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中国Fintech圈东南亚出海记

本文共2912字,预计阅读时间58

近两年,中国Fintech圈似乎把全套业务——从现金贷、消费金融、P2P、贷款超市、到更底层的在线支付、解决方案、数据服务,“一锅端”的搬到了东南亚。品钛研究院回顾了过去两年出海东南亚的金融科技业务及公司,整理出背后的逻辑。

国内最早开始在东南亚市场的掘金的,要数行业巨头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和京东、京东金融。

作为行业领先企业,他们出海的模式主要是巨额投资、收购当地成熟企业,并在当地拿开展业务的必备牌照(如支付牌照)——是为进入一个新兴市场最高效的办法。

2017年4月,蚂蚁金服宣布收购东南亚电商网站Lazada旗下在线支付平台helloPay,此后helloPay在其运营的每个国家会以Alipay的名义推出,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同年12月,蚂蚁与印尼Emtek集团(Elang Mahkota)的合资公司获得印尼央行颁发的电子货币业务执照。

在老本行电商方面,阿里巴巴集团和京东在东南亚的脚步也走得很快。2017年年底,京东出现在了越南知名电商平台Tiki.vn的C轮融资投资人名单中。2018年3 月,阿里巴巴宣布向Lazada 追加 20 亿美元的投资,持股比例 83%。此前,阿里与京东竞购印尼最大的电商Tokopedia,最后该电商被阿里以数亿美元收入麾下。

行业巨头在东南亚作的资本、战略布局很大程度上是以自身的利益为考量,不过这样的布局也客观地完善了当地从物流、技术、到运营经验等的基础设施和经验理念的植入,缩短了东南亚欠成熟市场与金融科技成熟市场间的落后时间差,为更多金融科技公司在东南亚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除了行业巨头,最近半年出海东南亚的队伍中出现了一些轻骑兵,他们可能有且只有一只精干的团队,看到了当地的市场,来到东南亚,并在当地热火朝天地地开展起了业务。比如去年末开始出海印尼的中国现金贷公司。

准确地说,现金贷可能是“被出海”到东南亚。

2017年底,史上最强现金贷的监管落地,行业结束野蛮生长。“看到监管文件下来,很绝望,感觉退路全无,出海基本成了唯一出口”,某现金贷平台创始人在接受一本财经采访时曾这么说。

正式文件出台前,已有公司开始“未雨绸缪”。笔者获悉,2017年11月印尼国家退休金储蓄银行(BTPN)高管来中国考察时曾透露,国内已有一些现金贷公司在与其谈论合作意向,希望借此进入印尼现金贷市场。2017年10月28日至11月6日期间,沐金农和团贷网在东南亚四国考察当地市场,面见当地合作伙伴,具体谈及的业务及合作模式不详。

不少现金贷公司把印尼作为出海首站,首要的考量因素是人口(市场体量)。印尼拥有约2.6亿人口,占整个东南亚人口的40%。印尼传统银行借贷利率高,且服务辐射范围高度集中在Java和Sumatra这两大核心区域,整个国家的金融需求和市场活力未得到完全释放

市场虽大,要hold住也不容易。印尼征信体系的不完善,征信成本高,短信获客成本高,催收策略和方式与国内的差异等现实问题都是国内现金贷公司在印尼展业需要考量的。在印尼,由于没有身份证系统,公共征信系统数据匹配技术不足,导致报告信息和多人重复匹配的情况很多,个人信息不准确,无法为银行提供所需的信息。

因此也有企业把目光投向了越南。相比印尼,越南有自己的征信数据,第三方支付相对较为发达。越南的公共征信系统成立于1992年,2008年成为央行下属的独立机构。私营征信机构大多在2005年以后成立并遵循牌照准入制度。

有意向在越南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公司,掌众金服算是一个。2018年3月5日,新金融垂直自媒体“清流club”曝出掌众金服在越南的现金贷业务idong上线,dong在英语里是越南盾的意思。随后被掌众金服官方回复称,目前产品在调研验证阶段,还未具体跑业务。

同在3月5日,掌众金服母公司中新控股(原中国信贷)发布公告称,旗下越南金融科技公司Amigo Technologies的子公司已获得越南国家银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有效期十年,这会为掌众未来在越南的展业带来便利。中新控股早在2016年底就完成了对Amigo Technologies的收购。

看到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纷纷出海东南亚,一些原本服务过国内现金贷的公司,自然而然地将触角伸向了这片热土。

2017年12月8日,大数据风控服务提供商同盾在印尼的大数据风控产品正式上线,称将为中国出海印尼的企业提供风控方面的服务,并将逐渐构建起自身在印尼的产品生态。同盾科技的执行副总裁马骏驱也在随后接受采访时坦言,刚起步时同盾(在印尼)数据积累得并不多。

除了核心的大数据风控技术输出,看似支持性的、但对业务走量帮助极大的“贷款超市”也加入了东南亚出海行列。2018年2月,国内专注导流的企业融360对印尼贷款超市CashCash进行了投资;2018年3月,小米金融的贷款超市APP在印尼上线。据报道,目前拍拍贷、掌众、中腾信等企业在印尼的贷款超市也已陆续上线。

纵观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出海东南亚的历程,可以看到,FinTech圈有出海密集动作的,也就是2016年开始的事,主要体现在市场和资本两个层面:

市场层面,经济欠发达区域的当地人有正常的金融需求无法被现有的当地市场满足,所以有了经验丰富的中国企业为当地人提供服务。

从FinTech企业的视角看,商场如战场,不进则退。中国企业有业务拓展和利润增长的需求,这样的需求仅在中国本地市场没法完全满足,所以他们出海东南亚。

 • 资本层面,有的企业出海东南亚需要资金,投资人/投资基金需要靠投资有持续赚钱能力的优秀企业赚取超额回报。所以资本看准赛道,携大量的金钱和资源入场,给予有核心竞争力和卓越管理能力的公司更多资源和发展空间。

那么最终受益者会是谁呢?

可能是原在印尼边缘小岛上,若不是依靠技术和互联网产品无法获得经营性贷款的农民;可能是进入东南亚市场较早的金融科技企业;可能是投了这些企业的风投、养老基金及其背后的成千上万的受益人,他们可能是普通的老师,工程师,文员,或公司的普通职员。

这就好比詹姆斯·卡斯在《有限和无限的游戏》一书中所展示的,世界上的两类“游戏”——“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

 • 有限的游戏,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

   无限的游戏,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

 • 有限的游戏具有一个确定的开始和结束,拥有特定的赢家,规则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游戏会结束;

   无限的游戏既没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也没有赢家,它的目的在于将更多的人带入到游戏本身中来,从而延续游戏。

从微观来看,“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出海东南亚”可能是一个会被热议一阵子的小话题。但只要符合市场逻辑和事物发展规律,这个现象未来一定会有不同的衍生版本,出现在未来的很多时刻。

亦或许换一个视角看,“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出海东南亚”就不是昙花一现的热点,是符合大势和无限游戏的规则的一个具体事件。这样的游戏规则会把更多的人带入游戏中来(虽然他们有时并不自知),让游戏永续。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品钛研究院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品钛研究院

4
总文章数

品钛研究院是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商品钛(PINTEC)旗下的研究...

四部门联合发布新规 扶贫小额信贷迎规范完善

黄蕾 07-18

“普”与“惠”之间,助贷机构如何平衡?

桥月中 07-17

“金融科技”服务“科技金融”的理论逻辑、实践发展及风险应对

清华金融评论 07-17

度小满金融副总裁将回归光大并筹建理财子公司

新浪财经 07-15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9年第28周

未央研究 07-1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