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互联网经济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增长受困?拉卡拉的中场战事

专栏互联网经济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增长受困?拉卡拉的中场战事

本文共3104字,预计阅读时间114

几度铩羽后,今年4月,拉卡拉最终圆梦A股,勇折支付第一股桂冠。

彼时,在上市答谢宴上,孙陶然将豪言“志存高远”、“坚持创新”定义为拉卡拉成功的两大内因。而今,这家老牌支付公司,也在践行着自己的豪言壮志。

6月17日,拉卡拉公告称,公司与联想控股、鼎珮证券拟共投15亿元,发起设立联信证券。其中,联想控股、鼎珮证券分别持股51%、25%,拉卡拉则持股24%。

事实上,除却证券业务,自2011年拉卡拉首夺央行支付许可证后,便逐渐布局了包括网络小贷、众筹、资产管理、征信、贷超、第三方支付等诸多业务。

但正如孙陶然所言,上市的只是拉卡拉支付,这并不包含隐藏在拉卡拉支付背后的金融帝国。

而这一金融帝国背后,折射出拉卡拉的快与慢,明与暗的矛盾交织,而矛盾中心或是毛利下降、增长受困的现实窘境。

01 拉卡拉的快与慢

翻看招股书,不得不惊叹拉卡拉迭代“速度”之快。

自2005年至今的14年中,拉卡拉虽一直从事第三方支付等相关业务,但这掩盖不了其在支付细分领域频繁更换赛道。

从最初便民支付终端,到银行卡收单业务,再到2B企业收单业务。拉卡拉的积极换道,反映出这一领域竞争日趋白热化。

实际上,在度过最初的舒适区,进入移动支付时代,拉卡拉逐渐沦为支付宝与财付通的“陪跑角色”,陷入夹缝求生的尴尬境地。

数据显示,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营收占比,已由2016年的5.16%降为2018年的1.9%。与之对应,2B企业收单业务收入占比,已从2016年的49.58%上升到2018年的89.29%,成为拉卡拉的核心支柱产业。

一增一减中,是拉卡拉的被动求存。在全国200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中,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个人支付业务占率已超90%。拉卡拉转向B端企业收单业务,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企业收单业务,即POS机刷卡手续费提成相关部分。数据显示,2018年末,拉卡拉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元。相较之下,拉卡拉2018年个人支付交易金额仅为2800亿元。

与个人业务市场不同的是,B端市场更具可复制性,拉卡拉正是凭借着线下商家积累与迅速地推铺量,在激烈的支付市场讨得一杯羹。

不可否认,“快”字是拉卡拉成功的秘诀。但同时,拉卡拉又是“缓慢”的。

历经14年甫上市,这在互联网科技公司动辄数年上市的当下,谈不上快。

即便上市后,大部分用户对拉卡拉的认识,依旧停留在线下“POS刷卡机”。“上市改变不了拉卡拉作为一家老牌支付公司的现实,重营销,轻科技,使其更像金融机构,而鲜具备科技基因。”一位接近拉卡拉的从业人士表示。

更有甚者,拉卡拉的慢,体现在长期较低的研发投入上。

2018年,拉卡拉研发费用仅2.73亿元,约占营收的4.8%,营收占比创3年新低。而同年,销售费用同比大增72%,达到11.6亿元,约占总营收的20.4%。

更有意思的是,在仅有的2.73亿元研发费用中,外包开发费用同比大增65%,达到8784万元,占总研发费用的3成。

业内人士指出,拉卡拉的研发投入一直较低,在有限的投入中,拉卡拉并没有将费用花在自身技术提升以及优秀员工中,外包费用提升,不能从根本上提升拉卡拉的技术研发能力。

具体来看,2018年港股上市公司汇付天下,其总市值不足50亿元,远低于拉卡拉的200多亿元。但汇付天下2018年财报显示,其研发开支达2.3亿元,约占总营收的7.1%。

事实也确实如此,作为老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一直将精力用在业务调整及营销中,无暇他顾。

而技术研发投入不足,也让整个拉卡拉品牌贴上“慢”字标签。

02 拉卡拉的光与暗

上市,是拉卡拉追逐的梦想与荣光。

2016年,伴随着互联网金融概念不断走热,拉卡拉也立起了上市flag。

据悉,最初拉卡拉希望将公司并入到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架构内,直接完成借壳上市。2016年2月,西藏旅游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作价110亿元收购拉卡拉100%股权,但最终的上市计划因监管政策变动而夭折。

