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现金贷老板2019存活指南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现金贷老板2019存活指南

本文共6773字,预计阅读时间323

这个选题,从过年开始就听闻陆陆续续有人出事,但一直没觉得有多严重,然而这个五一假期里:

“我现在特么都睡不着觉,会不会被逮进去啊?”

“你们体量这么小,应该顾不上抓你们吧”

“这谁知道,以前看是闷声做,偷着做,现在特么谁知道哪天抓谁。”

这种对话高频出现,从侧面也说明了,现金贷行业正在步入严监管、强整治的时代。

现在的现金贷老板无非两条路:留在国内的和逃离海外的。留在国内的希望避免牢狱之灾,已经出走的暂时不敢回来。

围绕现金贷从业者的现实状况,笔者在约谈了一些业内人士,也请教了相关法律人士后,来说说这场整治风暴中现金贷老板和从业者可能涉及的风险及如何合规的活下去。

的确,看看最近的新闻,也让他们感到害怕:

2019年5月8日,同牛科技创始人朱晟卿因涉黑涉恶被通缉。

4月19日,淳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0多名员工被深圳宝安警方带走。淳锋资产是业内排名比较靠前的催收公司,拥有超过1000名员工,服务的机构包括光大、华夏、交行等传统银行,也包括马上消费金融等消费金融头部公司。

23日,温商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立案侦查。24日,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涉嫌集资诈骗被深圳南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25日,北京朝阳区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公告,发布之日起5月31日,所有注册地在朝阳区的P2P网贷高管及实际控制人,无北京朝阳区金融服务办公室书面审批允许,不得离京。

27日,金诚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案,实际控制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3月27日,团贷网暴雷,创始人唐军自首。

不仅排名大的抓,小的也被抓。这才是造成最近行业立人人惶恐自危的原因。

一个朋友4个月前以税前7万的月薪跳槽去了一家现金贷公司,老板很是欣赏想要委以他重任,让他当高管,结果五一的一场聚会,他跟我说他准备节后去提离职回传统金融机构了。

“我不当高管,万一哪天一起被抓进去呢?还是稳当点这年头,还得还房贷呢。”

“可以这么说,这个行业(现金贷)90%都是打擦边球起来的,现在这种情况下,能自保就不错了。”为什么2019年,不被抓,不入狱,安全过冬成为现金贷老板的第一要务。

首先说一点,这个行业,90%的被抓进去的都不冤枉,国家出手的前提是,野蛮生长的这几年,造成了太多社会问题和居民杠杆,这些都不得不管了。

这些瑟瑟发抖的人大概有多少呢?

比如一些市场上公开的数据,规模最大时,全国有5000到1万家现金贷平台,加上流量公司、催收公司、第三方公司以及一些变相隐秘的地下产业,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保守估计在几万人。根据一个行业网站网贷天眼的数据,全国在运营的现金贷平台至少还有2000家。

现金贷从业者可能会涉及哪些罪名?我们咨询了从事互金领域法律服务的相关律师,今天来跟大家聊聊其中大家最关心的几个罪名:

一、套路贷与金融诈骗

什么是套路贷?这种新闻你应该看很多了:

“男子借款40万 还了87万还欠30万/借款1.05万元,7天后偿还本息共计1.5万元”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alpha数据库显示,截止到2019年,套路贷122件相关案件当中,2018年开始出现了一个显著增长高峰。在地域分布上,又尤其以浙江、上海、江苏、安徽等地居多。其中浙江省的案件量最多,达到29件。

套路贷地域分布图

具体的罪名上,这些案件涉及到侵犯财产、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等。刑期上包含有期徒刑的案件有99件,122个案子没有一个案件能够免于刑事处罚。

“e租宝”、“申彤大大”、“中晋系”、“快鹿系”、“善林系”这五大系列案件,涉案金额就将近2000亿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现在全国各地正在侦查中的各种案件。

兰州2·12特大套路贷破获

经常跟套路贷结合在一起的是诈骗罪,为什么2个月前315之后众多被整治的公司会被被认定构成诈骗罪,而不是高利贷。这里有两个关键的认定条件:

1、暴力催收涉黑涉恶

很多催收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比如PS法院的传票、轰炸通讯录、PS借款人色情照片甚至上门泼油漆,恐吓等等。这种行为很容易被盯上,而且很容易被认定为涉黑。

