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本篇简讯源自AIER(Ame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美国经济研究所),原文作者James L. Caton,于2019年3月29日发表。

不了解20世纪初经济学发展的人可能会认为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思想主要是由哈耶克-凯恩斯(Hayek-Keynes)的辩论所界定的。也许是因为凯恩斯和哈耶克之间辩论的名气,许多人认为总量分析法是凯恩斯理论的发明。

在撰写《通论》(GeneralTheory)之前,哈耶克在批判凯恩斯的著作时指出“凯恩斯先生的总量分析法掩盖了最基本的变化机制” (VonHayek,1931)。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确实使用了总量分析法,但是凯恩斯之前的很多宏观经济学家也是这么做的。此外,凯恩斯的著作也不是唯一一部受到哈萨克如此批评的著作。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哈萨克完成了《价格与生产》一书。在书中,他反对诸如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等人所推广的依赖宏观总量的分析方法。

凯恩斯之前就有宏观经济分析的传统。如果将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与传统的宏观经济学混为一谈,那我们就会面临抛弃凯恩斯所传承的贡献的危险。我不是第一个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人。大卫·莱德勒(David Laidler)指出:“尤其是庇古(Pigou)和奈特尤(Knight),对他(凯恩斯)所宣称的新颖性不屑一顾”(Laidler,1999)。无视凯恩斯之前的宏观经济学,我们就是在冒险抛弃那些反对凯恩斯的支持者们,在这场思想之战中,他们的观点同样创造了价值。此外,通过理解总量分析法的价值,我们可以确定凯恩斯理论分析法在哪些领域取得了飞跃。

当提到总量分析法时,我们指的是交换等式,即经济体中的名义生产总值总是等于总支出的价值。大卫·休谟(David Hume)最初提出这一命题,而分析的方法起源于古拉·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这些作者得出的结论就是数量理论的早期形式,简单来说就是货币数量的增加对平均价格水平产生上行压力。迄今为止,一切都好。即便是哈耶克也不会对此提出异议;想想看,他反对凯恩斯理论观点,即意味着货币数量增加和物价水平上升之间的关系是不成立的。

凯恩斯的根本问题不在于他的分析方法取决于总量,而是他盗用了这些总量的概念。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顾一下凯恩斯对持有货币需求的假设。凯恩斯提出,个人囤积货币并不少见。他还认为,利率通常过高,以至于无法鼓励充分就业。凯恩斯相信,货币流通速度可能会长期下降,这意味着用以维持安全而持有货币的需求可能会大幅增加。他甚至相信,在大萧条时期,这种需求的增长没有严格的上限。不愿意花钱会降低物价,以至陷入螺旋式通缩。凯恩斯认为这个问题无法通过增加货币数量来解决。他的解决方案不是印制钞票,而是通过货币创造来资助并增加支出,以提振疲软的经济。凯恩斯相信免费的午餐。

实际上,凯恩斯借用了一个原始货币主义者的观点,并添加了自己的一点细微贡献。货币经济学家拉尔夫·霍特雷(Ralph Hawtrey)等人指出,总支出的波动可能会推动宏观经济表现的波动。总支出与总需求具有相同的含义。虽然霍特雷认识到总需求的波动可能是由于货币数量减少或者持有货币需求的增加二者其一引起的,但他与在凯恩斯撰写《通论》时期的大多数高级宏观经济学家,都与凯恩斯在哪个更重要的问题上存在争议。霍特雷和凯恩斯甚至在麦克米伦委员会(Macmillan Commission)就此问题展开了公开辩论。凯恩斯对霍特雷的观点提出了质疑。霍特雷认为,20世纪20年代末的高失业率是由“货币政策中一系列可以避免的错误”造成的,尤其是“英国央行本可以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样就能解决失业问题。”凯恩斯对货币政策本身可以用来稳定总需求的观点持怀疑态度。

我们有必要将旨在缓解经济萧条的货币政策与通过货币创造来实现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凯恩斯主义政策区分开来。在前一种情况下,央行寻求减轻货币动荡对经济活动产生的影响。而后一种情况下,由政府资助的经济活动优先于私有经济活动,否则(根据凯恩斯的解释)资源将无法得到充分利用。相反地,货币主义者认为,缓解货币市场动荡足以抵消经济萧条。在与凯恩斯就“商品储备本位制”(commodity reserve standard)的提议展开辩论后不久,包括哈耶克在内的许多人都认识到通过制定政策来促进货币稳定的必要性。

如今,双方仍在争论,一方是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等支持财政扩张,另一方是斯科特·萨姆纳(Scott Sumner)和大卫·格拉斯纳(David Glasner)等支持货币稳定。它们代表着凯恩斯与那些经常被遗忘的货币主义者们之间的辩论的延续。

编译者注释

本文介绍了凯恩斯主义与其批判者对于如何维稳需求和宏观经济表现的观点。批判的来看这些观点,无论是哈耶克的自由资本市场主义,还是凯恩斯的政府干预政策主张,还是货币主义学派的以调节货币供给为目的的货币政策,都可能在某些特定的经济和市场环境下发挥着积极的效果。批判的思考这些经济观点将有助推动宏观政策完善。美国的经验也应证了这一点。例如,被称作美国经济的“黄金时代”的20世纪50、60年代,美国实行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政策,令二战后的美国经济实现了较平稳的增长。然而从70年代初开始,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出现了经济增长停滞和通货膨胀并存的两难现象,从此宣告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失灵。自此,政府开始基于供给派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制定政策,以政府干预策略为辅,强调刺激供给侧生产力发展和自由市场竞争机制的重要性。诚然,发展宏观政策应基于理论的框架并应运目前的政治经济情势。

参考文献:

Von Hayek, F. (1931). Reflections on the Pure Theoryof Money of Mr. J. M. Keynes. Economica,(33), 270-295.

Laidler, D. (1999). Fabricating theKeynesian Revolution: Studies of the Inter-War Literature on Money, the Cycle,and Unemployment. Cambridge an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