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透视互金助贷模式:关联担保之忧 增量转移之术

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透视互金助贷模式:关联担保之忧 增量转移之术

本文共5275字,预计阅读时间26

近日,360又布局了一家新的融资担保公司。

根据天眼查信息,上海三六零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已于5月20日在上海注册成立,其两大股东分别为北京中鑫保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0%)和北京奇才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0%),法定代表人为吴海生。公开信息显示,吴海生是360金融总裁。

在互金公司纷纷向“助贷”模式转变的情况下,融资担保牌照成了“香饽饽”。

但助贷业务疯涨的背后,也暗藏隐忧,各类“擦边球”现象层出不穷,行业监管亟待完善。

助贷业务大增

乐信超70%的新增借款来自金融机构,360金融的这一比例更是达到79%,二者位居行业前列;拍拍贷一季度机构资金占比也已达30.9%,小赢科技为11.5%。

助贷业务有多吃香,从上市系互金公司一季报中便可窥见一二。

笔者梳理发现,拍拍贷、小赢科技、乐信、360金融、趣店等5家公司均实现 “开门红”——业绩同比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而助贷业务成为有力的推手。

财报显示,第一季度,乐信促成借款金额201亿元,同比增长35.6%;在贷余额350亿元,同比增长64.7%;第一季度,乐信平台上超过70%的新增借款来自金融机构,金融合作伙伴数量也已超过100家。

趣店也持续深化与持牌金融机构的合作关系,截至第一季度末,该部分合作资金余额从上一季度的190亿元增长至246亿元,环比增长29.5%。

360金融方面,第一季度促成贷款总额412亿元,同比增长179%,其中79%的资金来源于金融机构。公开信息显示,360金融已与工商银行、光大银行、渤海银行、南京银行及其他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建立合作。

据拍拍贷联席CEO章峰透露,第一季度,该公司通过机构资金合作伙伴促成的借款占撮合金额的比重由2018年第四季度的20.4%提高到30.9%。

此外,小赢科技第一季度撮合借款业务总量中,机构资金(主要为来源于银行和信托的助贷资金)占比为11.5%,已获金融机构助贷等相关业务新增正式授信108亿元。其中,4月份,小赢科技新增资金总额的25%来自金融机构,其预计到第三季度末,累计新增正式授信将达263亿元。

在分析人士看来,如果一家头部公司做出转型助贷的决定,可以说是“选择”;那么,行业中的多数头部公司都做出这样的布局,这就是一种趋势。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彦认为,行业呈现这样的发展趋势主要受两个因素影响。“首先,从政策影响来看,在开展金融业务必须持有金融牌照的监管政策下,没有金融牌照的互金公司盈利模式受到挑战。而监管鼓励部分银行与具有金融科技优势的助贷机构合作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黄彦谈到。

她进一步分析,“其次,互金行业已从暴利的野蛮生长阶段过渡到行业整合、利润下降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互金公司(除兼具客户与场景的大型平台公司,如BATJ外)应转变发展战略,从全面布局到快速抢占细分领域。”

同时,黄彦也看到了行业发展的另一些机会。比如,对于拥有场景及流量的大型公司可以转型为平台型财富管理公司;中小型公司可以专攻优势细分领域,积累相关数据及技术。

增资模式兴起

增信模式的兴起主要与“141号文”的出台有关,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

据黄彦介绍,目前市场上的助贷模式主要有:客户引流模式、增信模式、联合贷款模式、科技助贷模式和债权转让模式。

对头部互金公司而言,目前比较主流的、受到监管认可的模式是金融科技助贷模式,而通过三方融资担保公司来展业则属于增信模式。

增信模式的兴起主要与“141号文”的出台有关。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141号文)。141号文中,监管对银行业金融机构提出了明确的规范性要求:

第一,银行业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应严格按照《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等有关监管和风险管理要求,规范贷款发放活动。

第二,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

第三,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第四,银行业金融机构及其发行、管理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直接投资或变相投资以“现金贷”、“校园贷”、“首付贷”等为基础资产发售的(类)证券化产品或其他产品。

于是,在“141号文”之后,不少助贷机构成立了融资性担保公司,比如趣店、360金融等。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指出,一些大型城商行由于自身风控实力较强,对于与外部机构合作,只认可自带流量、具有一定场景的大型助贷机构,如蚂蚁金服、京东数科、360金融等,对于与自身没有流量的机构合作非常谨慎且基本不承认助贷机构的风控能力。助贷机构要与银行合作,首先得加强与增信机构合作,特别是保险公司和融资担保公司。

牌照价格降温

不少互金公司觊觎融资担保牌照是因为也想跑上助贷的赛道。但随着市场环境趋严,不少公司现在还要面临生存问题,更不用谈下一步发展了。

被不少互金公司盯上的这块融资担保牌照贵吗?

