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P2P债权转让难题如何破解?

本文共3060字,预计阅读时间113

发假标的团贷网出事了,实际控制人唐军主动投案,相关信息一时间刷屏朋友圈。正如我第一时间指出的,团贷网从来就没法代表P2P行业,而只是代表行业中的投机分子。备案之前能够把行业中的投机分子洗牌出局,将为P2P的健康有序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如果其中的坏人能够顺利通过监管备案,那将是中国金融改革的悲哀。

尽管优胜劣汰是P2P行业发展必经的阶段,但洗牌带来的风险暴露还是极大地损害了P2P出借人的切身利益,团贷网事件也使得P2P好不容易重新拾起的市场信心再次承压。自去年7月份以来,P2P行业出现的债权转让困难再一次加剧,一些出借人不必要的恐慌情绪持续蔓延。

1. P2P债权转让的缘起

按道理,P2P作为民间借贷的信息撮合平台,应该是一笔笔的债权放上去,散户出借人线上看好具体债权标的决定出借与否,规定时间内成功满标的借款人才能获得融资。但散户很难天天盯着电脑刷着满屏幕的几千块钱、几万块钱的债权项目,而这些债权项目的收益率、期限、信用风险往往差异还很大。

对于平台而言,为了提升客户体验,设计了出借工具,由平台替出借人匹配分散的多个债权,出借人可以一次性将钱放出去;同时平台将出借工具锁定固定期限,到期出借人可以通过债权转让实现退出,而不用等待出借工具对应的所有底层资产到期。应该来说,基于债权转让设计出借工具是平台的好意:一方面满足出借人对于高收益率底层资产(通常意味着小额分散期限较长的债权)的追求,另一方面又得满足出借人对于作更短期限出借行为、保持较高流动性的诉求。在这个过程中,平台通过强制要求出借人充分分散化的投资,可以通过大数法则降低出借人出借组合资产最终收益率的不确定性,从而让部分平台成功实现了去担保化,满足了监管对于平台信息中介定位的要求。而这种平滑收益率不确定下的充分分散化出借很难想象通过出借人自行手动投资散标来实现。

2. 债权转让难的原因

在早期,部分平台在设计债权转让时,往往自行设立一个壳公司。出借人的债权想转让,可以转让给这个关联壳公司,出借人就能实现及时退出,客户体验很好,往往形成了这种出借工具等价于活期存款、定期存款的误解。而平台关联方在收购了债权后,可以把债权转让给新进来的出借人。在这个交易结构中,平台实际上是为出借人提供了流动性,有点做市商的感觉。但后来,监管明确要求平台不能做超级债转人,平台关联方无法自行收购出借人转让的债权;这样只能靠愿意接债权转让标的的新的出借人进入才能让想转让债权的出借人顺利实现退出。

我们知道,备案延期后整个P2P行业陷入低谷期,出借人信心低迷。尤其是,在2018年6月份雷潮后,P2P出借人观望心态加剧,在投的出借人想退出,而新进来的出借人又过少。这样,平台的债权转让难题就凸显出来了。债权转让难并不意味着平台发放假标、平台的信用风险把控能力弱。但缺乏基本金融知识的普通出借人容易把流动性问题错误理解为信用风险问题,以为钱没法回来了,舆论发酵下,平台的债权转让难题就更为突出了。

3. 关于债转难的几点看法

一是债转难并不意味最终损失。 出借人的底层债权资产迟早有到期的时候,只要借款人能按时还钱,出借人就不会遭受损失。现在出借人需要更加关注的是平台标的是否真实,例如团贷网里面是发放假标而被经侦查处的。除此之外,出借人应当密切关注平台的风控能力,要清醒认识到平台的坏账最后买单的一定是出借人。今年3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搭建的“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已经披露了陆金服等九家机构的项目信息,努力杜绝平台发假标问题,强化对于项目标的的信息披露,也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