即使在专业律师看来,执法机关这样的认定也合情合理,因为实在太过了。

估计有一些行业朋友还存有一些侥幸心理,上面提及的措施,99%的现金贷公司都用过,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还要顶风作案的,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暴力催收在司法实践中跟哪些罪名相关联呢: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等。

比如这个:2017年6月28日,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于江泳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于江泳获罪的缘由是非法获取个人信用卡信息并出售给他人。

刚刚被通缉的朱晟卿也是因为涉黑涉恶,这位毕业于牛津大学和耶鲁大学的“富二代”也没能躲过这一劫。

去年12月,同牛科技就被传出失联,同牛科技杭州总部和北京分部负责人接连被“带走调查”,大股东同方联合控股集团的相关从业人员也被“带走”。而同牛科技失联的原因,据说跟关联的现金贷产品暴力催收有关。

江浙一带有诸多拿着几千万自有资金在放贷的中小老板,放高利贷这个行为本身没有问题,这里也有着很悠久的民间借贷传统,但一旦涉及以上的暴力催收,在2019年锒铛入狱很有可能。

有一些专门做催收外包的公司,行业鼎盛时期,不少比较机灵的从业者在偏远的市郊租个写字楼,雇佣点高中生甚至大爷大妈,这是个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只要能从银行信用卡中心或者现金贷公司中承接到业务,压缩成本,就能赚到不少钱,现在一是行业萎缩了,二是最近“连着萝卜拔出泥”的整治风暴一抓一个准。

写到这里,我想起三五年前偶然认识的一个煤老板,当然,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资不抵债破产了,聊起山东的辱母案刚发生没多久,正好他也欠了几千万的民间高利贷,也被催收过。我像个傻X一样问他,民间高利贷啥样,是不是像港片那样打打杀杀?他跟我说的话我至今清晰记得:

“别地儿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山西没这么凶残,就是隔三差五过来看看你,问问有没有钱,最近咋样,最多带你去洗洗澡,拘起来,真没钱就让你赶紧去挣,他比你还想让你赶紧发财把钱还了。”

“那个案子,有一点是因为你有钱你不还,你骗人家,这在江湖上特么不道义。两边都有问题吧。”

关于暴力催收为什么容易高发?

这里有个问题,自建催收人力成本太高,行业内M3以上的催收大部分都是委外的,也就是找催收外包公司。

但在现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一旦你找的催收外包公司出现暴力催收的情况,你也立马被一锅端。这个我特意去问了律师,的确如此!这个不免责,不免责,不免责!

还有一点,业内有不少公司会把很难催的一部分资产卖掉,如果这个已经被卖掉的催收资产在日后出现了暴力催收的问题,先前的公司也是不免责的!不免责!

之前趣店罗敏接受采访,说催不回来的我们就当送你了,引起全舆论一阵讥笑,说他得瑟。其实他道出了一个业内实情,趣店早期和蚂蚁金服的合作获取那么低成本的流量,躺着数钱都来不及,确实没必要冒着巨大的的成本和舆论压力搞暴力催收。

催收中有个惨绝人寰的做法就是轰炸通讯录,甚至通过借款人通讯录上的联系人再次二度轰炸联系人的联系人。

有些城市的现金贷平台倒霉就是因为在轰炸通讯录的过程中不小心轰炸到了公安系统,政法系统从业人员,这是行业内真实发生的案例,典型的自掘坟墓。

在这里再说一个朋友的例子,他的公司并不直接放贷,但是相关方,结果在一场涉黑严查中作为相关嫌疑人被关进去,怀着孕的老婆四处奔走给解释他们没有涉黑,甚至拿出了当时需要融资给投资人展示的ppt给警察看“我们没有违规,涉黑的不是我们”。最后被关了30天后才出来。

人是脱罪了,但你想想一个大活人被关30天后,浪费的时间、精力成本不说,整个人都有点颓废了。

2、恶意利滚利

首先说明一个问题,不管是信用卡还是其他借款方式,逾期不还,惩罚性的罚息是有上限的,不是无限的利滚利,1万变5万,5万变10万,最后滚到借款人付不起。

就信用卡来说,我们如果刷信用卡逾期不还,就会产生滞纳金和罚息。

信用卡滞纳金指的是持卡人在信用卡到期还款日实际还款额低于最低还款额的情况下,最低还款额未还部分要支付滞纳金。

银行信用卡有一个“全额计息”的方式一直被诟病,2018年初央视的主播李晓东状告建行一案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李晓东刷建行信用卡花了1万8千元,他绑定的自动还款储蓄卡余额不足了,剩下69块钱没还清,结果产生了300多元的利息。建行以他消费的1万八千作为本金,按照万分之五的日计利原则算罚息,并且按照每月复利计算。

