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互联网经济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阿里与腾讯的云上之争,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本文共7003字,预计阅读时间330

2004年,刚从“非典”阴影中走出来的马云,在西湖边开了个网商大会,大会很成功,来了500多人。

那时,什么叫网商很多人都还不明白,马云就给了个定义,说“网商”就是那些运用电子商务工具,在互联网上进行商业活动的商人和企业家。

但事实上,那一年评出的中国“十大网商”,基本上都是做外贸的个体户或企业,名头最大的是格兰仕,他们的海外部经理沈朝辉成为了“十大网商”。

搞技术的张建锋,在这一年加入了阿里,工号2308,他给自己取了个花名叫“行颠”。那时候的阿里刚刚实现了“每天收入100万”的目标,下一个目标是“每天盈利100万”。

2004年腾讯在香港上市,马化腾看上去比马云风光,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了2004年全球最具影响力商界人士,在第二年,QQ的同时在线人数突破了1000万。

不过在全世界范围内,腾讯还并不算是一家明星公司,至少在硅谷知道的人还不多。

校友的介绍显然比新闻报道来的更靠谱,在刘炽平的游说下,准备回国发展的香港人汤道生来到了深圳,第一个岗位是给吴宵光当助理。

江湖人来,职场如云,十多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张建锋和汤道生,两人都是技术出身,但人生和经历迥异,如今各为其主,在“云”技术的战场上,狭路相逢。

此时的阿里和腾讯,均已经不再是当年手脚未稳的互联网企业——在当下的中国,这两家公司盘根错节,具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

但,两家公司的“野心”还远远不止这些,它们试图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生更紧密的关联,而不仅仅只是某个领域巨无霸。

它们要做“空气”,要做“水”,成为无法被前行的列车抛下的“特殊乘客”。这并不是没有成功案例:可口可乐进入战争补给品行列,烙进了民族血液,而IBM的做法是和国家的核心技术捆绑。

中国经济在过去的40年里,以市场经济的姿态拥抱了全球化,贸易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但现在如何让新技术和国民经济紧密结合是启动中国下一个经济引擎的关键。

技术的迭代势必会淘汰一些曾经的王者,比如手机行业的诺基亚,比如相机行业的柯达,但如果以新技术的角色融入广袤的经济系统,无疑能帮助这家企业和整个国家的发展达成最大程度的连接。

现在,阿里和腾讯都希望能扮演这样的角色,产业互联网是他们亮出的旗帜,从现在来看,“云”则是最合适的抓手。

弹在云上,阿里腾讯终有一战——不是在社交,不是在电商,而是在云上。

这一次,关乎两大互联网巨头的未来生存,从目前来看,领跑的是阿里,虽然马化腾也已下定决心“All in”产业互联网。

但双方都丝毫不敢怠慢。

无论是张建锋还是汤道生,都是各自阵营中拔尖的高手,他们之间的较量已经开始了。

01

行癫目前在阿里内部任职首席技术官(CTO)和阿里云智能总裁,地位颇高。

然而显赫的职位背后,关于这位“绝世高手”的身世来历,江湖之上却少有消息,只有寥寥几篇关于他本人的演讲稿。

在他同时掌管淘聚猫的时候,坊间甚至一度流传马云要培养他做接班人。然而谣言散尽后,这位阿里老臣依然古井无波的继续着他的技术研究,犹如金庸小说里的“扫地僧”一般,在暗中护佑着阿里的发展。

自始至终,在这位绝顶高手眼里,江湖纷争都是过眼云烟,锤炼武功绝学才是正道。

而过往的经历似乎也证明了他一路走来,身上挥之不去的“技术元素”。

彼时,选择加入淘宝的那年,这艘未来的银河巨舰还只是湖畔花园一艘小小的舢板。然而随着他的加入,从淘宝网开始,阿里巴巴电商体系的业务,天猫、聚划算,甚至B2B的事项里也开始有他的身影出没。

用他自己的话说:“从技术的选择、框架的选择、代码、运营、产品设计,整个过程我都亲历过。从淘宝没几个人,到慢慢地越来越多。所以我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每个规则、每个产品,都是经历过很激烈的争论的,很多事情我都是参与过讨论的,而且还是深度的讨论。”

