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本篇简讯源自CIGI(Centre for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原文作者Sean Mcdonald,发表于2019年4月15日。

目前,全球科技公司广泛利用一个技术的概念——“面向服务体系构架”(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以下简称SOA)——来重组公司,以规避数字监管。这一趋势不仅归因于公司自身对优化或利益的追求,也反映出全球现行数字监管规则的不完善,显著提升了科技公司的运营风险。深入了解科技公司治理和监管方面的分歧有助全球数字治理的发展。

利用“面向服务体系重组”规避数字监管的广泛趋势

随着全球政府开始围绕数据权、市场监管和安全机构立法,技术公司开始不断的将SOA方式应用于它们构建公司的方式,即通过分解公司的各个组成部分,使其对于合规更优化。作者称之为“面向服务体系重组”(service-oriented incorporation)。

科技公司都在采用“面向服务体系重组”方式,以限制数字监管的影响。例如,Google创建Alphabet旨在避免反垄断审查,这被认为是利用“面向服务体系重组”以规避监管的最大尝试;除此之外,从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到黑水公司(Blackwater),有大量证据表明注册一家新公司比重塑一个市场更容易。

全球数字监管问题

在公司广泛利用“面向服务体系重组”来规避数字监管的趋势下,政府需要认识到全球数字监管的不完善可能已经提升了科技公司的运营风险。作者指出全球监管环境迅速变化、协调不足。在基本监管原则上缺乏全球共识,这加大了企业运营风险,甚至连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都在呼吁统一的监管。

其次,作者指出政府采取明显的利己主义监管实践。在数字监管领域,政府反对消费者保护的理由是出于监控和主权权力安全。例如,澳大利亚最近通过了一项法律,政府可以强迫公司给他们提供端到端加密的入口,在功能上引入了一个巨大的安全漏洞。许多科技公司威胁要离开澳大利亚,或试图重新设计自己的公司,以限制自己在澳大利亚当局面前的风险敞口。

数字监管政策建议

作者指出现有的治理机制不能胜任治理数据的任务,新规则要比新机构更需要关注。作者建议数字治理政策应该具体关注在以下几个方面:(1)要从国家立法转向建立国际协调;(2)要找到将公共利益问责制嵌入供应链和全球市场的方法;(3)应当基于数字空间或数据本身的细微特点而设计,同时考虑多边利益、信息透明化等;(4)废除政府机构自上而下治理模式,为个人和市场提供工具,用以使企业自己承担责任。

全球数字治理及其相关政策仍然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全球政府应该重新认真考虑构建数据治理,确保治理规则以技术的方式运行——通过全球的、拆分的供应链。

编译者注释:

在大数据时代,数据成为新的资产,如何监管和治理数据成为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过去数百年来,全球贸易大战都围绕着石油、农产品等有形商品展开。时至今日,有关数据的存储、访问和处理问题上的监管成了各国贸易对话的主要议题。对此,政府没有相关的经验,而且监管政策不够统一。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对科技行业的数据、隐私和税务问题展开监管。但在方法上却存在分化。作者认为,着手解决数据治理失败的最有意义和最快的方法,不是让公共机构宣布自上而下的规则,而是给个人和市场提供他们可以用来让企业自己承担责任的工具。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