这种方式超出了常理的认知,假设还有1分钱没还,也不会在这1分钱的基础上算利息,而是按照你借的1万元本金计算。李晓东这个案子,法院最后认定建行违约金应予以适当减少。

2018年6月6日,最高院发布《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征求意见稿,对于“全额计息”的问题,给出了两种解决方案。

“方案一是持卡人选择最低还款额方式偿还信用卡透支款并已偿还最低还款额,其主张按照未偿还透支额计付记账日到还款日的透支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方案二是发卡行对“按照最低还款额方式偿还信用卡透支款、应按照全部透支额收取从记账日到还款日的透支利息”的条款未尽到合理的提示和说明义务,持卡人主张按照未偿还透支额计付透支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发卡行虽尽到合理的提示和说明义务,但持卡人已偿还全部透支额百分之九十,持卡人主张按照未偿还数额计付透支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也就是说,以后再遇到信用卡要收取全额罚息的情况,法院支持的是按照未还部分计息,即使即使办卡时双方有约定,但是持卡人已还款9成以上,主张按未还部分计算利息,法院也应支持。

回到现金贷来说,我们一直强调高利贷这个行为本身并不违法。但是恶意的利滚利,甚至主动帮借款人“平账”,上家借完了借下家,不断扩大借贷人的杠杆,最后让借款人换不起钱,倾家荡产,甚至于出现裸条等现象,这些行为在司法实践中都是不被认可的。

根源上,你根本不是以做一个正常金融业务的目的来经营。

“今年315之后,全国至少有1万现金贷从业者被抓了进去,这里面可能有部分的误伤,但绝大多数90%都是本身有违法行为存在,毫不冤枉。”一个浙江的相关产业从业者闲聊中提起。

3、现金贷与P2P的结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如果一家现金贷通过自己的P2P平台募集资金,这就涉嫌自融,如果中间又通过承诺客户保本付息等途径,就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趣店早期的资金来源也是P2P,但后来为了上市合规,慢慢减少其比例。2017年4月停止与P2P平台等机构的合作。目前其资金主要来自银行授信、消费金融、信托等。

在这方面摔跟头的案例也很多,比如名噪一时的联璧金融和斐讯路由器的案子。联璧金融相关人员2018年6月23日以非法吸存被立案调查,张某等15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现在案子还在侦查,如果警方在最后认定联壁金融的大量资金流向了斐讯,而斐讯又和联壁属于“同一控制人”的联系,就可以认定其属于自融。

还有唐小僧、善林金融········2019年仍然是个暴雷年。我觉得,还在P2P公司工作的朋友真的可以考虑下跳槽了。至少去一个持牌的机构猫着也好。

二、2019年,如何合规?

合规这个词,放在一两年前,是没有现金贷老板会去考虑的,因为这个行业,按照被抓进去的网贷之家徐红伟的说法,太赚钱了。赚钱的速度快到你根本没时间去思考合规的事情。相当多一部分现金贷老板都已经赚完了毕生都花不完的钱。

现金贷这个业务,跟某种行为很像,是会上瘾的。你习惯了日进斗金,就不太能习惯俯下身来去赚辛苦钱了。国家拼命整治,也妨碍不了很多人还是想做,那如何合规挣钱,尽管可能是挣得相对少了一点。知道哪些合规哪些不合规,起码在找工作的时候,再也不要轻易被hr一句:我们上过cctv的给忽悠了。

1、放贷资质

职业放贷行为是指未经批准,经常性、反复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借款目的具有营业性,从中赚取高额利息的行为,职业放贷人,顾名思义,以放贷为生的个人。

这个是很多没有互联网小贷牌照等合法放款通道的公司之前采取的灰色放贷途径。通过一个个人账户,放款给多个借款人。关于职业放贷人的限制,国家现在也越来越严格,比如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发〔2018〕10号》以及2018年11月16日浙江公检法等6部门联合发布整治民间借贷的会议纪要。

