不要指责714高炮,如果银行普惠金融落到实处还会有714高炮吗?」

大环境不是违法犯罪的挡箭牌。现代人精神空虚,所以制毒贩毒无罪了吗?世界不公平,所以恐怖袭击有理了?

银行普惠金融不够给力,有着复杂的原因。不管银行普惠金融做的怎么样,都不能成为违法犯罪的理由。

714高炮横行,只会恶化征信土壤、败坏信用风气,极不利于中国普惠金融事业的发展。

综上,714高炮是非法金融活动,破坏金融市场秩序,欺诈和掠夺公民财产,属于黑金融,必须严打。

2. 普惠金融是有边界的

从高利贷、现金贷到714高炮,争议最多的一个点是需求。

其实,只要本着金融的适度性和适当性,我们就可以戳破所谓的合理需求论。

不妨设想一个对话场景。

正:714高炮满足了一部分底层人民的需求,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

反:哦。

正:有人着急用钱,从银行那里借不到,又没有微粒贷和借呗,找大一点的互金平台借款通不过,那不找714高炮,找谁呢?

反:为什么一定要借这个钱?要这个钱做什么?为什么不能找家人或者亲戚朋友去借呢?

正:年轻人嘛,换个手机啊,送女朋友礼物,买奢侈品什么的。

反:这就是合理需求?这属于非借钱不可吗?

正:总有人情况特殊啊,实在着急用钱,能借的都借了,真的没办法了。

反:既然是偶然情形,就不具备普遍性。走投无路的人,更不该借钱。这不是金融能够解决的问题。

正:他们愿意借就行。银行不借我们可以借。

反:这样的人会有多少还款能力呢?这不是坑放贷机构吗?

正:有需求就有供给。只要利率够高、砍头息够狠,坏账高没关系。而且我们比银行更有催收法子。

反:你们这是非法金融活动。

正:高利贷几千年了啊。还有给我们做系统的、导流的、卖数据的、搞催收的,那么多人都在玩。再说有关部门才懒得管呢,又不是非法集资,怕什么。

反:(摊手状)你赢了。

在我看来,人的欲望不一定是合理需求。欲望要配得上自己的能力。

哪怕是合理的需求,尤其是小概率的合理需求,也不可能都被满足。我们必须承认世界的不完美。

从金融的角度,金融不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欲望而存在的,金融更不是慈善和公益。

金融首先是一门生意,一门风险管理的生意,因而必然有度。

市场不是万能的,金融同样不是万能的。承认金融的局限性,正是对金融最基本的敬畏与尊重。

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将社会的不公平、不均衡问题,都推给金融去解决。

人类社会的运行何其复杂,那个名叫普惠金融的东西,所能做的是有限的,同样是有边界的。

正视金融的局限性,保持敬畏和尊重,才能推动金融服务越来越普惠。

从金融发展史来看,在适度的监管之下,通过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金融科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拓展普惠金融的边界。

3. 严打黑金融,善待新金融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一再强调这个观点:

高收益覆盖高坏账的商业模式之所以恶劣,在于一方面侵害好人和弱者,另一方面放任坏人的存在,这对金融市场、对整个社会都极具破坏性。

长此以往,坏人将更加猖狂,好人越来越少,弱者变得更弱,这不是一个正常社会应该有的情形。

714高炮的罪恶,不只是高收益覆盖高坏账,而是通过高额砍头息与违约金,行欺诈和掠夺之实,实则是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的黑恶犯罪。

因此,这类非法金融活动必须从严处置,应该上升到与非法集资同等的优先级来抓。不仅要打击非法放贷人,对于协助非法放贷人的各类机构,应当追责。

在此次央视315晚会中,在陈述714高炮的时候,举了一个受害人的例子:

董女士的店铺周转出现问题,需要7000元钱。这时候她接到了推销贷款电话,从此一不小心堕入了714高炮的深渊。短短三个月时间,高额的砍头息和逾期费用,令董女士的7000元债务滚到了50多万元。

店铺周转——非常合理的金融需求,如果董女士提前了解到其他正规渠道,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然而,当正道融资不畅通的时候,许多原本合理的金融需求,就会掉进714高炮设下的套路之中。

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单凭传统金融机构,不充分借助新兴的金融科技手段,将很难适应日益增长的普惠金融需求。

不管我们称之为互联网金融还是金融科技,新金融已经成为中国金融市场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并推动了传统金融机构的改革创新。

近年来,监管部门一直试图通过政策手段乃至行政命令推动金融机构服务下沉,然成效并不显著。与其如此,不如规范发展新金融,让市场的力量和创新的力量发挥更大的作用。

自2016年以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持续了三年。在此期间,拥抱监管的新金融企业一直处在高压之下,而游离于监管之外的714高炮们则风生水起。

一个备受诟病的例子是P2P网贷备案,在监管部门之间以及中央和地方的复杂博弈之下,备案工作一拖再拖,行业屡遭动荡。

黑金融的猖獗,更凸显了规范发展新金融的紧迫性。当下,监管部门应当遵守游戏规则,尽快给合规网贷平台备案;同时,及早明确互联网银行、网络小贷以及助贷等新兴业态的监管规则,尽快消除行业面临的政策风险。

这一切都旨在促进正道昌盛。如果人们不能便利地从正道获得融资,就很可能误入邪道,成为被欺诈和掠夺的对象。

但愿以此次打击714高炮为开端,我们能够迎来一个真正激浊扬清的强监管格局。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新金融的苦日子,不只是苦而已

苏宁金融研究院 2天前

互联网洗礼金融业,新旧势力搏杀新机会

孟永辉 08-03

追击被查后的百乘金科

孟凡霞 任利 07-29

伪装头部平台 一批违规现金贷卷土重来

克己 07-22

新金融竞赛升级:从场景时代走向生态时代

董云峰 07-1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