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55超级高炮”入场,强监管下“超利贷”乱象难绝?

本文共2938字,预计阅读时间58

如果评比近几年最暴利的行业,现金贷一定榜上有命。尤其是现金贷中的“战斗机”——“超利贷”。

以“714高炮”为典型代表的“超利贷”,以放贷者的暴利,借贷者的血泪闻名一时。随着央视315晚会对“超利贷”种种嗜血的清形曝光后,一种新型的,比“714高炮”更加暴利、更加嗜血的“超利贷”——“55超级高炮”,据网上传言,已经横空出世。 

这种“55超级高炮”,借1000元,到手只有500元,5天后却要还1200元,年化利率甚至可以超过5000%。更狠的“砍头息”,更短的“还款周期”,更令借款人绝望的债务压力。为了更好地进行风控,有的平台还要求借款人在申请贷款时带上更多可控制的信息资料,比如要求借款人上传手机序列号截图等信息,一旦逾期不还,手机就会被远程锁定。

在“超利贷”令无数借款人因面对一眼望不到头的债务而“疯”了之后,它自己也“疯”了。

“超利贷”打击进行中

2019年央视315晚会,对“714高炮”一类的高息现金贷乱象进行了曝光,直指其“要钱更要命”。晚会过后,“超利贷”及其衍生出的暴力催收、爆通讯录、套路贷等问题不断地被媒体深剖。

另外,在晚会上被点名的App及相关企业,纷纷发布声明,或表示不知情,或表示严格核查、或撇清关系。但在晚会中涉及到的公司,被央视放大之后,不管怎么辩解,似乎都已经于事无补。指责如潮水般涌来。

除了声誉的下降以及舆论的谴责之外,各地监管部门也在积极行动。

3月16日,针对“714高炮”等高息现金贷产业及其背后的乱象,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表公告称:“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高度重视,已经紧急成立专项处置小组,协调律师、专家等行业人士,立刻进行一轮全市范围内的摸排检查行动。”此外,厦门、天津等地的互金协会也相继发表了类似的公告。

同时,公安部门也在紧锣密鼓地出击相关违法犯罪行为。

据安徽当地媒体报道,合肥辖区经侦大队已介入调查,央视点名的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包括曝光的“石经理”已被带走调查。

近日,上海奉贤警方在江西警方的协助下,又成功抓获赖某等9名涉嫌发放“714高炮”高息现金贷的嫌疑人。此案件涉及金额近百万元,受害人更是遍布全国各地。

对于这些借了“超利贷”的绝大多数人群来说,想要以正常还款的方式上岸,几无可能。但如果不还,又面临着被爆通讯录,甚至是垒高债务之后暴力催收的威胁。如果是女孩子,还面临着被PS裸照等种种摧毁自尊的“酷刑”。巨大压力之下,已经有媒体报道过多次借款人轻生的案例。

央视315晚会的曝光,揭开了“超利贷”这口恶臭大缸的盖子,大力度的打击迅速跟进。整个行业如同APEC会议期间的北京天空,很快干净了不少。

“超利贷”的进化传说

在央视315晚会播出的采访视频中,可以看到许多“乱象”的制造者都有一个共识,就看今年央视315会不会曝光。如果不曝光,还准备继续干一年。但遗憾的是,曝光了。

“贷上钱没有App了。”

“没平台找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了,都下架了。”

往日里热闹非凡的撸高炮微信群里,也开始变得萧条。遇到App下架的情况越来越多,连这些“以贷为生”的人都深感“714高炮”不好撸了。央视315晚会的曝光,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席卷了这个灰色行业,短短几天内,可以放款的高炮口子数量经历了断崖式下跌。

网上传言,央视315晚会之后,“714高炮”已经火速进化成了“55超级高炮”。流传较广的说法来源于知乎大V“半佛仙人”在微博上的一篇推文,引发了众多自媒体的转发。

