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退市危机下,信而富转型助贷“救场”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退市危机下,信而富转型助贷“救场”

本文共2200字,预计阅读时间43

信而富的股价在一泻千里之后,近日终于出现了一些反弹迹象。

日前,这家头顶国内第二家成功登陆纽交所互金公司光环的P2P平台,放出利好消息,称已正式与OET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成立信而富下属的新的运营公司,以机构资金为放款主体的助贷平台。

关于原本主营的P2P业务,信而富称,由于监管变动和P2P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停止相关业务,向新的助贷业务模式转型。消息传出,信而富昨日股价大涨18%,报收于0.57美元/ADS。

山穷水尽疑无路之际,柳暗花明又一村。转型助贷,能否帮助信而富摆脱迫在眉睫的退市危机?

1. P2P之殇

在过去五六年的时间里,P2P是整个互金行业最耀眼的明星。一度在很多人看来,互金就是P2P。但时至今日,P2P已然落魄,行业规模和平台数量持续缩水,前景不明。网贷之家数据显示,5月份,P2P网贷行业成交量为930.03亿元,环比下降0.82%,同比下降50.92%,景气指数继续下行。

信而富是P2P行业中的元老,自2010年就开始涉足其中,刚开始做的是小额分散的信用贷。经常被冠以“博士”头衔的创始人王征宇,曾在美国长期从事消费信贷管理,负责控制风险,提高价值综合策略的制定,先后为众多国际著名金融机构提供咨询服务,在信贷这个领域,很有点自己的“主见”。

几年后,国内“现金贷“爆发。由于监管缺失,许多公司跑马圈地,以高利率获取高收益。但留学美国的信贷专家王征宇博士不同,在他的带领下,信而富更倾向于,通过较低的利率来留住优质借款人,通过提高复借率的方式来减少获客成本并建立信用体系。

“良心口子”、“良心平台”的赞誉时有冒出,信而富收获了用户和美名,却亏了钱。截止到2018年三季度,信而富的复借率仍然保持在75%的高位,与二季度持平;但从盈利上来看,从上市后财报透露的信息显示,已经连续4年亏损。

接连亏损之下,信而富从2018年开始缩减各项费用,到三季度时,服务性费用、销售和营销费用、管理费用环比分别下降23%、22%、10%,运营费用更是环比下降近三分之二。与此同时,又在4月份上线了消费贷。但由于该消费贷“贷款必须先消费”,又被不少借款人投诉“变相砍头息”,辛苦建立的名声受损,且并未扭转亏损的局面。信而富4月末披露的2018年财务审计报告显示,净亏损达到2.43亿元,同比增加111.3%。

祸不单行的是,由于连年亏损不见好转,公司股价从2017年4月上市以来,相比最高时的12.86美元,即使按昨日大涨18%后计算,也已经跌去90%以上。4月中旬,信而富股价跌破1美元,之后再难回归。5月中旬,纽交所下发通知函,信而富最低平均股价和及时申报年报两方面不符合继续上市的相关标准,给出6个月补救期用以重新符合上市标准。(想了解信而富退市危机的前因后果,可参看独角金融文章《信而富的“黑色五月”》)

但这对于基本面已经不被看好的信而富来说,显然难度不小。

2. 助贷风潮

监管趋严,P2P行业整体已经在下行,信而富自身业绩亦缺乏亮点。如此背景下,信而富手中能够拿得出手的牌已然不多。信而富5月19日在公众号上发布的公告中提出,要对财务报告进行4项调整。但这些调整对于股价的回升的提振效果,在行业人士看来并不容乐观。

现在看来,信而富又把重注压在了转型助贷之上,并将转型助贷定义为“战略转型”。本次合作中的另一方——OET,中文名为香港奥嘉教育科技,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初创企业,于2015年成立,业务主要是基于电商的金融服务、消费金融以及个人贷款。根据协议,OET将在未来6个月内向信而富投资1亿元,用于日常运营,而投资完成后,王征宇将卸任联席首席执行官,改由OET的王博担任。若按信而富目前股价计算,1亿元投资已经能够买下信而富近30%的股权,再加上联席首席执行官拱手让人,不亚于一场豪赌。

有人认为,信而富转型助贷也有“跟风”之嫌。在金融科技概念成风的当下,转型助贷已经是不少互金公司的优良选项。这其中比如拍拍贷,在2018年全面发力助贷业务,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时,助贷业务占比已经超过3成,并仍在快速增长中,而其同期净利润达到7亿元,同比增长超过60%。其他转型助贷业务的如乐信、360金融之流,营收与净利润同比均出现大增。如此赚钱的业务,连年亏损的信而富岂能不动心?

但这块蛋糕并不好吃。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助理教授陈文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表示,P2P机构转型助贷,目前比较成功的都是一些规模较大的平台。因为这些平台的数据已经跑通,他们的数据可以展示给合作机构,以便让对方了解平台逾期水平等情况,这直接关系到最后平台在合作中需要提供多少保证金,而保证金背后其实又反映出一个平台的资金实力。

相比之下,信而富的实力还有所欠缺。“如果要转型助贷,平台的逾期率、坏账率数据起码要相对好看一点。但是信而富的逾期、坏账压力比较大,在没有很好管控的情况下去对接机构,结构会不会认?”陈文进一步提出了疑问,并表示,“助贷是需要本金的,需要能够给机构兜得住。现在信而富资金压力已经比较大,可能还是缺乏用于起步的、体量还算可以的资金。如果只是一点点资金做启动,对于信而富整体的价值也并不是很大。

信而富财报显示,仅2018年一年的净亏损就达到2.43亿元,而这已经是连续第4年亏损。1亿元融资,无异于杯水车薪。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独角金融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独角金融未央青年

203
总文章数

独家视角,金融观察。

“普”与“惠”之间,助贷机构如何平衡?

桥月中 23小时前

网贷投资人维权须知

网贷之家 23小时前

备案久未落地 头部P2P争做互联网证券

岳品瑜 马嫡 1天前

P2P高管离职,哪些问题需要重视?

肖飒 1天前

P2P头部平台之败局

新金融洛书 2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