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P2P转型助贷:强者的生路,弱者的绝路?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P2P转型助贷:强者的生路,弱者的绝路?

本文共2158字,预计阅读时间43

网贷平台的“助贷转型”热潮正愈演愈烈。

6月20日,点融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点融创始人、联席董事长郭宇航公开表示,平台可能还会有新的业务发展模式,比如做银行助贷。无独有偶,本周二网贷行业老兵信而富,在退市危机下宣布成立新公司,运营以机构资金为放款主体的助贷平台。

在过去五六年的时间里,网贷是整个互金行业最耀眼的明星。但时至今日,强监管下行业规模和平台数量持续缩水,前景不明,转型助贷似乎成了不少互金公司的首选。

 “助贷”成互金转型“香饽饽”

网贷平台加速出清的当下,很多平台都试图找到一条理想的后路。

监管部门于2018年12月19日发布《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明确指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不过,这三种转型出路中,助贷似乎更合网贷平台的心意。

从转型小贷的角度来看,牌照就是最大的拦路虎。2017年1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自即日起,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贷公司,禁止新增批设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同样不是网贷平台较好的转型方向。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不是像掌众、融360等本来就以流量规模见长的平台,转型做导流就是进入了红海。持续的竞争压力、黏性不足的客群、日渐衰落的流量,都是摆在转型导流平台面前的困难。因此,转型助贷似乎成为一种相对理想的选择。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中心主任薛洪言对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表示:“眼下,不管是金融机构还是助贷平台,都有各自的需求。助贷越来越火,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流量和资金的不均衡。金融机构上千家,资金分布相对分散,对于任何一方机构来讲要么流量过剩,要么资金过剩,这种趋势也是很难逆转的,助贷的生命力会越来越强。”

 头部平台优势凸显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独角金融,“金融机构挑合作伙伴很谨慎的,不是谁都合作,都是要看实力的。”

能在助贷业务上突飞猛进的,大都是业内的头部平台。从互金中概股2019年一季报来看,助贷业务的贡献着实比较显眼。

趣店一季报显示,通过向100多家金融机构分发250多万用户流量,实现收入1.59亿元,相比去年的3000万增长超400%;而拍拍贷一季度报显示,通过机构资金合作伙伴促成的借款金额占总撮合额的比例,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20.4%上升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30.9%,占比突破三成。另外,乐信一季报显示,其超过70%的新增借款来自金融机构;360金融发布业绩显示,79%的资金来源于金融机构,较2018年全年的74.7%明显提升。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对独角金融表示,做助贷的金融科技公司必须在科技和互联网两个属性上占有绝对优势,金融机构才会愿意和它们合作。因为科技属性强,意味着该公司大数据风控的优势特别明显;互联网属性强,意味着该公司大数据获客或者精准导流的能力较强,进而能够带来足够大的流量和客群。

另外,资金实力也是影响网贷平台转型助贷的重要因素。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对独角金融表示:“头部机构转型助贷因为公司或者股东实力较强,在外部合作时,可以给予平台信用背书或者提供风险保证金,因此,传统金融机构愿意与其合作。

“目前头部平台转型助贷业务成功案例较少,更多的在尝试,一般也就整个借贷规模的三分之一左右资金来自于传统金融机构。中小P2P网贷平台还没有发现成功转型案例。”王诗强补充道。

 中小平台转型助贷陷困境

与头部平台相比,本就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中小平台,在转型助贷的路上却没那么幸运。监管收紧,自身风控、获客能力弱,金融机构挑选助贷机构的标准持续提升等,都把这些想要转型助贷的中小网贷平台拒之门外。

首先,绝大部分中小平台在爆雷的同时,还面临被清退的宿命。比如4月30日,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对38家P2P平台发布拟退出P2P网贷业务的通告;5月6日,深圳市金融办公布第一批71家自愿退出P2P的平台以及27家失联的平台等。可见,此类平台连活下去都成问题,更别提转型做助贷业务。

其次,在政策上,监管方面对于网贷平台转型助贷也有较高的标准。2017年底,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小组与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小组联合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规定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资金放贷或联合贷。

此外,4月2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公告提示助贷机构加强业务规范和风险防控,若无担保资质,与持牌金融机构或者类金融机构开展业务合作时,不应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不应向借款人收取息费或者变相以服务费形式收取息费。

从机构本身来讲,中小型P2P平台转型助贷业务能够提供的风险保证金有限,平台或者股东提供的额信用背书外部认可度较低,因此,转型困难重重。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助理教授陈文认为,中小平台转型助贷的压力在于,它没有一个时间较长、基数比较大的逾期率、回收率、坏账率数据,没法证明自己的整体资产质量还过得去,因此就没法让银行等金融机构安心的跟这些中小平台合作。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独角金融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独角金融未央青年

218
总文章数

独家视角,金融观察。

广东四季度或有极少量网贷平台申请监管试点

读懂新金融 1小时前

未央今日播报:财付通收央行149万元罚单 广州P2P恒信易贷宣布退出

未央研究 17小时前

P2P网贷接入征信系统,金融科技从业者怎么看?

崔吕萍 | 人民政协报 2天前

P2P平台最新贷款余额、成交量数据一览

网贷之家 09-12

P2P跑了、共享单车倒了,写字楼空置率亮红灯

曹蓓 09-1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