简单说,如果有向社会不特定多数人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则涉嫌刑法第176条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关于职业放贷人的规范惩处目前尚未出台统一的司法解释,但在一些地区法院已有先例,比如厦门思明区法院出台发布了首份职业放贷人清单,进行司法警示。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对大连高金投资有限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星海支行、大连德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企业借贷纠纷一案,作出(2017)最高法民终647号民事判决书,最后认定金融业务活动系国家特许经营业务”,认定案涉《借款合同》无效。

关于机构放贷资质,分为持牌机构与非持牌机构。

持牌机构有银行、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等,相关持牌机构的放贷、联合贷款或走各类通道等,都受相应持牌机构的严格监管。这些持牌的机构,网络上都有公开的名单,自己去查。

如为非持牌机构,有的是用融资租赁公司以租金、保证金等方式变相完成借贷行为,有的直接用投资管理公司放贷,则有“非法经营”的嫌疑。

2、放款期限

714高炮被曝光后,超短期限的高利贷成为重点整治的对象。15天以下,7天以下建议就不要做了。

另一个砍头息的问题,这个之前行业里很野蛮,基本上是放款前直接被扣掉,比如借1000,到手可能才600块。后来的砍头息又出现了一些变种,这里列举一些,比如强制搭售商品,要求消费者借款的同时买一些东西,或者购买会员费等等。

一种现在条件下,比较合规的方式这里不公开写了,有兴趣的从业者私聊吧。

3、资产剥离

一些头部存量很大的公司,在这个问题上吃了苦头。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完全剥离是没用的。

某某布袋理财也是一家刚刚被查的公司,近期刚被江苏省某地公安部门调查,公司所有电脑、通讯设备等办公设施当日即被查封,导致平台及员工暂时无法正常运营、办公。

但这家公司几十个app,被查的只是其中一条线,这家公司按照行业内人来说,并没有被一锅端。

另外一家就没这么走运了。315刚过去,兰州警方摧毁特大网络套路贷团伙的新闻就在业内刷了屏。根据新闻信息,去年12月兰州市公安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一利用APP平台进行套路贷违法犯罪的案件线索,随即开展技术攻坚和网上侦查,侦查人员通过大数据分析比对,基本摸清了该套路贷团伙的各级组织架构、人员构成及运作模式。

315曝光714高炮后,专案组组织提前行动,一举捣毁外省6个犯罪窝点,现场查控涉案人员750余人,依法将有犯罪嫌疑的210人押回审查。共扣押、冻结涉案资金、财物价值10亿余元。

据行业内人士透露,这家全军覆没的平台是杭州的土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以甜兔等18个放贷平台、APP300余个、催收外包24个。

虽然这家平台用300多个APP作为幌子,但是背后的放贷主体和资产却没有做任何剥离。最后警方直接一锅端。

三、关于行业发展的几点看法

此前关于整个现金贷行业被政府整治,包括714高炮被点名,业内曾经流传着这么一种观点:

政府越打压,行业就会越疯狂,714被禁止了,还有更粗暴的方式会出来,比如放款2天,砍50%。从结果上来看,在现在的整治风暴下,很少有人敢于冒着刑事风险的责任来赚这个钱了。

国家整治的明显后果就是,借贷利率大幅降低。

合规的本质,就是提高整个行业的成本。现在能不能赚钱,比的不是谁的胆子大,谁的路子更野,而是综合比较资金成本、营销成本、获客成本等等。

我们之前反复说过这个观点,现金贷行业不会死,会赚钱的公司还是很赚钱,而且行业里有很多家。

高利贷并不违法。

在中国,高利贷行为本身历史很长,江浙一带民间借贷一直很发达,这本身跟国内的金融抑制和环境有关。但不想好好做放贷的生意,想要弯道超车,走灰色地带,靠擦边球起家现在的风险的确越来越高。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森林学苑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森林学苑未央青年

15
总文章数

拒绝信息垃圾,输出知识干货。专注新金融领域深度原创,为你省...

判决书曝光金交所乱象:融资款转至"空壳"公司实控人

樊红敏 郑利... 08-05

现金贷7日风波:有平台首逾攀升至70%,贷超主动注销

小慧吖 08-02

“砍头息”变形记

黄希 07-31

多家头部公司被调查,“为什么做金融科技做到了监狱里?”

一本财经 07-30

印尼还是现金贷的热土吗?

松子同学 07-29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