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Chris Dixon是当前区块链领域最具影响的投资人之一,他在1999年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并在经历多年传统金融投资经验后于2013年加入投资机构a16z ,目前担任a16z crypto普通合伙人。在Chris Dixon看来,区块链就是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

Chris Dixon在a16z 的第一笔投资是Ripple,此后陆续投出了 Coinbase、OpenBazaar等明星项目,在成绩显赫的同时也推动A16Z成为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的投资机构之一。

在进入加密货币行业6年以来,Chris Dixon已经形成一系列丰富而精彩的区块链思想体系,链捕手(ID:iqklbs)通过搜集大量资料对Chris Dixon的相关言论进行了整理并组织成文,相信对能对各位读者大有裨益。

01 谈加密货币发展的背景

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

我们生活在这个迪士尼乐园般的互联网里,我不认为这是件好事。我觉得它不如以前那么多样化、令人激动、不再那么有趣和富有创造力了。它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创业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并错失很多机会,下一个Mark Zuckerberg、 Larry Page将很难起步把生意做起来。

回顾过去二十年历史,目前在互联网创造新东西大概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你通过非营利、公益的方式来开发底层协议,这也是互联网早期所采用的,通过由政府和学术机构设计最核心的协议,包括HTTP 协议、 TCP/IP 协议、HTML、SMTP(邮件协议),这些都运行得非常好。但你再看看这些协议诞生后的二十年还有什么好的协议出现过?

比如现在所有上网的人访问一个网站都要依赖一个加密程式库OpenSSL与SSL沟通,来帮你加密在网上输入的银行密码、用户密码等敏感数据,以防被人偷走。

但是当一个重大的安全漏洞 — — 心血漏洞(Heartbleed bug)出现后,大家才发现OpenSSL这么重要的加密程式库竟然只有一个半开发人员在维护,你可以说事实上已经停止了开发。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协议本身是没有商业价值的,所以就没有人再愿意关注它了。

另一种开发模式就是创办企业赚钱支持开发,例如Facebook、Google这样赚取广告收入或 Amazon赚取交易手续费,再重新投入到科技开发,而全世界基本上所有的投资、聪明的开发人员的精力都被中心化管理的企业吸走。

你再看看,其实这个世界同时又有一群不受聘于这些平台公司的开发人员,在本质上可以说是已经多年被这些「平台」所利用,他们费尽心神开发的应用可能最后被这些平台封杀,或你不再反抗、愿意付出收入的百分之三十的过路费(AppStore/Google Play的手续费比例)得以在平台生存。

这个群体现在非常沮丧,希望寻找一种新的模式去支持开发应用的成本,而通过加密货币把底层资源出售的新经济模式,其实非常契合这种渴望和需求。

同时,从上世纪 80 年代到本世纪初,主流的互联网服务都是建立在由互联网社区控制的公开协议之上的。譬如,被称为互联网世界「电话本」的域名解析系统 DNS,是由个人及组织构成的分布式网络所控制的,采用了公开创造和管理的规则,可以让任何遵循社区标准的个人或组织拥有域名,在互联网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

这也意味着公司运营网络和电邮收发的服务受到监督,如果它们行为不端,用户可以将自己的域名服务转移存放到其它服务提供商那里。

但从本世纪第一个 10 年的中期到现在,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了。

可是这些平台的代码属于这些公司的私有财产,对这些平台的监管规则可能瞬息发生变化。

社交网络如何决定核准或者拉黑一位用户?搜索引擎如何决定网站排名? 社交媒体可能上一分钟还在扶植媒体机构和小企业,下一分钟就可能将它们的内容打入冷宫或者改变收入分成模式。同时,数以百万的用户曾经遭遇过私人数据被滥用或者被窃取的切肤之痛,那些依赖互联网平台的创意工作者和创意企业,也遭遇过平台规则突然变化,让他们的受众群和作品盈利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这些平台巨头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这就是为何社会思潮又开始转向拥抱由公开规则和社区控制的互联网服务。这些想法终于在最近成为了可能。具体而言,这要感谢基于区块链和密码货币崛起推动的技术创新,通过日渐增长的社会行动试图打造全新的互联网服务。

02 谈区块链的实际价值与前景

区块链是建立在互联网底层之上的网络,一方面使用诸如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来维持和更新状态。用户或者开发者可以信任运行于区块链电脑上的一段代码能一如既往的按照设计理念运行下去,即使是网络中的个别参与者起了异心,试图破坏该网络,但是都无法得逞。