在P2P债权转让难,容易引起出借人和借款人双方对于平台持续经营能力怀疑的当下,出借人还需要密切关注借款人的还款意愿问题。在暴雷潮中,我们看到了部分企业贷的平台遭遇严重的逃废债问题,而个人信用贷平台由于监管层的多方面举措并未受到逃废债问题的过度冲击。诸如2018年初挂牌的百行征信已于该年6月份开始分批接入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数据,全国互金整治办在2018年8月面向各地互金整治办发函打击逃废债,8月底包括爱钱进、人人贷、有利网等12家中互金会员单位成为首批接入司法数据的互金会员企业。

二是债转难并不意味着平台有问题。 有问题的平台主要是有假标,玩自融,风控不行,不一而论。本次出事的团贷网创始人唐军并非老老实实做小贷生意的,而是大玩特玩概念炒作和资本运作的玩法。不产生利润,没有现金流支撑,所谓的概念和运作必然沦为空中楼阁,只能发发假标,补补窟窿,摔伤了自己,也祸害了无数出借人。而真正合规的平台一定不会去做资金池,在当下的市场整体氛围下,新增出借人跟不上,或多或少都会出现债权转让的暂时困难。

在北京之前的整改细则中,明确要求平台不允许通过发售打包散标或债权转让类产品进行期限拆分或错配,各家平台按照监管要求在合规路上一直不断前行,并取得了相应成绩。以爱钱进为例,其原产品“整存宝+”锁定期之后可以选择继续持有,也可以选择随时退出,就用户体验来说,有其独特的优势,在行业较好的时期,这样的产品深受用户喜爱。但由于退出时点选择的任意性,容易引发出借人在一定时点密集的恐慌性债转,形成拥堵效应。在去年爆雷潮之后,爱钱进按照监管要求及时调整了产品线,9月份新上线的“爱盈宝”从原来的手动债转变成了系统自动转让,持有老产品“整存宝+”的出借人锁定期之后可以转投“爱盈宝”。目前,根据对爱钱进相关数据的推测,可以判断其“爱盈宝”代偿余额占平台总代偿余额比例超过一半,可以说爱钱进已经较好完成了新旧产品的换血迭代。通过锁定期到期的时点设置错开以及锁定期期满的自动转让优化了平台对于债权项目整体流动性的把控,防止特定敏感时点出现拥堵效应。

三是债转难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据相关媒体报道,银保监会关于P2P备案的最新思路已经相对明确,P2P现在处于黎明前的黑暗,出借人很煎熬,平台更是煎熬。待到备案方案和具体时间点明确,柳暗花明,市场信心恢复,头部合规平台的人气必然有显著改善,这类平台的债转问题自然化解。

然而在当下,我们也期待更多依靠市场化的方式和手段解决债权转让问题。我在2015年下半年参与筹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期间,就曾经与有识之士积极推动搭建统一的中国P2P债权二级转让市场,当时一度是想依托北京新设的一家国资交易所开展相关试点。可供借鉴的经验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是指定了一家另类资产交易所统一负责P2P债权转让交易。这样一个统一的P2P债权二级转让市场可以与P2P债权标的的信息披露工作有效结合起来,对于债转标的收取极低服务费,由出借人自主决定债转标的的折价水平,这样真正需要急速退出的出借人可以以高折价实现退出,不是很迫切的出借人会选择耐心等待。当然这种创新模式在债转市场活跃度有限的情况下,也可以会导致折价幅度过高,从而引起非理性的恐慌。为此,适当借鉴做市商制度,保证债转市场的折价水平在合理区间水平,防止不良分子故意打压债转市场,借以谋取暴利。

总而言之,我们要学会用发展的眼光看待P2P行业中存在的种种问题,用合规和创新两个法宝去积极化解这些问题。值得欣慰的是,团贷网暴雷后,美国上市的国内头部平台股价不但没有下挫,反而有所反弹。这在一定程度也佐证了我的观点:只有坏分子被不断清除出队伍,行业才会真正拥有明天。相信P2P备案为时不远。

作者陈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陈文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陈文未央青年

58
总文章数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助理教授,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兼任中...

盘点:P2P网贷十二年大事记

网贷之家 2天前

昔日P2P明星平台今何在?

独角金融 08-15

P2P网贷12年,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网贷之家 08-15

近半年金融机构不良率上升的真正原因

刘波 08-14

P2P在惠普金融领域进一步发展仍可期待

林晓 08-1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