回忆起那段时光,他的同事说,一直到今天,淘宝、天猫和聚划算的很多“小二”,行癫见到都能顺口叫出名字。

那时的行癫尽管苦研技术,然而,在阿里的内部,像他这样的技术人员多如牛毛,仅仅凭着这一身份,出头之日似乎遥遥无期。

幸运的是,随着越来越多技术人员的加入,加之自身的出色工作,行癫很快被提拔为了管理岗位。

2005年至2010年,他先后率领淘宝网技术架构部、B2C开发部及淘宝网产品技术开发部。2010年1月,他被晋升为淘宝网产品技术部副总裁。

从这一点上来说,汤道生的经历也类似。由助理做起,汤道生一步步由ISD研发管理部经理、QQ秀产品经理做到腾讯高级副总裁,并取代熊明华掌管SNG,再到如今执掌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在腾讯最近的一次架构调整中,CSIG整合了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被认为将是腾讯部署未来的核心一环。

这并不是汤道生第一次“将台挂帅”。2012年,汤道生从联席CTO熊明华受手中接过SNG,当时的QQ正处在危急时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汤道生的接任都更像是“救火队长”。

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席卷,发迹于PC端的“王者”QQ却在后续因为终端不一致,导致旗下的人马基本都是割据一方,各自为战。彼时,把不同部分提供QQ服务的团队组合到一起以迎接移动时代的挑战,成为了压在新官汤道生肩头的第一个重担。

救火队长汤道生就此风风火火的投入了改革。

他先是确定了QQ和微信之间差异化的定位——在PC端做办公用户,在移动端做年轻用户。并在此后力排众议,对QQ做了很多基础功能的创新。比如加入长语音录制的变声功能、群视频能力、视频美颜等,力求让QQ变得有趣。

随后,他还抓住了QQ与其他领域合作能力,趁着O2O大时代的风口,布局支付、电商、搜索等领域,广交天下好友。

在这个过程里,为了吸引年轻的受众,汤道生不惜把自己也豁了出去,《花千骨》热播的那段时间,人到中年的他还硬是逼着自己追剧。当然,剧看起来是很难受,看不下去的时候,他就看看弹幕的吐槽缓解一下。

回忆起这段时光,汤道生坦诚自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企鹅在我手上没了。”

02

多次晋升的背后,真正让行颠在阿里内部拥有话语权的,是在2014年3月,阿里巴巴正式宣布,任命张建锋为淘宝网负责人。

一年后,原天猫总裁王煜磊(乔峰)被免职,行颠正式出任淘宝、天猫、聚划算总负责人。

这次人事变动在外界的解读中,是阿里高层对于天猫运营状况的不满。

彼时,乔峰治下的天猫确实乏善可陈,面对京东、唯品会的节节攀升无可奈何,无奈纵容天猫刷单横行,最终被证明是竭泽而渔,天猫正面临着市场的巨大考验。

这个时候调行癫走马上任,无疑更像是要他充当救火队长的角色,就如汤道生之于QQ一样。

事实上,在行癫的职业生涯里,关于“救火”的经历也是家常便饭。

回忆起那段四处奔波的历程,行癫在记者面前也是哭笑不得:“我负责淘宝那会儿就是这样,有一天公司告诉我,你去做1688吧,我就去了。1688正做着,有一天公司告诉我,你去做聚划算吧,结果聚划算做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告诉我,你去做天猫。去年年初还说,你去做淘宝。”

频繁的“救火”,让行癫成为了阿里内部少数同时精通门下几乎全部电商平台运营的“通才”,事实上,那一年他能同时执掌淘宝、天猫、聚划算,也正是得益于此。

面对以京东、唯品会为首的一众电商平台的步步紧逼,上任后的行癫烧了三把大火。

第一把大火是为细分了这三家平台的运营模式。

在演讲中,行癫给聚划算的核心词定位就是“活力”。上任后,他首先恢复了小二对申请活动商家的人工审核,使聚划算的运作机制回归到几年前。

而后,在2015淘宝卖家大会上,行癫表示,聚划算将重开竞拍机制,加大对单品坑位的支持力度,并跟大品牌合作,打造工厂直供模式,或如“聚定制”等更多战略性合作。

而对于天猫,行癫给出的定位是“优质”,为了达成这一定位,他不惜自损流量,重拳严打假货和刷单行为。他先是配合执法部门定向打击,定期公布假货名单,清退假货商。此后又与与快递公司达成了禁收炒单快件的协议。

在2015淘宝卖家大会上,行癫还表示,将从5月开始重启卖家监督自治制度,推出一系列举措打击刷单。

好的制度需要人才的执行,面对人才的需求,行癫的第二把大火烧向了自己人。

此前的天猫淘宝,为了项目进展大肆从京东等其他业内公司高薪挖人,甚至不惜直接让他们担任项目老大,结果人才是挖到了,但这些“空降兵”大都水土不服,难以有所建树。

这样的环境下,行癫选择了重新信任阿里系的将领,让团队回归“阿里味”。作为一个各个岗位都锻炼过的老阿里人,行癫的决定,无疑提升了整个团队的战斗激情和能力。

而行癫的第三把大火烧向的,是阿里电商平台的未来。

早在行癫执掌淘宝的时候,汽车后市场作为一个市值10万亿的大市场,就已成为互联网各大公司垂涎的对象。面对庞大的竞争群体,行癫经过深思熟虑,果断选择了直接发力汽车保养消费。

