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社区银行去与留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社区银行去与留

本文共4977字,预计阅读时间159

社区银行上一次迎来“高光时刻”还要追溯至2013年。彼时,随着民生、兴业、光大、平安和浦发在内的多家股份制银行纷纷启动社区银行战略,社区银行的概念在业内初兴,诸多银行也随之效仿。但随后,因为多种原因,几乎没有一家银行完成了最初的设想,社区银行的概念也似乎“风光不再”。

但事实上,社区银行的发展从未停步,不少银行低调前行,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扎实推进社区银行的发展,颇有建树。但同时,也有一些定位不清晰、运营能力差的社区银行被关闭,行业分化逐渐显著。

如今,被政策层面再度着重提及,这让社区银行的未来充满想象空间。

何为社区银行?

“目前,我国监管部门尚未对社区银行进行明确定义和分类。社区银行一般是指在一定地区的社区范围内,自主设立、独立运营,持牌经营,服务于中小企业和个人客户的法人机构。区别于大型银行,其特点主要体现在规模相对较小、经营灵活、服务便捷等方面。”恒丰银行战略发展部研究员唐丽华告诉记者。

虽然监管部门没有出台相关针对性文件,但在业界看来,监管部门更多将社区银行的切入点放在对银行设立社区支行的审批管理上。

在社区银行发展势头正猛的2013年,民生银行一度提出3年内在全国开出1万家社区银行(民生银行称之为“金融便民店”)的目标。不过,当年银监会的一纸文件随即让该计划踩下刹车。

原银监会在统筹研究此前中小商业银行支行发展模式的基础上,于2013年12月发布《关于中小商业银行设立社区支行、小微支行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中小商业银行社区支行、小微支行的牌照范围、业务模式、风险管理、退出机制等内容进一步明确。

在定位方面,《通知》将社区支行、小微支行定位于服务社区居民和小微企业的简易型银行网点,属于支行的一种特殊类型。业务经营范围一般包括吸收公众存款、发放个人贷款、从事银行卡业务、代理收付款项、办理国内结算等。

除了明确定位,《通知》规范社区银行发展的目的尤为明显,其中明确提出,为确保其合法性、严谨性,社区支行、小微支行设立应履行相关行政审批程序,实行持牌经营。此外,社区支行一般不办理人工现金业务,现金业务主要依托自助机办理,不办理对公业务,单户授信余额不超过50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部分银行设立的“自助银行+人”的咨询型网点也被要求应规范界定为社区支行、小微支行,自助银行应界定为无人值守的银行网点。在当时,这意味着“自助+咨询”的社区银行模式被叫停,民生银行此前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铺开的上千家该类型的“金融便民店”也面临转型或停业。

曾经监管审批的要求让各家银行的社区银行战略大为放缓,但如今备受关注的社区银行的外延内涵远大于社区支行,设立社区支行只是社区银行的表现形式之一。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就直言,不少人对“社区银行”的理解存在严重偏差,将社区银行简单等同于社区支行。在董希淼看来,社区银行可从三个方面去理解:

第一,它是指一种银行类型,是法人银行,不是银行分支机构;

第二,它是服务社区的小型银行,这里的社区既可以是城市或乡村居民的聚居区域,也可以是一个县或一个市,甚至一个省;

第三,它的组织架构简单,业务相对单一,主要是传统的“存贷汇”。

唐丽华也表示,社区银行的概念起源于美国,它是一种银行类型,是独立法人机构,而社区支行只是银行的简易型网点。我国一些规模较小、业务简单的城商行、农商行、农合行、农信社、村镇银行以及部分民营银行等都可以纳入社区银行范畴。

谈及社区银行和社区支行的区别,东部某农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管社区支行叫做‘有人值守的离行式自助银行’,需要监管审批,发放牌照,是一种狭义的社区银行。从广义上看,只要是服务社区客户的网点,我们都叫做社区银行。”

事实上,现在,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甚至村镇银行都在不同程度上打造着属于自己的社区银行品牌。各家银行的社区银行战略在摸索中自成一派,各家社区银行的模式也因此各不相同。