5月30日,笔者以牌照购买者身份向牌照中介服务商彭天(化名)咨询时,彭天表示,目前融资担保牌照“比较难拿”,监管要求高,所以价格相对较贵。

据了解,目前拿融资担保牌照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收购现有公司的牌照,变更工商信息;二是成立一家新公司申请融资担保牌照。申请新的融资担保牌照时,针对母公司的背景和利润情况都有要求,条件非常苛刻。

彭天还表示,现在融资担保牌照也分区域,比如黑龙江的融资担保牌照比较便宜。

“以成立新公司的形式来拿牌照的话,黑龙江一块5000万元注册资本金的融资担保牌照均价大约在280万元左右,其中需要实缴的注册资本金由公司方面自己承担;江浙沪,特别是上海的融资担保牌照设立难度很大,近期除了360外没有别的公司拿到;杭州新设立公司拿融资担保牌照的价格大约在500万元;福建、深圳区域的融资担保牌照价格为400多万元,不过目前福建的融资担保牌照的通道也暂停了。”彭天谈到。

从彭天提供的办理素材来看,在黑龙江设立一家融资担保公司,需要两家在全国任意地点注册的、成立时间三年以上的“壳公司”作为股东;实缴注册资本至少为5000万元,需要出具验资证明。

除此之外,新设立的融资担保公司担保杠杆可达1:10;其业务范围为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信用证担保等担保业务和其它法律、法规许可的融资性担保业务;诉讼保全担保、履约担保以及与担保业务有关的融资咨询、财务顾问等中介服务和以自有资金进行的投资。

不过,对于上述牌照中介服务商给出的报价,多位互金业内人士表示,融资担保牌照有所贬值,没之前贵了!

其实,不仅融资担保牌照,互联网小贷牌照目前的价格较前期也有明显降温。据了解,曾经以“亿”为计价单位、较为“干净”的网络小贷牌照现在仅需7500万元加上部分手续费就可以完成股权变更。

对于两类牌照价格走低的原因,笔者采访了数位业内人士,给出的理由大致为:此前,网络小贷牌照动辄上亿的价格是因为当时大家以为这一牌照“很好用”,但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发现面临监管的限制政策较多,而且部分业务也可以通过别的渠道操作;而融资担保牌照价格走低主要是因为互金行业目前整体行情不好,此前不少中小型互金公司觊觎融资担保牌照是因为也想跑上助贷的赛道,但随着行业资金链越来越紧张,市场环境趋严,不少公司现在还面临着生存问题,更不用谈下一步发展了。

关联担保之忧

目前监管针对融资担保是否是网贷平台的关联公司并未作出明确限制性要求,在法规要求内展业也满足银行的业务链条风控要求即可。

据了解,融资担保公司担保模式主要流程为借款用户直接向助贷机构申请借款,助贷机构对借款用户进行初步筛选、资质评估,并将合格借款人推荐给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再对借款用户进行风控审核、放款,助贷机构在此过程中会引入关联的融资性担保公司或第三方融资性担保公司,若发生逾期,由融资担保公司履行担保责任,向金融机构进行代偿。

彭天表示,他接触过不少做网贷平台的客户,因为目前网贷有转型做助贷的趋势,而网贷平台在和银行合作的过程中,银行会针对担保公司这块有要求,所以大部分头部网贷平台手上都有融资担保牌照,而且越来越多的中小平台也加入了这个阵营。

“我们去年谈成了30多桩牌照买卖,90%以上都是网贷平台。”彭天说。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融资担保牌照具有担保比例要求和担保多样化的特性,所以部分网贷平台手上甚至有多块融资担保牌照,而且有些网贷平台手中的融资担保牌照并不是以自己公司名义拿下的。

笔者注意到,有部分网贷平台并不愿意让外界知道他们手握着融资担保牌照。这是为何?助贷机构引入关联的融资性担保公司,又是否涉及“自担保”?

