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P2P魔幻时代落幕,草根创业者仓皇退场

本文共2747字,预计阅读时间55

1

清明节前后,P2P行业再度陷入风雨交加、雷声迭起的局面。

清明节前夕,东莞市公安局官方通报,团贷网实控人唐军、张林投案自首,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这家成立超过6年、完成了三轮总计6.75亿融资、累计成交金额超过千亿的平台,终于还是没能逃过一夜崩塌的命运。

根据东莞警方公布消息,截止到4月2日,东莞市公安局累计冻结账户数2825个、冻结银行资金31.1亿元;查封涉案房产35套、飞机1架;扣押涉案车辆40辆,相关部门在加速进行催缴还款等追赃工作。

动荡的环境里,仓皇退场的不止团贷网一家。

4月8日晚间,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发布通知称,4月8日下午至11日上午暂停红岭创投和投资宝两个平台的用户提现,同时红岭决定分三年兑付投资者本金,具体方案将于4月10日下午公布。

尽管周世平在后续的通知中还发布了上半年有望变现的资产和公司的「催债计划」,不断安抚投资人情绪,但是这家起步于2008年、开创了盛极一时的「担保模式」的P2P平台,最终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减少失败所带来的损失。

无论是团贷网还是红岭创投,都曾在P2P行业创造过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但也因商业模式上的天然缺陷,以及个人野心的膨胀而失控。

最近,市场上流传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显示,监管部门明确了网贷机构备案条件,包括数亿的实缴注册资本、按照撮合业务余额缴纳一定比例的一般风险准备金、设立出借人风险补偿金等等。

如果这份方案属实,那么P2P平台的监管和备案规则就已经严格按照「信用中介」在执行,其监管和备案标准甚至比小贷公司,甚至是商业银行的一些指标要求更为严苛,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宣告了「信息中介」模式的消亡。

如果从这份备案指引的角度去看前面两家公司的溃败与退场,或许更好理解一些。作为非金融专业出身的创业者,周世平与唐军都是踩着时代「风口」趁势而起的一批从业者。

但是随着金融监管的趋严,「灰色地带」不复存在、窗口期关闭,P2P回归信用中介定位,退场成为了唯一也是最后的选择,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狼狈还是体面。

2

很久没写有关P2P的内容了,这两天看到团贷网和红岭创投的近况,颇为感慨。

唐军和周世平,一个85后、一个60后,一个三本没毕业、一个仅上到高中,因缘际会进入了同一个行业——一个与他们原本的生活经历和成长路径相距甚远的领域。

他们都是早早地进入社会打拼,很年轻时便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转眼就在股市里输得负债累累,然后又经历了东山再起、逆势翻盘的命运转折。所以,这两人身上都有一些「赌性」,也有一往无前的闯劲。

幸运的是,他们赶上了一场时代的风口。过去他们生活中的磨砺反而成为了一种极具辨识度的标签,让他们成为了互金行业中草根创业的代表。但不幸的是,他们没能hold住自己布下的局,没能逃离时代变迁带来的命运沉浮。

这两家平台的崛起可以说是那些年P2P创业大潮中非常典型的一种类型:缺乏金融专业背景与企业管理经验的团队,凭借在资本、流量、品牌上的成功运作,造就了千亿级交易规模的平台。

从2016年开始,红岭创投每年的交易成交额始终保持在千亿以上,到2018年年度交易规模已经达到1131亿,团贷网也在2017年迎来了自己的发展巅峰,当年实现交易额564亿,新增用户数量超过265万。

关注P2P很多年,一直觉得这个行业的发展历程充满了矛盾,甚至荒谬的色彩。(不否认行业里有一些专业的从业者。)

周世平不懂金融,对于这一点他自己从不避讳。机缘巧合创办了红岭创投,后面的发展几乎是被推着往前。他也深知自己的短板,所以2013年便引入了银行出身的专业管理团队,希望带公司走上正轨。

但在引入以深发展前高管张宇为首的专业团队之后,红岭创投走上了一条更激进的大标之路。回过头看,这帮银行背景的人,拿着P2P散户的资金,对接了诸多单笔金额上亿元的大额标的,距离P2P借贷的本原早已十万八千里。

当然,最终的结果必然一地鸡毛。

而团贷网的崛起之路则更像一个典型的P2P「套路」范本,利用舆论传播和网络效应建立品牌影响力,进而带来源源不断的流量、资本、资源,然后再继续将其投入到品牌运营中,循环往复。而基础业务是什么?怎么样?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

(唐军2013年在央视《奋斗》节目上提到,P2P平台相比于小贷公司的优势在于没有任何「限制」)

而且,跟e租宝那种故弄玄虚的诈骗模式还不同,唐军从一开始就站在台前,对于其个人的经历做了充分的披露,也从不避讳接受各路媒体的采访、发表观点。他在专业上的欠缺大家真的不知道?

我想,至少那些经验丰富、为其背书的风投和企业家不会不清楚。但利益当前,他们却选择了漠视,甚至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们难道不需要为今日的局面承担责任么?

(唐军2013年接受采访时提到,史玉柱对他表达了对于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态度)

复盘P2P的发展,它从来都不是一帆丰顺,从诞生之日起,质疑和争议便如影随形。但个人的欲望、资本的狂热、市场的纵容、监管的虚弱.....却让它一步步壮大,变得愈发畸形。

3

从这次的备案新规来看,P2P平台的门槛被大大提高了,不仅是在注册资本金、计提准备金等指标要求上,对于管理团队同样提出了非常明确的准入条件,比如,具有5年及以上金融或信息技术从业记录。

理论上,在这些「严苛」的条件之下,绝大多数中小平台必然被淘汰出局,而剩下一些有实力的大平台。

但从商业角度考量,完全达标之后的平台,其价值和前景可能还不如一家网络小贷。这种模式下,大平台们也同样生存不易。

备案新规出台后,不少P2P行业里的朋友都跟我大倒苦水,什么「上岸」、「熬出头」、「柳暗花明」的解读太过乐观。就那4%(区域性)和9%(全国性)的准备金+补偿金就愁死人,利润变薄、规模收缩,网络效应带来的优势全无。

看着这个行业从几十家机构到巅峰时期的四五千家,从早期的年交易额不足百亿到如今万亿余额,从初期的“普惠金融”定位到后来成为暴利机构的代名词……不胜唏嘘。

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P2P去泡沫过程中,除了投资者,还有很多的从业者,以及他们身后的家庭,都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他们被时代「风口」所成就,也难逃命运的裹挟。

眼下,唐军在自首后虽然调查尚未结束,最终的量刑也没有结果,但牢狱之灾必然难免。

而从2017年就酝酿转型和退出的红岭创投也难全身而退,根据其最新披露的信息,红岭创投的不良资产规模已经达107亿元。漫漫催收路,这不仅考验管理团队的能力,更挑战投资人们的耐心。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洪偌馨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洪偌馨未央青年

234
总文章数

资深财经记者、主持人,自媒体“馨金融”创始人。

备案久未落地 头部P2P争做互联网证券

岳品瑜 马嫡 2分钟前

P2P高管离职,哪些问题需要重视?

肖飒 20小时前

P2P头部平台之败局

新金融洛书 1天前

P2P「海归派」大撤退

洪偌馨 2天前

P2P平台如何做到良性退出?

李庚南 07-1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