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微信的体量日益增大,这个巨无霸的内部正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

近期,腾讯对内部进行了一次调查,意外发现微信支付团队普遍反映“工作压力巨大”。

“别的BG(事业群)会说,你们团队还有什么压力?你们一路躺赢。”腾讯公司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哭笑不得,在他看来,团队的焦虑正是来自于还能如何继续赢下去。

“微信支付还能增长多少?” “不可能再增长100%了,不然超过中国人口了。”

从各项数据看,微信支付的用户渗透率已经相当惊人。今年3月,腾讯公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未经审核的第四季度综合业绩及经审核的全年综合业绩。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帐户数增至约10.98亿,同比增长11%,日均总支付交易量超过10亿次。

耿志军透露,按照微信支付内部的估算,国内线上线下所有的日均支付笔数在20亿笔左右,这意味着微信差不多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但也意味着微信支付的天花板已清晰可见。

找到新的增长方向迫在眉睫。

7月31日,在微信支付“88媒体开放日”上,微信支付团队公布了微信支付2019年的年中战略,其中停车场无感支付、线下刷脸支付、出租车电子发票,以及面向父母、子女的亲属卡、针对各种免押金场景的微信支付分等成为重点内容。在B端,微信支付将增长方向从用户量、交易量指标调整为服务商户、解决各种场景问题;在C端,则提供更多便利性工具,提升用户的黏性。

“微信支付不只是支付”,这一口号的内涵开始变得丰富。

1. 主动换挡

在支付领域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双方一直处于胶着的状态。

第三方研究机构Trustdata公布了2019年6月移动互联网全行业排行榜显示,微信、支付宝、QQ依然是国内用户最多的三巨头。支付宝的月活已经超过QQ,紧随微信之后,并且增速超过微信。

支付宝用户快速增长,一方面可以归功于其对于用户和商户的吸引力。⽀付宝小程序负责⼈人管仲(花名)认为,虽然支付宝没有被归为“流量派”,但⽀付宝天然就是做商业的,能给开发者带来最实在的“⾼转化”和“变现”。

另一方面相互宝等新功能的上线也迎来了大批的新用户加入,按照相互宝方面最新披露的数据,上线不到一年,相互宝的用户人数已经达到8000万。

但对于微信支付来说,外部的竞争其实对其有促进作用。微信支付运营中心副总经理雷茂锋提到,过去微信在一些免押场景的缺失让微信内部很尴尬,比如说共享充电宝领域,早前借用充电宝若使用微信支付需要押金,而用支付宝则无需交押金。直到微信支付分正式上线三个月后才终于化解了这一个尴尬的局面。目前,微信支付已有80%的用户无需缴押金,为用户节省押金上百亿元。

外部竞争对微信支付换挡有促进作用,但在耿志军看来,微信支付的转变更多是主动而为之。

目前微信支付已连接5000万个体商户与商家,微信支付行为也基本做到全民覆盖,耿志军认为微信支付不应只是追求“KPI”,而应该“做出有温度的产品”。

什么是有温度的产品?“就是不用想数据,只要把产品打磨好,把用户体验做好”,在腾讯内部,这一提法被总结为 “科技向善”。

今年上半年,外界发现,腾讯将自己的企业愿景从“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变成了科技向善。最近一段时间,马化腾在多个场合提到这一愿景,“我们希望‘科技向善’成为未来腾讯愿景与使命的一部分,希望我们和业界一起来思考与探索,构建数字时代正确的价值理念、社会责任和行为规范,共建一个健康包容、可信赖、可持续的智慧社会。”

随着微信支付交易规模的增长,其覆盖的场景也在不断丰富。“微信支付不只支付,我们在做整个移动支付对支付方式的改变,让更多的企业和用户都能有便捷的工具。” 腾讯方面称,“在后移动支付时代,支付类工具在方便老百姓衣食住行的同时,还日益肩负着助力企业智慧化转型、提升企业生产经营效率的重任。”

而在外部,商户在感受到支付工具的便利化之后,有了更高的期望,这些大小商户都希望利用微信的庞大流量来提升自己的生意。

一句话,时机成熟了。

2. 多场景出击

在提出口号之后,做什么怎么做是更重要的问题。

微信支付开始从合作伙伴身上寻找灵感。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扫码点餐,据了解,微信点餐最初是由一个服务商给一家小餐馆做的产品。微信支付发现,这类点餐方式实际上非常受用户欢迎,于是将此产品划入内部,并进行重新打造,在定位扫码方面进行优化。

