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订单贷崛起:号称服务小微企业,实际只是大企业的“变相授信”?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订单贷崛起:号称服务小微企业,实际只是大企业的“变相授信”?

本文共4151字,预计阅读时间139

最近,银行开始热衷于“订单贷”。

多位银行从业者认为,政策要求银行大力发展小微企业贷,导致订单贷成为银行的新宠儿。

但这个模式在落地的过程中,却开始变味。

只有和核心企业合作的小微企业,才能拿到贷款。“这不就是核心企业的变相授信吗?”行业内对此质疑不断。

只有脱离了核心企业的桎梏和魔咒,所谓的订单贷才算真正崛起,才算真正服务于小微企业。

01 变相授信

最近,银行对于一个叫“订单贷”的产品极为热衷。

“有订单,就能贷。”在广发银行官网相关页面,订单贷的广告语是这样写的。

“凭世博会的合同竟然就贷到了款!”在招商银行官网相关页面,广告语是这样写的。

目前,广发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晋城银行等银行的官网均显示,它们可以提供订单贷产品。

一位银行高层高和青透露,各地银行被要求大力发展小微企业贷,很多银行都开始找切入小微企业贷的方式,而“订单贷”,无疑是最好的切口。

2019年3月13日,银保监会发布通知指出,要将小微企业业务考核指标的完成情况,与分支机构负责人考核和提拔任用挂钩。

这意味着什么?银行人员要晋升,就需要完成小微企业贷的任务指标。

一旦和“仕途”挂钩,就变成了必须落实的行动。

而订单贷,成为了银行首选的模式。

何为订单贷?

它是指,一家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的订单或合同,去申请获得银行授信。

比如,一家供应商和伊利签订了100万的合同,供应商需要3个月后,才可以拿到这100万。

但是,供应商现在需要一些现金去购买原材料,这时,它就可以拿着合同,先去银行申请贷款。

当然,贷款金额不可能是100万,一般来说都会打个折扣,比如九折,供应商只能拿到90万。

同时,债权债务关系一般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银行会要求买方直接付款到银行指定账户。

订单贷其实并不新鲜,1990年代就已在中国出现,它曾经是供应链金融中非常常见的一种形式。

但是,这波浪潮崛起后,却出现了一些变味。

“表面上是小微企业贷,其实还是针对大企业的变相放贷。”高和青认为。

传统银行最喜欢给大企业授信,这样既能完成年度放贷工作量,安全系数也较高。

比如,在2018年,中国一汽宣布,获得了16家银行1万亿意向性授信。

高和青发现,自己的银行在操作这个模式的过程中,只是将这些核心企业的授信方式进行了修改。

比如,今年银行给辖区内的大型企业A企业提供2个亿的授信,那么实际只给A直接放贷1.5个亿。

而另外5000万,就变成了A企业应付账款的“订单贷”,被放给A企业的供应商们,再由A结算给银行。

“绕了一手,结果这5000万就变成了小微企业贷的放贷额度,既完成了上头的任务,也不用增加风险。”高和青了解到,很多银行都是这样操作的,最近的订单贷已经变味。

实际上,很多银行也往往只认核心企业参与的“订单贷”。

比如招商银行规定,订单贷的采购方,需要满足“在经总行核准的1+N核心企业名单内企业”内等条件。

而广发银行则规定,订单的采购方,需要是世界五百强及控股子公司、知名大型国有企业、行业龙头或细分市场领先企业、地市级以上或全国百强县的政府采购单位,等等。

只有和核心企业合作的中小企业,才能被业内视为“有根的中小企业”。

因此,很多行业内人士都表示,如果订单贷无法摆脱“核心企业”的束缚,就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小微企业贷”,而只是核心企业的“变相授信”。

02 核心企业魔咒

你以为完全依赖“核心企业”,订单贷就可以走得很顺吗?

