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从网约车到电子商务再到贸易金融,非洲有12亿人口的庞大市场,追赶亚洲发展的过程中孕育着极大的潜在机遇,这些条件深深吸引着“狮城”新加坡的公司。

专家表示,尽管面临挑战,但非洲已然成为新加坡初创企业的新前沿“阵地”。越来越多的技术和风险投资公司看准了非洲大陆尚未开发的广阔市场,期望赶上下一波增长大潮。

近年来,为跟上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步伐,非洲着力发展自身经济,而这里12亿人口的庞大市场和其中蕴藏的机遇,吸引了众多新加坡公司,这些公司来自网约车、电子商务、贸易金融和基础设施等各个行业。

初创公司 Gozem 便是一例。这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运输公司目前为西非国家多哥、贝宁提供网约车服务,并计划在五年内进入另外15个非洲国家。

在多哥和贝宁,私家车保有量极低。长期以来,人们唯一的出行方式是在人行道上叫摩的。而 Gozem 的到来可能会改善这一状况,在这两个法语区小国家,人们可以用 Gozem 旗下的网约车APP来打出租车。简而言之,Gozem 希望复制 Grab 和 Go-jek 这些在东南亚取得广泛成功的应用程序。

虽然西非和中非地区集中了一些世界上最贫穷的经济体,人们的很多需求尚未得到满足,构建新型数字社会的基础设施仍然缺失,正是这些原因吸引了 Gozem 联合创始人 Raphael Dana。

Raphael Dana 表示:“我们首先将目标锁定在西非和中非,因为这里已经部署了光纤和4G系统,建立了开放的金融科技服务监管框架,并且市场售出的手机90%为智能手机。虽然具备诸多优势,这些地区仍未得到投资者和企业家的足够重视。其实该地区的潜力,并不亚于非洲三大经济体。”

与其他新加坡初创企业不同,Gozem 决定首先进军中非和西非,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其他公司则往往瞄准非洲大陆规模更大或增长更快的市场。

“除了非洲三大经济体——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南非,新加坡企业也关注在莫桑比克、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卢旺达、加纳、科特迪瓦、埃及和摩洛哥的发展。”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亚撒哈拉区域总监 Rahul Ghosh 说道。

非洲东南亚商会秘书长 Kelvin Tan 表示,新加坡公司一直更愿意进入东非的英联邦国家,其中有很多原因。

新加坡企业倾向于回避非洲南部国家,部分原因在于那里经济不发达,还存在腐败、安全、货币波动等种种问题。

然而,从整体来看,非洲的各方面条件都非常有利于初创企业和创新想法的发展,尤其是电子商务、跨境贸易以及政府管理方面。并购咨询公司 Reciprocus International 初级合伙人 Robert MacPherson 表示:首先,拥有手机支付账户的非洲成年人占比是世界第一,但其跨境支付系统落后;其次,非洲国家间的旅游业和贸易不断增长,但政府管理薄弱;再次,渴望成功的工薪阶 级和中产阶 级正在兴起,他们需要更好的基础设施和资源;最后,非洲政权非常渴望提高自己在世界舞台上的声誉。

MacPherson 说道:“一些非洲国家政府正在顺应国际趋势,降低运营成本、提高与偏远地区的通信质量,提升商业环境的透明度和可靠性。”

对于新加坡电子政务服务提供商 CrimsonLogic 等企业来说,事实证明,非洲在政府层面的发展对企业和卢旺达人都是一个福音。

2014年,CrimsonLogic 开始与卢旺达合作。次年,CrimsonLogic 推出了一个居民电子信息门户网站 IREMBO,卢旺达民众通过该网站即可获得超过89项政府服务。该项目的最终目标是促成卢旺达在2020年完成向无纸化的知识型经济体的转型。

另一家新加坡公司 Thunes 向新兴市场提供跨境B2B支付网络。2017年,在 Thunes 的帮助下,数百万非洲人用上了 PayPal 和 M-pesa 移动支付系统,开启了他们的网上购物之旅。

“非洲对我们至关重要。2019年,在我们全球80多个市场中,预计将有超过35个在非洲。此外,据估计,非洲贡献了我们全球收入的25%至30%,仅略低于我们最大的市场亚洲。”Thunes支付业务首席商务官 Aik-Boon Tan 表示。

在金融界,全球金融科技平台 CCRManager 总部位于新加坡,目前在全球逾26个市场开展业务。该公司也将目光投向了非洲,这里不断增长的贸易量迫使许多当地银行利用二级金融市场来缓解资金压力。

CRManager 董事会成员 George Nast 认为:“与其他二级市场一样,非洲银行希望在资产负债表上增加其信用能力,因此希望在二级市场寻找资产买家,以便能够创造新资产。”

新加坡股权投资者也随着这股“非洲热”浪潮而来,他们希望能押准下一个风口。

MEST Africa 总部位于内罗毕,是非洲最大的科技孵化器网络。该公司董事总经理兼种子投资人 Aaron Fu 表示,尽管亚洲刚刚开始探索非洲的初创生态系统,但是“脚步正在加快”。

“在来自亚洲的风险投资方面,中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而日本和韩国的基金也在积极尝试一些交易。相比而言,在进入市场之前,新加坡公司会考虑先建立更多合作关系来了解该领域。”Aaron Fu 说。

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建议所有有意进入非洲的企业保持适度谨慎,并表示尽管非洲市场潜力巨大,大部分地区仍然缺乏明确的监管。但企业是否听从该局建议则是另一回事了。

例如,专注技术型初创企业及早期的风投公司 Antler Innovation 就正在全力投资新兴的非洲公司。该公司目前正考虑每年投资20家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早期初创企业,并计划于2020年扩展至非洲西部和南部。但这样冒进的新加坡企业并不多见。

非洲东南亚商会秘书长兼风险投资公司GTR首席投资官 Kelvin Tan 表示,非洲市场的机会比比皆是,对新加坡投资者来说充满诱惑,这种情况下,心存警惕是明智之选。

Tan 认为:“虽然非洲初创企业模式新颖、富有创造力,有颠覆行业的潜能,但为支持新商业理念而开发的新技术仍尚未成熟。同时,在投资方面,亚洲投资者面临太多选择,除了本土同业,非洲企业家还需要与全球人才和理念竞争。”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