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7月29日,近30万手封单堆积在暴风集团跌停板位置,投资者逃生无门。

这在意料之内。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司也以这样的特殊方式上了热搜。“黑天鹅”带出“灰犀牛”,冯鑫“出事”,媒体再跟进报道暴风集团的资金危局……

冯鑫过去是资本的“宠儿”,暴风集团也曾是市值超过400亿元的互联网上市公司。最终,他们为何落得如此结局?

可以肯定的是,冯鑫并非昏聩的领导者。十多年前,宽带已接进千家万户,但技术尚不能完全解决视频观看的诉求。看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你要自行转换视频格式,还要忍受几十、上百KB的下载速度,时不时要“缓冲一下”。暴风影音解决了在PC时代受众观看视频这个最基本的需求,从而收获了巨额流量,冯鑫也拥有了流量变现的筹码。

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暴风影音不再是刚需,冯鑫的迷惑也开始了。于是,“DT大娱乐”“AI+2块屏”“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All in TV”,冯鑫搞了很多可能他都不是很明白的战略。勾勒的生态链条很美好,但却避开了“伟大”战略的基本常识——项目最后能带回多少现金流?

没有算好经济账,冯鑫的这些项目虽然上马了,但由于不能产生足够的回报,最终使自身陷入了尴尬境地。

冯鑫的这些路子似曾相识,贾跃亭、钟玉等也曾长袖善舞地施展这些资本玩法。“生态化反”“生态链条”“全新改变”……“冯鑫们”运用高超的修辞,创造出眼花缭乱的概念。到现在,我们甚至怀疑这些发明者自己是否真懂这些。

这些梦想家们鼓噪着让人看不懂的概念,实质上是要垄断概念解释权,达成自身套取利益的目的。他们有他们的理由,时代变迁带来危机感,需要转型。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企业的转型不是喊口号,不是谁的花样多就能成功转型。

转型的本质还是创新,是整合生产要素后的价值再创造。这一价值再创造可以涉及生产模式、商业模式、社交模式、营销模式等微观经营层面。但市场具有不确定性,所以企业家要承担创新的高风险。

但是,企业家行为并不是只有创新,还有重要的经济核算,这构成了企业生产过程的前提。企业创造受成本约束,这是商业活动的本质。

暴风集团一年盈利不到亿元,账面货币资金只有2.77亿元,冯鑫却敢撬动50多亿元去境外并购资产,这是谁给的勇气?

冯鑫、钟玉们的投资活动更像是赌桌上的一把梭哈。试想一下,冯鑫、钟玉等如果步子不迈得那么大,口号不喊那么响,留足企业的容错空间又何至于此?

若企业经营者仅凭打了鸡血的口号呐喊,那在破坏之外就没有创造。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