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规则》(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于一年前生效,如今已经导致了一系列高昂代价和始料未及的后果。正如Alec Stapp 在《市场真相》(Truth on the Market)刊登的报道:《通用数据保护规则》可以被认为是保护隐私的“权利法案”。这些新的权利中有许多都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如果你的账户被黑客入侵,黑客可以利用访问权获取你的所有数据。被遗忘权与公众了解一个惯犯历史的权利是冲突的(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利用被遗忘权来消除他们不端行为的记录)。个人数据可携带权则为黑客提供了另一个攻击载体。

同时Stapp写道,美国大型公司的合规成本已高达1500亿美元左右。Microsoft有1600名工程师在从事《通用数据保护规则》要求的合规工作,约有50万家欧洲组织已经按照要求设立了数据管理专员,而最大的广告媒介Google与小规模公司相比,相对竞争地位进一步提升。对欧洲初创企业的风险资本投资已经下滑,游戏和零售等行业的一些大公司已经退出欧洲市场,截至3月份,美国有1000多家新闻网站不再对欧洲市场开放。

Pinboard(网络书签服务应用)的创始人Maciej Ceglowski刊载在Tyler Cowen上的参议院证词写道:《通用数据保护规则》的简单语言与监控广告的商业模式明显不一致,以至于经纪公司可以将实时广告扭曲成某种类似于合规的东西,这些花招招致所有用户的不满意。欧盟领先的广告媒介已经发明了一套应对《通用数据保护规则》的机制,设计了复杂奇怪的许可协议。比如只要用户访问天气预报,界面即弹出选择与众多实体共享数据,包括上百万的广告的提示。用户可以滚动页面并进行选择,但不管怎样,他(她)必须等待两分钟的许可收集过程才可以发现是否会下雨。这种复杂夸张的巴洛克式授权机制也阻碍了欧洲人使用浏览器内置的隐私保护功能,或关闭第三方cookie 等侵入性跟踪技术。

因此,对于普通的欧盟公民来说,《通用数据保护规则》的直接影响是增加他们互联网浏览体验的摩擦。就像臭名昭著的 2011 年“欧盟 Cookie 指令”那样,几乎在互联网上的每个网站上都增加了同意对话框。

编译者注释

本文主要探讨了美国劳动力市场当前存在的一个现象,即2000到2018年间,16岁至19岁人群参与劳动力市场的比例下降,这一现象主要是由其中的年轻劳动力参与率下降所导致。作者指出,虽然青少年人口在16岁至64岁总人群中占比较低,但青少年劳动参与率降低仍然是整个劳动力市场参与率下降的重要原因。本文认为,造成青少年劳动参与率下降的原因主要由时间成本所导致,随着入学率提高以及对就业收益预期的提升,去选择工作而不是在学校的机会成本逐年提高。

事实上,大部分青少年被迫在学期中上学同时不能参与全职工作,2000年以来青少年在校期间找工作的比例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直接导致青少年劳动力总量降低15个百分点。尽管这一现象使得就业数据不那么好看,作者认为,我们应当看到这一现象背后的本质,是大部分青少年在学龄期间选择入学而非工作而不是单纯的选择既不工作也不上学。

除此之外,作者探讨了各个年龄组对劳动力总参与率变化的贡献。青少年劳动力参与率的减少导致劳动年龄劳动力参与率降低了1.33个百分点,青年工人(20至24岁)劳动力参与率的减少导致劳动年龄劳动力参与率降低了1.8 个百分点,但是中老年工人的劳动力参与率提高,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前两者的影响。另一方面,本文在考察各个年龄组参与率变化的同时,也考虑到了基数的变化。随着美国人口老龄化,55岁至 64 岁美国人比例上升,而这部分人口本身劳动力参与率较低,也导致了总的劳动力参与率下降。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