其实这一路也是磕磕绊绊,荆棘满地。

首先,大部分核心企业,都不太愿意接受这一合作模式。

老麦给一家电子制造业巨头的上游企业做过订单贷业务。他发现,光是这个巨头的一二级上游企业,就有6000多家,再往上,“数量绝对过万”。

“如果每家都要证明跟这个巨头的业务往来情况,后者再去确认它们的四流合一性,这事就没法往下走了。”老麦说,只有巨头主动发起,才能推动订单贷业务。

但很多核心企业,对于推动订单贷,意愿并不是很强。

行业从业者王一波发现,很多核心企业的主要关注点,还是在应收,而非应付部分。

“一些核心企业比较短视,认为小企业死了大不了换一家。”行业从业者张奕说。

每一个新模式诞生后,都必然会动原来利益方的蛋糕。

在传统的产业链中,经常会有这么一条潜规则:很多核心企业都会拖付款的时间,为了让自家最先拿到款,供应商通常会“行贿”核心企业的财务和决策者。

如果有了订单贷,供应商提前拿到了钱,他们就不会再管账期的长短。

所以,核心企业中的财务人员,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这种模式。

假设一家核心企业眼光独到,觉得订单贷是一门好生意,它们很快就会成立独立的金融公司,开始自己做这件事。

比如康旗股份、九州通、神州高铁等核心企业,都成立了自己的商业保理公司,来做上下游的供应链金融。

此时,金融机构就再难切入核心企业的地盘。

就算核心企业积极配合,还面临第二个障碍,就是银行、保险公司、担保公司在展业时,有地域限制。

老麦从2016年开始做订单贷业务。刚开始,他很乐观,但第一个线上项目,就让他崩溃了。

这是因为,核心企业的客户,“几乎都会横跨两个以上的省”。而他选的这家龙头企业,客户涵盖了中国的20个省。

一个大问题来了。

“受监管政策影响,银行哪怕上升到分行层面,也只能在本省展业,所以我们前后一共找了47家银行。”老麦无奈地说。

这个项目最后做了17个月,饱经波折。

银行如此,保险和担保公司也是如此——它们也是按照省份来展业的。

“担保公司的地域问题尤其明显。它们更愿意担保的,是当地财政重点扶持的行业及客户。这些客户的再上游,它们就不太愿意担保了。”老麦说。

最后一个障碍,就是行业的骗贷行为客观存在。

“前几年,在贸易融资流行的时候,有很多企业做虚构的合同来套银行的钱。” 王一波说,有的银行可能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

在他看来,单方面造假容易暴露,但如果上下游勾结,银行很难发觉。

根据公开报道,2013年年底,山东滨州市博兴县人郭某,因犯骗取票据承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此前,郭某利用7家关联公司,签订虚假购销合同,骗取4家银行承兑汇票11次,数额共计3.91亿元。

2017年,鲁兴置业将衮州煤业、恒丰电力等诉至山东济宁中院。

鲁兴置业称,恒丰电力涉嫌伪造衮州煤业公司印章,虚构对衮州煤业的应收账款,在相关金融机构办理保理业务。

此外,还有一些企业会夸大订单数据。

比如一家企业每天的最大产能只有500吨,但它提供的订单数据显示,其产能远高于此。

“其实这些订单都是假的。”张奕说。

核心企业束缚、地域限制、骗贷横行,都成为订单贷迟迟未爆发的原因。

03 真正的订单贷

“整个实体产业有近200万亿的市场容量,订单贷可以从中切很大一块蛋糕,但到目前为止,这个市场只开发了不到1%。”老麦说。

这是因为,满足“有根的中小企业”条件的,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中小企业都无法和核心企业合作。

“只有摆脱核心企业束缚,做到具备普世性,订单贷才算真正的小微企业贷。”高和青认为。

最近几年,一些新的技术和新的玩家出现,让订单贷有了转机。

首先,金融科技玩家的出现,自然而然地打破了资金的地域性。

老麦称,他们现在开始找直销银行、互联网银行合作,突破资金的地域限制。

从2018年开始,在订单贷领域,出现了大量非银机构的身影。

“非银机构不受银保监的跨省管辖。尽管它们的资金较贵,但仍不失为一个补充。”老麦说。

很多银行索性都把钱给金融科技公司,让对方助贷,突破地域限制。

原来这个模式依赖核心企业,是因为小微企业数据匮乏,只能靠核心企业在其中成为“担保方”。

最近几年,大数据的积累和沉淀,则开始给订单贷的普及提供土壤。

以前,一家企业的数据都是封闭在各个监管部门的,比如税务、工商、社保,等等。

但最近,这些数据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各种渠道被打开。

譬如,SaaS服务商的数据。

老牌SaaS服务商金蝶,多年沉淀了大量客户的流水和发票数据,此后,它们成立了“金蝶金融”,将数据脱敏后提供给金融机构,作为授信参考。

此外,数据的维度也开始变得异常丰富。

开鑫金服研究院副院长兼产品总监胡汉光称,他们会将行业细分领域的大数据,作为重要的参考指标。

比如在物流行业,有哪些数据可以核实企业的经营状况?

“我们会读取承运商在仓储运输中的真实数据,比如过路费、加油费,从而对授信额度做出判断。”胡汉光称。

老麦认为,技术发展到今天,针对订单贷的骗贷,越来越难。

“如果只需要提供兆级的数据量,很容易骗贷。如果需要提供GB的数据量,造假成本就很高。如果需要提供TB以上的数据量,造假几乎不可能。换句话说,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做到全网量级的数据造假。”他表示。

因此,摆脱核心企业的订单贷,正在慢慢崛起。

“如果某个产业链上没有明显的核心企业,但是有一些支付结算的数据掌控者,比如说,在农业领域,蚂蚁金服掌握了很多数据,那么,它也可以来做这件事。”张奕表示。

而网商银行的“网商贷”,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它针对的,是淘宝个人和企业卖家。

对于满足特定条件的卖家,如果有已发货,买家未确认收货的订单,就可以申请“订单贷”。

结语

高和青认为,随着数据的丰富,放贷方对于小微企业的经营情况、订单真实性等信息的掌握度,会更强。

那时,订单贷可能会脱离核心企业的魔咒,变成具有普世性、公平性的一个商业模式。

订单贷、发票贷、SaaS贷、支付贷等多种模式即将崛起,成为小微企业贷的重要突破口。

(文/罗素)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417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最具影响力新...

与互联网巨头PK,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胜算几何?

苏宁金融研究院 5小时前

地方债开启“零售”时代

杨望 05-15

小微不“小”,造舟万亿蓝海

独角金融 05-15

《经济学人》:银行业终被数字化撼动

张者昂 05-14

银行:不是随便讲讲,我们搞科技是认真的

洪偌馨 05-13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