润滑油和机油的消费领域,是汽车保养最重要的产品之一,消费者进4S店更换机油价格太高,在维修店又担心得不到正品保障,这一直是保养消费的一个“痛点”,传统国外机油品牌“美加壳”自恃甚高,价格居高不下。而行癫通过洽谈,和国产品牌“龙蟠”润滑油达成了合作,龙蟠为天猫定制的全合成机油,以令人瞋目的低价99元,向天猫表达了诚意。

而伴随着这一项目的全面铺开,未来,汽车频道可能成为阿里O2O的又一开路先锋。

在行癫的操持下,电商平台的业务节节攀升,与此同时,不忘老本行的他还主持了大量新技术的研发,2017年10月,作为阿里CTO的他给员工们下达了一个很新鲜的KPI——“双11晚上,大家的主要任务是喝茶”。

从“红牛、睡帐篷、彻夜不眠”到如今的“喝茶”,背后,是行癫主导下的阿里技术与运营理念的双重升级。

相较于行癫的扶摇而上,汤道生在腾讯的经历更像是“一战成名”。

2005年,腾讯还是一家2000多人的中等规模的公司,在通讯社交的战场上还在苦苦的和51.com掰手腕。

当时的业务负责人去向马化腾打报告,申请加100台服务器。没料到,一贯慷慨的pony马没有批准,还隐晦的提醒他们多把力气花在提高效率上。

老总发了话,旁人自然不能闲着,几位联合创始人开始寻找更有创造性的技术大牛。一来二去,刘炽平找到了汤道生。

2005年,汤道生从硅谷到深圳,加入腾讯。在腾讯的第一仗,是QQ空间。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是我的生死之战。”

当时,QQ空间还是互联网事业部下属的一个部门级产品,成立不到一年,各种数据表现都出乎意料的好,但是随后,问题也接踵而至。

为了迅速把新产品的盘子做起来,QQ空间采用了病毒式营销的方法来拉新,广发英雄帖,一时间非常火爆。但是,人流上去了,技术水平却没跟上,人一多,网站就卡的不要不要的。为此,开发人员甚至不得不设计了一个小游戏,让排队等待的用户不要骂娘。

这种做法和后来网红火锅店给门口排队的顾客加椅子打扑克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汤道生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小游戏叫做“人参果”。有一颗接一颗的人参果从屏幕上方掉下来,用户可以移动鼠标去接果子。游戏质量一言难尽,好在对于用户来说也算聊胜于无。

不过对于汤道生来说,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游戏却一直是他心头的一块病,因为每次只要一出现这个游戏,大家就知道,系统又出问题了。

另一边,受不了用户一再投诉的总部下了死命令:必须解决问题。

CTO张志东领衔来做这件事。他从架构部派出了两拨架构师,都失败了。汤道生是第三拨。压力大到他需要经常24小时连轴转。

首先是技术问题。

当时的QQ空间存在多个环节和接口,导致效率非常低下。公司一直希望改变,但总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汤道生的解决方案是,通过更细致的监控,把最广泛与经常被访问的数据整理出来,全部放在内存;同时,把多处性能瓶颈一一分析出来;更重要的是,还要重新确定管理流程,在每个接口都安排一位程序员,责任到人。

另外,他和架构部的同事一起,改写了很多产品底层的数据库。当时,国外发布了一系列讲述GFS架构的学术论文,汤道生和团队分析技术细节,并结合业务实际需求,研发出一套新的底层数据保存方式,在QQ空间这样一个大容量的样本上,经受住了高并发的考验。

这套系统支持了高速增长的QQ空间,让QQ相册的用户量超越了曾经最受欢迎的网易相册。在此之后,被广泛运用到了腾讯的很多业务上。

此后很多年里一直担任QQ空间的产品负责人的梁柱回忆起这件事,感慨道:“其实,这就是云的方式。这可以被认为是腾讯云的雏形。”

汤道生在腾讯就此一战成名。

此后,马化腾几乎是把腾讯一半的未来都托付在了他手上,在腾讯放弃2C转向2B的时候,Pony还专门跟他聊了很久,希望他能扛起这杆未来的大旗。

末了,Pony还不忘给他打了针鸡血:“这事没有人合适,只有你。”