模式各异的社区银行

从过去来看,股份制银行对社区银行有着极大的兴趣。然而,在传统银行网点之外,股份制银行想要进一步下沉社区,除了自助银行,以及相比之下更具主动性的社区支行,目前似乎并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股份制银行为什么要下沉社区?回过头看,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那一年,余额宝的规模达到1853.42亿元,成长迅猛。面对互联网金融如火如荼的发展之势,多家股份制银行不约而同启动社区银行战略,其实是为了在互联网金融的冲击和利率市场化的影响下,向零售业务的战略转移,从而开疆拓土、发掘业务、吸收客户。

时任民生银行行长的洪崎在2014年召开的一场股东大会及投资者见面会上直言,民生银行将战略重心转向“两小”(小区金融和小微金融),将公司业务做事业部改革,从小微业务又转移到零售业务,都是为了应对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脱媒。

据民生银行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民生银行社区网点达1504家,覆盖了全国101个城市,服务了200万家庭、600多万客户,管理客户资产突破2500亿元。虽然远未能达到当初1万家的目标,但从数据看,也基本达成了民生银行当初对社区银行战略的希冀。

“股份制银行过去往往更看重公司业务,在零售业务上重视不够。但是,近几年来,他们也纷纷转型零售业务,加速在区域的布局和发展。但站在农商行的角度来说,我们天然就是一家社区银行。”瑞丰农商银行副行长秦晓君说道。

相比转战社区的股份制银行,本就扎根县域,定位于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农商银行,又是如何打造社区银行的呢?

秦晓君告诉记者,就狭义的社区银行建设而言,瑞丰农商银行将社区银行的建设分为“一城一乡”两种模式。“一城,即在城市社区,将有人值守的无人银行,作为传统网点的有效补充,依托社区开展‘金融+非金融’的服务,融入城区社区,集聚社区客户。尤其是随着城乡一体化发展步伐的加快,新兴小区建设多,传统网点的建设成本又高,我们会通过该类型网点的布局先将业务发展起来,之后再根据业务情况做进一步的规划建设。”

“一乡,即在农村社区,全面开展乡村金融服务点的建设。2018年末,我们共建设有丰收驿站386家,覆盖了辖内所有行政村。其实质是打通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尤其是使偏远地区的老百姓也能够享受到方便、便捷的金融服务。”秦晓君说。

据了解,2015年初,柯桥支行作为瑞丰农商银行社区共建的试点单位,以新设的有人值守自助银行为平台,通过主动融入社区建设,打造社区生活生态圈,推动了一揽子零售业务的快速增长。

山东诸城农商银行相关负责人也认为,社区银行是传统银行网点服务在农村、社区的进一步延伸。谈及社区银行与其它传统网点的不同之处,上述负责人指出:“社区银行建设本着‘轻型化’原则,营业面积小、服务人员少,运营成本低。我们建设一处社区银行的成本大约在2-15万元不等,最大的支出就是硬件设施建设,包括房屋租赁、装修改建和自助机具布放等。”

说起社区银行,罗庄农商银行副行长张华龙至今还记得2013年听到民生银行计划开出1万家社区银行时是既惊讶又羡慕。

“社区银行在2013年成为业界关注焦点,当时罗庄区龙湖村周边实施大面积旧村改造,农民都住进了社区。为做好社区居民的金融服务,我们于2014年将龙湖支行定位成社区银行,把社区银行作为网点经营转型的重点方向。”张华龙告诉记者,定位社区银行,目的就是打破传统银行“等客上门”的模式,通过走进社区、贴近客户的亲民形式,增强客户粘度。

据张华龙介绍,为更好推进社区金融发展步伐,罗庄农商银行探索出多种不同类型的社区银行特色经营策略和模式,其中,“农金员+农金通”模式主要紧跟旧村改造和新社区建设需要。“此类服务点物理空间不大,但位于社区村居和街道明显位置,并且和社区居民联系紧密,是当前农村城镇化、社区化过程中,特别是旧村改造和新社区建设过程中我行主要加以规范和引导的模式。”

除此之外,还有“农金员+农金通+自助机具(电子银行体验)”模式、“农金员+农金通+智e购”模式、特色主题银行模式、智慧银行模式。

张华龙还告诉记者,虽然服务对象没有改变,但社区银行的理念让我们员工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的服务质量因此大大提升,在塑造良好社会形象的同时也提升了市场竞争力。

