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进入2019年后,随着美方加增关税的执行以及中方不得不采取的反制措施,从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摩擦转入了实质性冲突的新阶段。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仅影响两国的经济和双边关系,也深刻影响着全球经济的预期与格局。

在这样的背景下,5月22日下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以“中美贸易及中美关系:挑战与前景”为主题举办第137次“朗润·格政”论坛。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在论坛发言中说,中美贸易摩擦难以解决之处在于,特朗普就不想双赢,“想一个人赢两次,而不是大家各赢一次”。而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专家曾对黄益平说,特朗普之所以和中国打贸易战,因为“特朗普政府不想再给中国任何发展的机会”。黄益平表示,如果实际情况真是这样,那么中美贸易摩擦就不仅是一个经济的问题。

加征高关税是把双刃剑

美方所称的“贸易吃亏”论、“强制转让技术”论,在与会专家的眼中,是没有证据的无端指责。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东艳的研究,美国“2018 特别301报告”(2018 Special 301 Report)对中国的很多指责缺乏实质性证据,含糊其词,对于企业行为和政府行为之间的关系有些混淆。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说,美国跟中国买东西并不是美国给中国的恩惠,而是因为国内有需求,而中国的商品物美价廉。而且,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的影响没有美国以为的那么大。“即便有损失,我相信我们维持6%的经济增长是没问题的,这不仅是全世界很高的增长,对世界经济的增长也会是30个百分点的贡献,中国还是全世界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

“加征25%的高关税是一把双刃剑,不是特朗普说的中国吃亏美国占便宜。”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的发言引起了阵阵笑声。去年年初,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发文说“就喜欢加关税”,周世俭反问:“进口的关税能加到出口上去吗?美国只能收进口商的关税,这些关税直接转嫁给了美国的批发商、零售商,然后他们再转嫁给消费者。最近沃尔玛的商品很多都涨价了。”

特朗普是经济民粹主义

对于美国发起这场针对中国的贸易战,与会专家认为,这和美国现在面临的经济、政治困境不无关系。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运成认为,美国传统创新与二元经济结构难以为继,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形成了碰撞。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创新经济与传统制造业各走各路,使经济社会陷入了结构性困境。特朗普在第一年执政的时候精力主要放在国内,包括减税、医疗改革、扩大基础设施投入等,“但是结构性问题解决起来非常不易,现在他干脆就把危机转嫁到国外,这时候中国正好成为了替罪羊。”

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政治系主任达巍则从政治和外交角度分析称,美国目前正在从一极独大的地位上往下掉。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应该给世界提供稳定性和可预期性,但冷战后,美国政府政策“连贯性非常差,立场不断变化”,两党对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过去,美国抗压性很强,但是现在,特朗普在不断提高“安全水位”,把贸易逆差、中国在美投资等都变成安全问题。“单极世界正在结束。”达巍说。

“我们(中国)学习追赶得太快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感慨道。美国经济专家曾对她说过一个明确的观点,认为“特朗普是经济民粹主义”。再加上美国的社会矛盾,美国现在处于非理性状态,设置假想敌,转移美国社会深层次矛盾。

同时,中国一带一路等理念在提出后的这五年时间里得到越来越多国家响应,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陈文玲表示,“说白了,美国就是要保霸权,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在制定国际规则的时候说了算。”

至于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余淼杰认为,中国的箱子里有足够的工具。中国可以依照同等比例、同等力度的方式进行反制,或者采取对美国的产品采用非关税壁垒的手段,甚至可以考虑对战略性产品进行出口限制等。但最根本的应对方式,余淼杰认为是“通过高质量的发展,高水平的开放,从容面对美国,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实现百花齐放。”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査道炯表示,“我们不能被他们搞乱了,我们唯一的标准是,什么事情有利于中国往前走,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我们必须提高技术产品的竞争力,提高我们的劳动竞争力,扩大开放,提高开放的质量,提高全球认可度。”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