但,上市失败后的拉卡拉,迅速做出了更为勇敢的尝试,将公司分拆为拉卡拉支付和考拉金服两大板块。

在2017年招股书中,拉卡拉重点剥离了增值金融业务,最终上市主体拉卡拉支付经营范围变为银行卡收单、互联网支付、预付卡受理等纯粹的支付业务。

剥离增值金融业务,既减少了高风险敏感领域,也实现了扭亏为盈,可谓一石二鸟。但正当拉卡拉踌躇满志,再谋上市时,却因申请文件不齐备意外告吹。

后来的故事便是2019年,拉卡拉最终上市,享誉A股“支付第一股”的美誉。

但荣光背后,阴霾浮现。

拉卡拉支付的上市,难掩其业务上的诸多问题。

在21CN聚投诉上,有关拉卡拉恶意违规扣款,收取高额利息等投诉多达数百条。郭先生7月3日投诉,“2018年12月29号,在无忧虾借申请了七天2500元的贷款到2019年1月4号还款3250,钱被拉卡拉代扣了,利息超过国家规定。”截止目前,趣识财经并未联系到郭先生,但类似“拉卡拉代扣高额款项”的投诉,委实不少。

据业内人士分析,从最初“POS套现”传闻,到频繁涉入各类“金融借款/支付纠纷” ,这些都成为拉卡拉难以抹去的阴影。

但拉卡拉支付,却是整个拉卡拉帝国的“荣光”所在,更多“暗面”在这座帝国大厦背后。

除却支付业务外,拉卡拉已在金融领域重点布局了包括网络小贷、信贷、众筹、资产管理、征信、基金代销、保险代销、融资租赁等多个业务细分。从拉卡拉金融官网不难看出,信贷业务是个“大头”,拉卡拉金融官方显示已累计服务了数千万用户。这包含针对个人用户的“易分期”,针对个体工商户的“商务贷款”,以及抵押贷等。

而仅易分期一个产品,在21CN聚投诉上,用户焦点集中在砍头息、高利贷、霸王条款、暴力催收等几个方面。

近日曾先生投诉,“曾在易分期借款42000元,但实际到手只有36964.2元,另有5035.8元(保证金),平台最初称可用于冲抵分期还款,但最后告知不能抵消也无法退还。”

另易先生投诉称,“2017年10月20日,在拉卡拉易分期借款7.5万元,结果只到账6.0855万元,属于典型的砍头息套路。”

知情人士分析,诸如易分期等贷超业务,是诸多P2P平台赖以生存的“暴利”区,砍头息、暴力催收太过常见。

03 毛利下降,增长受困?

就当拉卡拉在B端收单业务中肆意狂奔时,不难发现其毛利在逐年降低。2016年至2018年,拉卡拉主营毛利率分别为72.23%、55.40%和44.85%。

与此同时,2B企业收单业务收入占比,已从2016年的49.58%上升到2018年的89.29%。行业人士指出,收单业务手续费分成固定,且营收占比极高,这是拉低毛利的关键。

实际上,为筹划上市,2016年第四季度,拉卡拉已剥离了主营增值金融业务的北京拉卡拉小贷、考拉众筹、拉卡拉科技、深圳众赢、昆仑天地等10家控股及参股子公司。“正是剥离了大量的增值金融业务板块(高毛利),导致拉卡拉毛利骤降。”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趣识财经。

站在“毛利”降低、增长受困的路口,上市后的拉卡拉进入新战场,寻找新业务增长点尤为迫切。在监管趋严,类P2P业务问题频发下,进军证券业或是孙陶然为数不多的选择。

亦如当年迭代支付业务一样,如今,拉卡拉要从证券突围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趣识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趣识财经未央青年

59
总文章数

趣识财经以“深入·精准·全面”为发展定位,以“优质·有趣·有...

移动支付渗透率见顶 存量市场成为竞争主题

夏木无言 09-13

支付行业,须注意哪些法律风险?

肖飒 09-04

新支付战争:微信、支付宝砸下130亿,补贴刷脸支付

一本财经 09-03

第三方支付,拐点来临!

苏宁金融研究院 09-03

微信支付宝掀移动支付争夺战 但战火远不止支付

张泽宇 08-1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