03

2018年11月1日,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在南京江苏大剧院开幕。

本届大会是腾讯新一轮架构调整后的首次大会,汤道生发表了主题演讲,发布了新一轮架构调整后,腾讯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战略路线图。

汤道生着重提到了三点。

首先,腾讯将针对智慧零售、智慧医疗等不同垂直领域,提供完整、系统化的解决方案。

简单来说,就是用定制“数字顾问”的衣服,让产业数字化转型更加“合身”。

其次,腾讯围绕AI、安全、量子计算等领域建立的前沿技术实验室,将成为助力产业智能升级的“发动机”。

最后,产业互联网不仅是2B、2G的,归根结底是要服务用户,也是2C的。

腾讯的心思当然是“我全都要”,各行各业的从业者将会进入“数字世界”,享受最丰富的“数字接口”和“数字工具”,从业者数字创新的成果,腾讯也可以与他们共享,结成牢固的共同体。

腾讯的如意算盘敲的很响。

而在阿里内部,行颠也没歇着,此前他因为做事风格务实干练,一度被员工戏称为“小马云”。

“小马云”和“大马云”之间的区别,或许就在于技术人员出身的行癫,实在是不如马总能折腾。

2017年10月,茶还没怎么喝的行癫接到通知:赴任达摩院院长。

达摩院是阿里巴巴新成立的研究院,在武侠小说里,这是少林寺内部精研天下武学的所在,个中高手如云。在江湖上,达摩院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是“武林绝学”和“至尊”。

取名如此,足见马云的野心。

那一年的西子湖畔,烟雨迷蒙,众目睽睽之下,阿里的两名“武者”展开长卷,水墨之间,“达摩院”三字跃然纸上。

而为了表明阿里巴巴发展技术的决心,马老板更是当场拍板,三年投资一千个亿,并放言称:“达摩院要比阿里巴巴活得更久,要做中国的‘贝尔实验室’。”

作为达摩院的第一任首座,行癫的能力和压力可想而知。

事实证明,风清扬没有看错人,短短一年时间里,达摩院成果斐然:先是构建4+X个实验室,覆盖全球8个城市;接着公布新计划,成立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正式进入半导体产业;最后设立达摩院青橙奖和启动全球数学竞赛,激发了全球青年对科研的热爱。

而此次帝都仰山河畔的国家会议中心里,阔别了公众视野一年的行癫,一袭蓝装飘然现身,同各行业的精英分享了建立在云化的基础设施上的“未来技术”。

在演讲里,他还表示“全站云化”的时代已经到来,整个阿里经济体正在All In Cloud,成为“云上的阿里巴巴”,而在今后一两年之内,阿里100%的业务都将跑在公共云上。

言谈之间,这位“达摩院首座”对阿里云下一个十年的布局显得志得满满。

04

金庸的小说里,扫地僧点拨萧远山和慕容博的时候说到:“佛门子弟学武,乃在强身健体,护法伏魔。

如练武之时不存慈悲布施、普渡众生之念,虽然典籍淹通,妙辩无碍,却终不能消解修习这些上乘武功时所种的戾气。”

阿里和腾讯两家公司,已经渗透到了这个国家的消费生活中,但就像前述所说,这并不马云和马化腾的终点。

再过半年,马云就正式退休了,但围绕在他身边的恩怨和话题应该不会消散,而马化腾始终隐在公众背后,张小龙冲在前面,任宇昕冲在前面,汤道生冲在前面,这世界看上去和他无关,但毫无疑问,马化腾始终代表着腾讯。

人们喜闻乐见于马化腾和马云的竞争,但江湖深远,大佬已经金盆洗手,后面的,交给他们吧。

对于均是专注技术研究的汤道生和行癫来说,科技与佛家武功,这二者之间或许有着很多共同之处。

精研佛法与锤炼技术之间,唯一的区别可能就在于,佛法普渡万物,科技普惠众生。

参考资料:

[1]. 两万字解密:腾讯为何把产业互联网交给汤道生,中国经济网,2019.2.22

[2]. 十年之间,腾讯云命悬一线的三个时刻,环球网,2019.3.20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纸读懂另类数据

未央研究 04-18

互联网大数据在小微金融领域的运用实践与前景

清华金融评论 04-14

3月银监处罚大数据研究报告:强监管展现深化决心

元界研究院 04-08

答魔科研:药物研发大数据平台

胖胖胖 | 未央团队 04-04

阿里巴巴是怎么成为“税王”的?

罗超 | 微信公众号... 04-0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