今年3月,微信支付发布了一个新功能——“好友即会员”,如果是微信好友来付款则可享受会员折扣。而该功能最初也是受到了用户的启发。

很多商户在使用微信扫码付款的时候希望将用户变成会员,从而可以提升商户会员拉新促活等经营效能。为了适应这一需求,微信支付将在8月推出微信支付 “青蛙Pro”,提供了“刷脸即会员”解决方案。目前,方案已经在深圳佳田、美宜佳等商户门店中试点。

“如果商户希望使用小程序会员,我们也支持在青蛙上刷脸拉起商户的小程序,进行会员授权注册、权益展示”。微信支付行业应用副总经理郭润增表示。

除了上述提到的新功能和新产品,作为一款国民级支付产品,微信支付在打造产品的过程中,选择了在多个场景同时出击。

线下交通领域,微信支付将开放ETC最新解决方案,为服务商及合作伙伴提供平台支持及营销资源,同时,深耕公交、地铁等公共出行的高频场景。

在政府服务领域,为了建设智慧城市,微信支付与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携手推出“出租车助手”小程序,为用户提供电子发票、失物寻找功能。

在C端为了提升微信支付对于用户的黏性,微信支付还针对个人用户推出了亲属卡、微信支付分、手机欠费充值,24小时无人餐厅等产品。

3. 内外博弈

在微信支付的战略中,民生和政务领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政务领域,比如微信的政务数字化(粤省事小程序),用户将社保卡、公积金、驾照、护照等和微信账号绑定后,通过微信支付,将用户银行账号与政务账号打通,则可以完成交通罚款缴纳、公积金提取等。在民生领域,用户可享用微信提前挂号、无感停车等便捷功能。

而在这些领域,盈利并非是微信支付首要考虑的问题。耿志军认为,在医院、教育、交通等民生领域,微信支付长期亏损,收取的费用要低于成本,“比如在医疗方面,本来就属于公益性,也是以公益性的形式来做。”

虽然上述亏损会通过其他领域的收益来覆盖,但在一定程度上仍会财务数据产生影响。

而在C端,微信在今年初低调上线了“微信支付分”。依靠“微信支付分”,用户可以实现共享设备免押租借、无人货柜自助购买、网约车先乘后付、物流快递先寄后付、酒店免押预定、娱乐设备先玩后付等。

但从时间上看,其竞争对手蚂蚁金服的芝麻分已经上线超过了四年。从覆盖领域来看,微信支付运营中心副总经理雷茂锋也承认,微信信用分覆盖的领域还远不及前者,“微信支付分的场景其实是不够的,我们希望在整个共创平台上,整个生态中,能够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另外从数据纬度看,微信支付分的数据除了用户自己的身份信息之外,更多源自历史支付数据,而来自税务、海关、最高法失信被执行人(老赖)等方面的数据还有所缺失。

不过雷茂锋也表示,微信支付做产品不太看其他公司,主要是依据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地释放出去。

相对于美团、支付宝等在线下经验丰富的公司,地推是微信支付的一个弱点。面对激烈的竞争和不同商户的复杂性,微信支付采取的一个办法是和服务商以及商户进行配合,比如和KA(KeyAccount,重要客户)之间保持紧密的合作,这些商家会往往会给微信支付带来一些商业上的启发,“我们会特别注重大商家之间的配合,因为他们在传统商业中有非常丰富的经营经验,以及对顾客和消费者有很深的把握。”

此外在对外作战时,单打独斗对于微信支付也是不够的,很多项目也需要和腾讯内部的其他部门进行配合。以家乐福的合作为例,家乐福希望将自动收银功能推到全球的门店,其中关键的云支付功能就是微信支付和腾讯云共同搭建的。

在外部的To B、To C服务领域中,微信支付还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其中包括拿捏边界的问题,做的太多也不行。以车主服务为例,耿志军提到,微信支付最初让用户将车牌一键绑定,车主出入任何一个停车场,通过车牌识别进行缴费,减少停车场的人力负担。

但在实施的过程中,停车场反对意见很大,觉得自己失去了和用户接触的机会,所以它们希望用户还是先关注自己的公众号。“你会发现,一个看起来原本可以非常智能的场景,你至少要考虑两侧,一个是要帮助企业提高他的生产效率,但也要考虑到企业自己的诉求和追求,另一侧是平衡用户的体验,甚至是用户的隐私问题。”

“不是说我们(微信支付)一个人在喊,我们觉得应该怎么样,我们没那么重要。”在耿志军看来,与生态共创智慧生活才是微信支付想要推动的,但要实现这一愿望,微信支付还面临着诸多挑战。

文/张吉龙“全天候科技”(微信ID:iawtmt,网址:www.awtmt.com)是华尔街见闻旗下发起的科技新媒体,致力于帮助投资者理解科技。授权请联系出处。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