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老年版相互宝、药神保成为爆款
其背后反映出怎样的市场空白?
创新型保障产品是否值得加入?
风光之下暗藏哪些风险?

继互助计划“相互宝”在网络爆红之后,5月8日,支付宝宣布上线“老年版相互宝”。与普通版相互宝相同,该产品同样属于网络互助计划,沿用了相互宝“一人生病,众人分摊”的互助模式,区别在于老年版相互宝是专门针对60-70岁的老年人成立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据官网介绍,符合健康要求的老年人加入后若患上覆盖范围内的恶性肿瘤,可申请最高10万的互助金,每次分摊不超过1元。阿里趁热打铁推出的老年版相互宝一经发布,再度成为备受追捧的现象级产品。据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透露,老年版相互宝上线后三小时内便有近11万用户加入。

本期嘉宾

王国军: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周运涛:金融科技50人论坛青年成员。

"老年版相互宝"与"药神保"为何成爆款?

王国军:老年版的相互宝和原来的相互宝其实打动的需求和痛点是一样的,因为人们很需要这种便宜一些的产品,虽然保障没有那么高,但是也能说得过去。而且收拢的人足够多的话,大家就会觉得安全,因为只要风险单位足够多,计算就比较稳定,从精算的角度来讲就可以有更多的数据有更多的人分担风险。只要是大家认可这个东西,有更多人参与,风险就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这里面所保障的疾病正好是大家最关心的,而且个人家庭保障和政府保障这块都不是很充足,包括企业的保障也不是很充足,在三个保障支柱都不充足的情况下,大家就想到会不会有其他的保障产品,而相互宝和老年相互宝正好做这件事情,你需要什么我就给你提供这样的东西。

2018年中国保险业协会发布的《人身险产品联盟老年防癌疾病保险分析报告》显示,我国50-74岁人口约为3.5亿,然而只有144万余人拥有老年防癌疾病保险的保障,老年防癌疾病保险目前所覆盖的人群规模非常有限。同时,产品保额与保费间的“杠杆效应”不足、购买消费型健康险产品的理念尚不成熟、保障范围仅限癌症而过于单一、缺乏老年保险人群数据积累也成为发展老年防癌疾病保险所面临的市场挑战。

周运涛:本次相互宝又推出老年版,一方面是基于年龄客群的细分,第二点其实也跟我国商业健康保险的市场状况有一定的关系。我们都知道当前我国的商业健康保险在产品领域覆盖上针对60岁以上的人群并不充足,即使有极少数的健康类保险产品,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保障范围相对比较窄、保额相对比较低,而费用相对比较高,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痛点。所以我想老年版相互宝也是基于这样一个市场需求萌芽出来的。

除了阿里推出老年版相互宝外,腾讯微保也于4月23日上线新型产品药神保。虽然同样保障防癌,但与老年版相互宝不同的是,药神保的保障形式并不以现金赔付,而是以提供规定金额内的抗癌药为主。同时,药神保分为基础版和升级版,前者保费为每月一元,投保人年龄要求为0-50岁,保障包含未纳入目录的12款抗癌特药,保额最高达150万元;而升级版与基础版相比,虽价格相对较高,但保障范围和力度也均提高不少。据微保5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药神保”灰度测试上线仅7天,投保转化率就达到了其明星产品微医保的4倍,成为微保上线以来最受欢迎的“爆款”产品。对于此类走红的保险或保障产品,有多少消费者了解或参与其中?我们随机进行了采访(点击查看采访视频)。

周运涛:首先从产品上来看,药神保的本质是一个保险产品,所以它背后依托的是保险条款,叫做癌症药品医疗费用保障条款。但是相互宝本身是一个保障互助计划,所以它本身不是保险。