王诗强称,平台不愿向外界透露可能是出于保护商业机密的需要,或者是合作的银行对融资担保公司的关联方有相应的要求。

王诗强进一步分析,从监管角度来看,他们更关心融资担保机构与银行具体在担保过程中的合作情况,比如是否超额担保,有没有在规定杠杆率内展业等。而从银行风控的角度来看,除了融资担保机构的合作规模情况外,其对融资担保机构的关联公司也会有一定考量,比如如果融资担保机构中涉及网贷平台,那么他们会重点关注该网贷平台的业务情况,是否存在负面新闻等情况。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也谈到,目前监管针对融资担保是否是网贷平台的关联公司并未作出明确限制性要求,因为如果融资担保公司是某网贷平台的关联公司,但是其也是独立法人,还有其他股东,如果是在法规要求内展业也满足银行的业务链条风控要求即可。

而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并不涉及“自担保”问题。王诗强称,因为网贷平台助贷的标的是借款人的借款诉求,而不是平台自己的需求。

黄彦也表示,网贷平台用具有融资担保资质的机构进行增信服务,就算这家融资担保公司是网贷平台的关联公司也不涉及“自担保”。她还指出,一个本来没有金融资质的公司,因为有融资担保资质的加持,银行会更愿意合作。

助贷“水很深”

与传统金融机构严格合规性的要求相比,P2P网贷平台之间的助贷要求更为宽松,所以经营后一种“助贷生意”会更有利润。

除了关联担保之忧,助贷业务本身还衍生出了不少新花样。

与业内人士冯冰(化名)聊起助贷业务现状时,他对记者透露,实际上,除了给传统金融机构助贷之外,平台与平台之间的“助贷”形式也很常见。

2017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网贷平台化解存量、严控增量。整改期间,从业机构存量不合规业务要逐步压降至零,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

在强调“不合规业务不得新增”的同时,《通知》还提出了互联网金融机构数量和业务规模双降的要求,其中业务规模主要指的是贷款余额或者业内常说的“待收”。

时至2018年底,监管对于“双降”的要求升级为“三降”,除了上述《通知》提及的降余额,还包括降人数和降店面。

“从去年底开始,P2P平台之间的助贷,要比跨领域的更加活跃。”谈及具体原因,冯冰表示,比如A平台资产多,但是由于“三降”的要求,所以平台控制着业务规模不增长,于是A平台就把资产导给B平台。

冯冰告诉记者,“与传统金融机构严格合规性的要求相比,P2P网贷平台之间的助贷要求更为宽松,所以经营后一种‘助贷生意’会更有利润。但是P2P网贷平台之间的合作一般不宣传,所以外界看不到这部分最挣钱的‘助贷业务’。”

除了冯冰提及的上述助贷操作手法,还有一些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有着更加隐蔽的游戏规则。

“某公司和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放款量很大,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该公司在银行买了大笔金额的理财产品,后续银行以大约300%的杠杆率向该公司进行授信。”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就此,笔者向一位银行人士求证该操作的可行性,该银行人士表示,这种玩法不太现实。特别是包商银行事件以来,银行针对资金端的风险把控非常严格,不太会给类似网贷平台的机构亿级别的授信,千万级别可能有,但也不会是加杠杆授信,而是打折授信,比如只给购买理财产品90%的额度授信。而且对网贷平台而言,如果真的以购买理财产品的形式来获得授信额度也会比较吃亏,从利息上看不太划算。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未央今日播报:云南督促P2P机构依法良性退出市场 银保监会明确保险公司相互代理规则

未央研究 13小时前

P2P涉刑案,哪些岗位可能逃过一劫?

肖飒 15小时前

上市互金平台市值分化 助贷占比将逐渐提高

岳品瑜 马嫡 19小时前

浙213号文,对助贷行业的影响有哪些?

肖飒 1天前

8家上市互金财报解读:多家业务大幅增长,机构资金占比提升

欧阳 1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