问题与机遇并存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以来,作为社区银行战略落地方式之一的社区支行开始频频关停。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库查询,截至2019年1月3日,全国持牌社区支行约5827家,另有1265家社区支行退出运营,仅2018年12月就退出了115家。今年以来,社区支行的关停之势仍旧不减。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截至2月19日,已有59家社区支行经监管部门批准关停,而在此期间开业的社区支行只有11家。

虽然社区支行只是社区银行战略的实现方式之一,但社区支行关停潮仍将社区银行推上风口浪尖,甚至有激进的观点认为发展社区银行是与金融科技背道而驰。

对此,浙江永康农商银行发展规划部总经理何斌认为,这种说法过于片面化了。“对于那些无网点或网点少的银行,还是需要通过设立网点来发展业务,因为网点对于银行来说,是维系客户和拓展客户的关键所在,金融科技将是发展社区银行的助推器,使社区银行的产品更丰富、办理更便捷,客户的体验更好。”

那社区支行为何仍屡有关停?问及原因,唐丽华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部分社区支行自身定位不明确,缺乏差异化的服务和产品,既缺乏区别于传统网点的有特色的产品和服务,也缺乏针对社区客群需求特点的差异化、个性化的服务,同时,受限于营业面积和服务功能,竞争力明显弱于综合性网点。

二是部分社区支行自身的运营管理能力较弱。一方面网点选址缺乏合理规划,导致客流不足;另一方面,网点人员配备参差不齐,考核激励制度不够完善,部分银行尚未建立社区支行的专门考核机制,而是同普通网点考核标准相同,以致部分社区支行考核难以达标。

三是受移动支付、手机银行等快速发展的影响,部分业务受到替代,比如个人理财、缴费结算等业务,越来越多的客户更多倾向于在线办理。

唐丽华还认为,社区支行若要实现持续发展,需要在三个“融入”上下功夫。“一是融入场景,结合社区生产生活环境,把金融服务与社区的经济生活结合起来,提供系列便民增值服务,增强客户的情感体验,拉近与客户的关系。二是融入专业,在产品差异化上下功夫,根据社区的日常生活需要,深挖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配套金融产品,同时,敏捷响应也是社区支行运营能力提升的体现。三是融入科技,加强社区支行的智能化变革创新,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服务体系,提升网点的服务体验和能效,使社区支行成为线上服务的线下延伸。”

社区支行的发展问题一定程度上也为社区银行战略提供了经验。张华龙表示,当下发展社区银行,尤其是在城区,应按照“互联网+”的整体思路,整合“线下渠道”和“线上平台”,打造轻型化、营销化、智能化的特色城区社区金融服务体系。

“具体来说,一是密切关注城区规划,围绕城市、社区建设、商圈等主流经济要素的变化和流转,对网点布局持续优化调整,同时,细化内部功能分区,提升智能化水平,满足客户差异化需求。二是实现社区金融服务的智能化,使居民可以足不出户缴纳水、电、燃气、物业费等基本生活费用,缴纳医疗等各类保险费用。三是打造集‘互联网金融+小微企业+社区消费者’三位于一体的农村电商服务平台为主旨,为客户打造一种更便民的生活体验,实现购物、休闲、娱乐等生活‘一站式’服务。”张华龙说道。

张华龙最后向记者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来形容社区银行:“就像快递服务一样,你通过线上操作买来的东西,还需要线下的快递员为你及时、完好的送达。我们社区银行所提供的服务就像快递员一样。”

所有这些表明,社区银行的生存和发展,既背负着诸多待解的难题,又面临着触手可及的现实需求。是去是留,以及能否借此政策东风再领风骚,人们试目以待。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金融科技戴上紧箍咒

董云峰 1天前

香港持牌银行增至164家,30家内地银行及金融科技公司已布局

李薇 2天前

2019互金三季报:五大热点左右行业趋势,巨头动向引人深思

苏宁金融研究院 10-12

苏宁金融研究院《2019互联网金融三季报》(全文版)

苏宁金融研究院 10-12

金融科技公司入股金融机构的路径和挑战

李冰 10-1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