从具体的给付形式上来看,相互宝是直接以资金的形式给付。而药神保实际上它更多提供的是药品保障或者供应,更多是一种实物形式,所以从形式上也会有一些差异。

在药神保整个产品体系里面,实际上它是多方参与形成了相对较好的生态闭环,比如说腾讯它提供的实际上是用户的流量,泰康提供的是保险产品,美信健康提供的是基于药品供应链的药品供应,而中再就是作为再保险公司参与其中,提供的是保险的再保险保障。所以整体就形成了基于抗癌特药服务和供应的生态闭环,在这个过程当中,多方充分发挥自己的角色,融入这个生态,形成了很好的体系。

王国军:其实给现金和给药这其实是两种方式,但这两种方式其实有很大的区别,给现金方式的好处是病人如果患了病,比如说得了癌症,他可以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到医院看病吃药,另一种是游山玩水,找一个很好的环境去休闲,有中医疗法,或者自然疗法、运动疗法、饮食疗法,这些都是有的,有些也许是有效的。患者用这种疗法不需要吃药也不需要报销,这类给现金更好一些。

当然给药也有它的好处,其好处在于整个渠道如果打通的话,国外和中国最好的抗癌药,可以通过大企业整合起来,以极低的价格传递到消费者这里,而且又能保证质量,这样就可能会保证治疗的过程更加顺畅。这种直接给药的办法是节约供应方的成本,也是能够对需求方有一个很好保障。

周运涛:现在的药神保它的实质实际上是保险产品,也是是对我们传统的医疗险、重疾险、抗癌险,在这个组合之外又形成了很好的补充。除了能够解决传统的在抗癌药物本身费用比较高的问题之外,它还能够提供药品供应,相当于他给你买药。而我们在传统的抗癌药供应上面会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在某些药品供应上面会存在问题,存在着买也买不起,想买的时候还买不到。通过药神保这种形式,既解决了高额费用的问题,也解决了本身药品的供应问题。

细分化与差异化成保险类产品发展趋势?

网络互助计划和保险产品的设计都离不开数据的支持,而互联网企业体系内的数据积累也正是腾讯与阿里等巨头在保险或保障产品上表现抢眼的重要基础。

王国军:对保险业来说数据就是生命,是它的血液,没有数据保险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你没有数据无法测定费率,也不知道未来赔款的情况;不能设计产品,也不可能销售,否则你就是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运营,所以数据是极为关键的。

而数据谁最强?在现代信息社会,就是这些互联网巨头。它通过你的购物、点击、搜索,就可以知道你的风险点在哪儿,然后根据你的风险点设计产品,费率恰恰是根据你的风险状况而设定,它可以把你的风险状况探测得比你自己都清楚。

周运涛:为什么这些爆款产品能够火起来,而且它的互联网基因这么浓郁?背后原因其实在于互联网平台本身具有更丰富多维的数据积累,它对于客户的画像能力会更强。所以在更大的平台,基于它这种平台的品牌效应跟用户流量的基础上,它能够有能力去做好深入的客户分析、挖掘,以及客户需求的细化,可以把产品个性化,精细化做的更好。

对于传统的保险行业来说,其实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反思、需要进一步创新的东西。首先第一点,作为传统的保险行业可能要更多真正从客户维度出发,就是怎么能够真正去解决客户的痛点,满足客户的需求,围绕这个诉求跟立场出发做好相关的工作。

第二点,还是要植根于生态。我们发现其实在很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过程当中,它不单单是一个体系和行业,而是更多的主体与行业融入进来。所以保险也要更多的融入这些生态,参与生态的建设,在这个过程当中积极发挥自己的贡献跟作用。

第三点,保险还是要回归自己的保障本源。在这个过程中怎么通过自己的提质增效,把企业的成本降下来,然后返利、让利于民,更多地回馈社会,这样就可以为社会提供一些更高性价比的保险产品和服务。

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在数据积累不断完善、用户需求不断变化的环境下,保险产品也正逐渐走向精细化发展。

周运涛:我觉得这会是保险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这是有两点决定的:第一点,本身从用户的角度,从需求的角度上面,本身大家的需求也在不断的细化与深入。同时对我们这种供应方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需求的质量上面越来越深入,这就要求我们的供应方实际上也要更细致的去挖掘用户的需求。所以供应方来说,尤其是随着互联网跟大数据的发展,我们现在有能力、有技术去做好数据的挖掘跟客户客群的细分,可以从供给侧的角度上面更深入做好客户的分群产品的细分化,跟未来服务的差异化

风光之下暗藏哪些风险?