据“半佛仙人”所讲,“55超级高炮”的在玩的套路,是用一套App系统作几十个不同名目的“外壳”。超高的利率,超短的还款期限之下,借了“55超级高炮”的人几乎没有可能还上。这时候,放贷者就会引导借款人在自己旗下这几十个高炮口子之间多头借贷,借新还旧,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债务迅速垒高。用1000元左右的本金,几个月后,将借款人的债务垒高到几万甚至十几万元。随后,放贷者将债权卖给线下催收公司,从法律上撇清自己的关系,完成低风险套现。

“55超级高炮”在央视315晚会后短短几天的时间内,风头迅速盖过原本的“714高炮”。由于监管层面的大力整顿,许多“714高炮”平台火速下架,撸口子的人群现金断流,开始将目光瞄向最近疯传的“55超级高炮”。不过,“55超级高炮”虽然名声大噪,但真正见识过的人甚少。行业人士推测,可能跟行业形势有关,现在“714高炮”都不敢露头,“55超级高炮”当然更要隐藏起来,即使存在,也只在暗中进行,见不得光。

禁之可绝否?

监管打击的力度确实够大,一大批的“超利贷”平台,到现在已经难觅踪迹。就连专门为“超利贷”做导流服务的贷款超市,也死了一大批。但若说形形色色的“超利贷”,是否会因此而烟消云散?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尽管有各地互金协会以及中国互金协会发出了排查整改高息现金贷的通知,尽管有各地公安机关马不停蹄地抓捕各种各样的“套路贷”团伙,但“超利贷”的运营者,本来就不是正规的公司,可以有N个马甲,一个App放够一定数量的款后,迅速换另一个App,俗称“放水”,“量满下架”。在央视315晚会的曝光中也可以看出,放贷的平台根本不会透露自己公司的所在,一切都在暗中进行,都藏了起来。隐蔽性很强。

更重要的是“超利贷”的暴利诱人,年化利率普遍达到百分之几百甚至1000%以上。马克思曾经说过,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714高炮”超高的利率,显然已经足以吸引一些人铤而走险。进化版的“55超级高炮”,年化利率甚至超过5000%!这么高的利率,不受法律的保护,没几个人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辛苦钱白白送上。但对于放贷的组织来说,却是难得一遇的“机会”。

“完全消失的可能性很小。毕竟这是一个利润率非常高的行业,只要行业有利润,市场有对应的需求,就一定会有人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哪怕这意味着他们要冒很大的风险。”易观分析师张凯如此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分析。

超高的利润,伴随着的一定是超高的风险。为了能在把钱放出去后还能收回来,“714高炮”平台通过爆通讯录、P图甚至是暴力催收等一些非常没有底线的催收方式来保障回款,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

“从行业角度看,这种对于互联网金融应用的扭曲,造成了无论是公安机关还是金融监管机构对于互金的负面看法,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良好政策环境形成,对于国内的数字普惠金融创新构成威胁。” 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陈文如此表示。

怎样才能让这些高炮平台失去生存的土壤?完全根除或许很难,但仍然有一些可以采取的措施。对此,张凯从监管、行业以及个人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议:

首先,监管层面还是要进一步加大对于违法违规产品的打击力度,严格处罚违法违规行为;

其次,行业层面则需要网贷超市和其他的一些导流平台自己主动停止对这种产品的推广;

最后,从个人的角度看,当普通群众在有对应的借款需求,需要通过网络渠道借款的时候,借款人也需要仔细辨别对应的网贷产品,清晰地了解产品的利息率。同时及时还款,尽可能避免逾期之后的高额费用。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独角金融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独角金融未央青年

182
总文章数

独家视角,金融观察。

超利贷玩家涌入医美贷

一本财经 04-19

超利贷“不死”:多平台“砍头息”近四成

黄鑫宇 | 新京报 04-15

屡禁不止的“砍头息”

孟凡霞 宋亦... | 北京商报 03-27

714被点名后,催收从业者呼吁“拒接超利贷单子”

一本财经 03-21

消灭“714高炮”

愉见财经 | 愉见财经 03-2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