另一方面使用加密代币来激励共识参与者(采矿者/验证者)和其他网络参与者。 激励机制是加密货币这场运动中最令人兴奋的一点,它使得这个区块链网络平台中的所有参与者都是利益一致的,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就不会互相伤害。

这种激励机制最精彩的地方不单是激励了初创公司或开发人员在平台上开发新的应用,更加是激励了人们在初期就愿意为这个平台服务,令新的平台以一种前所未见之高速成长,而比特币、以太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互联网时代,当你创办一个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时,好消息往往是一旦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之后就很容易成功了;但坏消息却是,直到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的生意模式从外界看来都是一榻糊涂的。就好像只有一个用户的约会网站是世界上最差的创意,但有一百万个用户的约会网站就听起来说服力大很多了,但创办人面对的问题是怎样做到这一点?

Chris Dixon

我曾经是企业家,现在是投资者。从个人经验来说,其实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有99%在初创阶段就会失败。但当你问Airbnb创办人布莱恩切斯基或Ebay的创办人如何克服「先是有鸡还是有蛋」时,他们总是有一些英雄式的故事,讲述自己如何通过纯粹的意志力、诡计或金钱去突破重重难关,但互联网上其实只有大概15个具规模效应的平台。你可以想像可能有其他一百万间初创公司因为一直没有通过初创阶段而失去使世界进步、改善现有服务的机会。

因此,加密货币更像是为所有初创公司都会遇到的「先是有鸡还是有蛋」典型难题提供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当没有足够的用户去创造平台价值时,让你可以用财务价值去激励早期用户,但慢慢地你给后期的用户越来越少的财务价值,因为后期平台成形后,后期的用户已经可以享受到平台带来的价值。

在具体的激励机制层面,权益证明机制(Proof of Stake, PoS)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使用,而最明显的地方是以太坊从工作量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 PoW)到权益证明机制的转变,该机制令共识机制有更大的设计空间,例如可以在共识机制中增加惩罚机制,这是此前机制没有发生过的。

电子邮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它没有任何惩罚机制,所以就会有一个很坏的因果循环。当人们发现发送电子邮件是完全不需要成本的,就会有人发送十亿封电子邮件,这是一个大问题。 你想想,如果每次创建一个新的电子邮件帐户、发送垃圾邮件都需要付出成本,人们就自然在做之前会先考虑成本问题。这种惩罚机制就会大大改善现在的电子邮件问题。

区块链网络还会使用多种机制来确保自身在增长时保持中立,防止变成中心化。首先,区块链网络和参与者之间的合同是在开源代码中执行的。大型互联网平台上的不负责任的员工决定如何对信息进行排名和过滤,哪些用户得到提升、哪些被禁止。在区块链行业,这些决定由社区来做,并且是使用公开和透明的机制。正如我们从现实世界所知道的那样,民主制度并不完美,但比替代方案要好得多。

其次,区块链网络参与者通过「发出声音」和「退出」机制进行监督。参与者通过社区治理「发出声音」,包括「在链上」(通过协议)和「链下」(通过协议周围的社会结构)。如果对区块链网络现状不满意,参与者可以通过出售他们的代币退出,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实施分叉。

简而言之,区块链网络把网络参与者凝聚在一起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网络的增长和代币的升值,这种一致的联盟关系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得以继续藐视怀疑论者和保持繁荣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加密货币行业遭受的最大挑战是如何防止他们自身变得中心化,还有更严重的限制是性能和可扩展性。接下来几年,行业发展重心将是解决这些限制,同时加强加密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之后,大部分资源将转向在该基础设施之上建设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中心化应用系统通常开始做得很好,像互联网巨头GAFA有许多优势,包括庞大的现金储备、用户基础和运营基础设施。而去中心化的系统通常在开始并不完善,但在适当的条件下它们所吸引的新贡献者会成倍增长。

对开发人员和企业家来说,区块链网络有更吸引人的价值主张。如果区块链网络能够赢得这些开发者的充分认可,可以调动比GAFA更多的资源,并迅速研发出超过他们的产品。

而且,世界上有数百万高技能的开发者,只有一小部分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而在新产品开发上则更小了。历史上许多最重要的软件项目都是由更多的创业公司或独立开发者社区创建的。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系统会赢得互联网下一个时代的问题可以归结为谁会构建最具吸引力的产品,谁能赢得更多高质量的开发人员和企业家的支持是关键。

最终,人们不再需要将信任寄托在某个企业身上,我们可以将信任托付给社区拥有并运行的软件,最终,把互联网的治理原则从「不作恶」don’t be evil 重新变成「无法作恶」can’t be evil。(文/胡韬)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