尽管表面上创新型保险或保障产品在市场上备受欢迎,其背后的风险却不容忽视。除了企业端在运营产品方面可能存在的系统性风险,消费者有时也会面临得不到赔付的情况。

王国军:因为保险它是要把未来发生的成本现在就要推算出来,比如说未来有多少人生病,生病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治疗,未来的科技是什么样子的,什么样的病都有哪些治疗方案,而治疗方案价格又迥然不同,可能会有很高的成本支出。

到现在为止这些平台还没有算得那么清楚,因为没有数据。即使这些天天做大数据、云计算的大公司参与进来,仍然无法准确的预测未来。预测不出来,就有可能收的保费太低,未来的赔付支出越高,当到了一个点上节无法支付了,这就可能导致系统性的风险,然后导致整个系统崩溃。

周运涛:对于老年版的相互宝来说,本身因为它不是保险,所以它也不受《保险法》的保护,这就决定了平台的经营风险是比较大的风险。也就是说平台本身是可以主动中止平台计划的,它有最终的保留权力。我们也会看到在互助计划的条款中很明确的提到,由于某些不可抗力或者政策性的因素,甚至提的很明确的一点,互助计划会员低于10.8万人的时候,平台是有权力终止互助计划的。所以还是有这个方面风险的。

消费者该如何选择保险类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创新型保险或保障产品与传统的保险产品如商业防癌险、重疾险等还是有较大差异。同时,消费者在购买相关防癌类保险或保障产品时,对自己的风险状况做出合理评估颇为重要。

周运涛:传统的保险产品跟相互宝或者药神保比起来的话,差异还是比较大的。首先在保障的范围上面,相互宝和药神保因为还是相对集中于特定的保障领域,甚至于特定的疾病,比如说药神保只是保癌症,所以保障范围相对来说比较窄

另外在保障额度上面,不管是相互宝还是老年版的相互宝,它的额度相对还是比较有限的,在保障的力度上比较低一点,因为现在癌症在实际治疗费用当中动辄数十万。

另外在准入门槛上面,在健康告知方面,传统的保险产品在这方面还是要求比较严格,对于人群、患病、是否有过某些手术、最近的健康状况,甚至要求你提交近期的体检报告。所以老年版相互宝和药神保在健康告知包括准入门槛相对较低

王国军:消费者要根据自己的风险状况,一定要做好评估,比如说你面临着哪些健康风险或者意外伤害风险,一定要判断自己的风险状况是什么样子的,然后根据自己的风险状况选择不同的机制和不同的产品。如果自己了解不到这方面知识,可能会找一些理财规划师或者专家去咨询,现在社会上都有这种服务的。

所以第一个是我们消费者要清醒,我知道我要什么,然后在市场上找到我要的东西;第二个就是我们要有比较丰富的知识,因为保险已经到我们生活当中了,我们不可能排斥它,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了解它、熟悉它、掌握它,然后适应和接受它,这才是我们一个正确的方向。总体上还是信息和知识是未来社会生活中必备的基础,消费者要了解保险、平台和自己的风险。

周运涛:我觉得更多还是要从自身实际出发,量力而行,在基本社会医保基础上,适当的去配置商业的保险产品。比如说根据自身的经济、身体和年龄状况,去适当的配置消费型的医疗险、重疾险、意外险,以及抗癌险。当然如果图一些新鲜的话,也可以把相互宝类似的互助计划作为补充,因为它门槛毕竟相对比较低,也可以形成一定的抗风险能力。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