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区块链国内资讯

比特币、收藏品资产与价值决定力量的重新分配

本文共2027字,预计阅读时间40

在最近读到一篇法国“左翼评论”之前,我从来没有把比特币、艺术品和其他收藏品、另类资产放在一起比对过,更没有把传统上面对富人阶层的收藏品投资和互联网、加密数字货币联系起来过。

另类资产为什么另类?

在 2014年前后,我开始接触古玩艺术品投资,直接原因是反腐后艺术品市场断崖式下跌,开始出现许多纠纷,而这类案子到了律师事务所,都非常古怪不好处理。比如古玩,它的正式法律名称是“文物”,是一种高度行政管制的、以“文物属于国家所有”的态度和原则进行管理的,导致收藏业(私有古董)整体处于灰色地带。之后就是文交所搞份额化交易,很短时间就叫停,也没来得及到互联网金融层面;再之后接触到区块链,版权是非常自然可以用区块链作为数字资产管理的,文交所又都在金融创新方面寻找出路,所以当时没有哪个文交所不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到2018年10月,中办、国办出台了文物法领域“两办意见”,首次把文物的资源、资产属性并提,让文物活起来也要搞活文物经济,冷了五六年的艺术品金融就又热了起来。

在资产评估的角度,大宗商品、收藏品都属于资产、商品类目,是比较特殊的一个类目,比如茶叶、邮币卡总是以一种奇异的联系,出现在一条大街上(像北京黄寺的福丽特街),而且用同一套规则进行交易。在“资产”的概念上,这些都叫“另类资产”。

为什么叫另类资产,以前没有深究,直到跟文物局打交道,才突然懂了!

文物局是文物法的起草单位,在看待“资产”概念的时候,倾向于认为资产应该是经营性的,在经营的基础上“保值增值”。这种思路很受“国有资产管理”的影响。事实上,商品类的资产有一套独特的理论,另类资产是以“价格上升预期”成为投资品的,即某些东西不一定通过企业经营的方式,而是通过整个社会的某些零散的群体的工作(比如泛文化、娱乐行业),使得最后某些特定的商品,似乎比较偶然的,突然贵重了、涨价了。艺术品、火柴盒、老爷车、古董、比特币等等的投资,都是基于这种价格预期进行的投资决策。

古玩投资只看“上升预期”,但在金融市场交易层面又不一样了。如果预期价格上升就投资,预期价格下跌就对冲。

收藏品和意识形态有关系?

最近看到的两篇人大复印资料收录的法国研究者的文章,则在意识形态角度提出了一个观点,认为这种投资跟无产阶级、社会不平等有关系。古玩艺术品类的投资,是奢华的、是引导富人“如何消费”的,它本身是不平等的,但是它不是一种工业资本主义的分配方式,而是“去工业的资本主义”,在这个领域许多创造价值的行为,如“渴望或者激情”,根本不被认定为劳动,但是确确实实在赋予一些商品“价格”。这本质是改变了工业社会的价值分配方式,将增长奖励给了审美、执念、联想、意识形态这些主观的、对社会有深刻影响的东西。

如果这些创造价值的“力量”能够“对抗不平等的财富分配,有能力对价值决定问题作出重新安排”,就可实现更加平等的目标。

很明显比特币的价格纯粹是“渴望或者激情”的产物。但比特币(包括互联网金融)对这类“奢华资产”论的修正是,穷人(公众、散户)也一样可以投资另类资产。实物另类资产份额化在世界上是没有的,在我国试了一段很快叫停了,比特币恰恰填补了这个领域,小数点以后多少位的比特币都是可以交易的,这比传统的份额化都厉害。而比特币的其他属性,尤其是预期价格属性、对“信仰”的强调,都符合国际上对收藏品、另类资产这些原属于富人阶层的资产定义。

照这“左翼评论”的说法(其实非常有道理),收藏品投资的终极境界,是导向“价值决定力量”重构的,包括话语权、定价权等的分配,那么比特币有没有能力“对价值决定的问题作出重新安排”?很明显比特币本身是没有,它的价格决定体系实在是太单一了。但是把比特币、其他收藏品放到一起,就会发现比特币使得收藏品投资更多元,“去工业”的价值决定力量确实经过了一次重新分配。

收藏品和比特币的另一个共同之处(尴尬)是交易监管的大量空白。收藏品、茶叶和比特币一样,都是投资品中的商品,都在电子交易系统中交易,但缺乏具体的监管规则。比如差价合约是不是允许?实物期权怎么搞?集中撮合是不是合法?资金是否需要托管?交易所的作弊和操纵行为有没有法律救济途径?像差价合约和实物期权,如果这种资产的价值来源就是预期价格、就是时间窗口,那么体现在交易产品层面是无法回避赌性和投机性的。也就是说,金融市场(二级市场监管和投资者教育)层面的问题解决了,基于商品资产的金融产品类型就应该放开。

这些问题在法律上已长期悬而未决。如何解决,最近在和立法部门打交道时,又突然懂了!

跟立法部门接触,提到主管、协调部门和其他被协调部门对立法在意识形态上的影响是非常重视的,重视到能占到一票否决的比重。而去工业的金融化、工业化的成本利润模型,看来与“价值决定”、社会平等已发生了新的关联。对这部分将产生的化学反应进行梳理和研究,想来必然能对监管部门作出决策有贡献。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曹巧媚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曹巧媚未央青年

17
总文章数

选择进步和光明那个方向,不站在原地批评。 金融、文创、商业律...

神秘矿工挖出180万枚BTC,是中本聪吗?

星球日报 2天前

年初至今涨幅40%的比特币,是机遇还是陷阱?

何南野 | 微信公众号... 04-16

区块链产业必须跳出“中本聪陷阱”

金岩石 | 理财周刊 04-15

虚拟货币“挖矿”被列入淘汰类产业

邢萌 | 证券日报 04-14

矿业研报:比特币挖矿的行业拐点与经济周期

星球日报 04-1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