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际资讯

陆金所若退出网贷,你如何看行业的未来?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际资讯

陆金所若退出网贷,你如何看行业的未来?

2019年,网贷行业名副其实的龙头企业在灰犀牛的推动下变成了黑天鹅。

7月18日,有媒体报道称,三位消息人士对其透露中国最大的在线财富平台陆金所计划退出其核心业务P2P,主要是由于监管方面的障碍。并且监管层有意打击企业以遏制更广泛的金融风险,不过并不确信陆金所何时关闭P2P业务,不过陆金所已经开始申请消费金融许可,这使得陆金所的上市之路变得顺畅

这些信息翻译过来,就是:相比于上市,网贷“牌照”显得太过于微不足道,更何况我还可以申请一块更值钱的牌照。

同日晚间,陆金所对外回应称,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

Fintech漂流记认为,这则回应虽然没有直接表态,但基本印证了媒体报道的信息,但如果以此判断陆金所最终“一定”会退出,恐怕也为时过早,毕竟意愿、计划这种事情是会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1、三年之变

每一个与网贷有交集的人都不会忘记2016年8月24日,这天《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并给出12个月整改期,各个网贷平台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在因为这一政策而备受鼓舞,欢呼着行业告别了野蛮生长时代。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当月,网贷行业存量平台两千多家,成交规模为1910.3亿元,并在随后的几个月里迅速突破至2000亿元,这一规模一直持续至2018年雷潮开始,才有所下降。

2019年,在经历了雷潮和备案延期之后,监管态度从整改网贷业务变成了清退网贷平台,存量平台锐减三分之二,不足1000家,行业信心下降至冰点,在“824”欢呼的平台多以湮灭于历史长河。

不到三年时间,变化之大,令人唏嘘。回头看去,不少人可能会感叹:当初怎么就没直接转型?

但若是站在“824”当天的角度去看,哪个不长眼的资本、平台会放弃这个已经走向“健康”的大风口呢?零壹财经数据显示:2016年,P2P行业融资事件减少了37起,但融资金额与2015年相比基本持平,融资案例和融资金额分别为92起和193亿元。融资笔数降低,而总金额不变,则意味着单笔融资金额大幅增加,换句话说,资本加大了对头部平台的布局,没有哪个人愿意做放弃风口的傻子。如果2016年没有招财宝的萝卜章事件,P2P可能依然是蚂蚁金服的重要布局之一。

从当时的趋势判断去看,资本和平台的做法完全没有错,但如果所有人都能够预料到未来,这个世界上哪还有loser?未来不仅不是所有人都能准确预料,而且还是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料的,正因如此,英雄只能影响时事,无法造就时事,而时事能造就英雄。

2、陆金所退出?

陆金所退出的消息传出,对于早已风雨飘摇的网贷行业来说是一记信心上的重击。

从当下的利益去看,退出网贷对于陆金所而言是最好的选择。中国平安在其2018年年报中表示,陆金所控股完成C轮融资,本轮融资引入多家国际知名投资机构,投后估值达394亿美元。

要知道,网贷第一股宜人贷当前的股价不足10亿美元,当前所有涉及P2P网贷的上市公司的总市值都未超过100亿美元,连陆金所估值的一个零头都不到(虽然94亿美金这个零头有点大),陆金所为了一个牌照何必在这里苦苦支撑呢?等到备案或牌照发放之后直接收购一家平台就好了。

其次,我们需要注意的是:陆金所对于退出的回复,顶多只能是暗示,但并未明确表态要退出,这种状态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若即若离。

陆金所最新发布的一个标的的投资期限为36个月,也就是说:即使陆金所铁了心要退出,并且立刻退出,在不回购债权的情况下,至少需要3年时间才能完成清盘。3年时间,可以发生太多事情,而这种若即若离的现状给这3年时间提供了一个缓冲的余地:如果网贷行业形式继续恶化,那么官宣清盘也不会造成太大冲击;如果以后行业回暖,那么我再发点新标,继续拿备案、“牌照”,好像也无伤大雅。

同时,请牢记原报道​中的那句:并不确信陆金所何时关闭P2P业务。

上述观点,看着应该有点对本次事件过度解读的意思,但是类似事件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发生过,比如被周世平清盘的红岭创投和被保留下来争取备案的亿钱贷。本文并非要过度解读陆金所退出一事,相反,是想提醒行业人士,不必过度解读陆金所退出的影响,富贵人家丢个鸡腿,并不一定是鸡腿有毒,也有可能是人家今儿晚上要吃龙虾。

3、退出、转型之外的路径

退出、转型是当前的主旋律,而诸多头部平台也纷纷开始了转型助贷的路径,但助贷的生意真的那么好做吗?

笔者曾在《2019年,会是“助贷”监管元年吗?》表明一个观点:从支付、众筹、网贷等金融科技产物的表现来看,(助贷)牌照化管理的可能很大,来临的时间不一定是2019年,但一定是不远的未来,毕竟“助贷”的市场在逐渐扩大,所产生的的问题也越来越明显、尖锐。

从业务本质来看,助贷和网贷并无特别明显的区别,只不过资金的来源不同,要做助贷必须有来自金融机构的资金,而金融机构的资金,又岂是你想拿,想拿就能拿?​陆金所可以拿、乐信可以拿、拍拍贷可以拿,中小平台可以吗?

助贷相较于网贷而言,没有资金涉众性问题,但是资产端问题依然突出,最重要的是:未来没有金融资质的企业想要做金融业务的难度越来越大。网贷未来的路虽然坎坷,但扛下来之后起码有一个含金量不低的“牌照”,如果单纯做助贷,恐怕又要再走一次从野蛮到合规的老路。

背靠平安的陆金所,选择了一条稳妥的路;出身草根的众多网贷平台,转型、退出的主旋律不会变,但在此之外,如果自身业务禁得起考验,不妨再咬咬牙,尝试最后一条坚守的路,几年后回头看,这或许是最好的一条路,当然,也可能是最坏的一条路。

高风险,高收益;高收益,高风险。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读懂新金融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读懂新金融未央青年

19
总文章数

TA还没写个人介绍。。。

​网贷十二载:惨痛的代价之后,我们应该留下点什么?

麦田 7小时前

网贷市场资金持续流出 行业不确定性增强

苏宁金融研究院 9小时前

催收人的灰色营生

郭儒逸 2天前

盘点:P2P网贷十二年大事记

网贷之家 08-16

昔日P2P明星平台今何在?

独角金融 08-15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