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CIPS与SWIFT:银联与VISA历史正在重演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CIPS与SWIFT:银联与VISA历史正在重演

本文共3060字,预计阅读时间113

在人民币未成为世界货币之前,国家和地区间交易一般使用美元、欧元,有时甚至是日元和英镑,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在跨境支付方面受限于人,特别是跨境支付清算系统。

跨境支付清算系统是国家间银行金融机构资金清算通道,谁掌握了这一系统,就意味着控制了世界范围内主要资金往来,目前全球居霸主地位的是以美元为中心的SWIFT系统。

本月初,在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与SWIFT举行的中国法人机构落户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SWIFT欧亚非区总裁何亚伦(Alain Raes)宣布,正式开启在中国的业务布局。

何亚伦表示,未来该全资子公司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将能够实现商务合同适用中国法律,并以人民币来计价和支付,这是SWIFT在全球范围内继美元、欧元之后,接受的第三个国际货币,将有力推动人民币更广泛的国际使用。

何为SWIFT?

SWIFT系统全称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 (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为适应国际贸易的发展,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一些大银行在20世纪70年代成立SWIFT组织,1977年完成了SWIFT网络系统的建设和开发工作,正式投入运营。

在SWIFT网络系统,全球范围内的金融机构可互通互联,其主要为各银行金融机构提供汇兑信息服务,银行接到信息后,按照指令转送到所属的资金调拨系统或清算系统内,然后进行资金转账处理。

与汇款公司内部系统、卡组织清算系统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内部系统不同,SWIFT网络系统是主要用于商业银行大额跨境汇款,具有安全性高、资金额度大的特点,一般涉及大型企业及国家间的贸易往来。

「支付百科」调查发现, SWIFT连通着遍布全球200多个国家的11000多家银行及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企业客户,国际支付结算额每日达到5万亿~6万亿美元,其中约四成为美元结算,这为美元主导权提供了支撑。

在国际清算过程中,如果两个国家之间的银行要汇款,无论是个人业务还是企业业务,都必须通过SWIFT的报文平台来传送金融信息,然后支付系统根据收到的支付指令完成资金清算。其实,更直白地说,想要国际清算你绕不开SWIFT。

SWIFT作为国际化、中立性、公益的清算平台,在国际之间提高了金融通讯和金融机构业务处理的效率,建立了有效的安全措施和风险管理机制、费用低廉。但,真的一点倾向都没有吗?

清算组织也是金融制裁武器

在支付产业中,发卡市场和受理市场均呈高度分散化的状态,通过清算组织或卡组织作为转接中心居中串联与协调,卡组织作为规则制定者,其地位不言而喻。

2014年,因乌克兰事件,美国开始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VISA与万事达卡在未通知俄国金融机构的情况下,停止对俄罗斯几家银行所发售的银行卡的支付服务,对俄罗斯民生造成巨大影响,商户消费体系陷入瘫痪。

同理来讲,SWIFT外表是一个国际银行间非盈利性的国际合作组织,总部设在比利时,在荷兰和美国分别设立交换中心,911事件之后,美国以监测非法组织资金通道为由,通过相关法案,要求SWIFT共享数据, SWIFT从此成为提线木偶,因为国家间的汇款交易信息都能被实时看到,所以美国是不会让对自己有威胁的非法组织得逞,第一时间切断资金链。

这些做法对非法组织的资金往来确实起到了积极的监控打击,但另一方面也增强了美国对SWIFT系统的控制力,并且SWIFT系统与美国自有的CHIPS系统相连接,CHIPS系统是由21家美国银行持股的清算所支付公司运营,二者互通之后,SWIFT体系的结算支付就以美元作为基础币种运行,得益于美元优势,美国事实上就完全控制了SWIFT系统。

反恐还是可以理解的,但SWIFT还可以被利用为制裁国际对手的武器。切断对方的国际支付通道,影响被制裁国的经济贸易。

去年,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在反对美国对别国的制裁时表示,创造的独立于美国的新支付系统,这将使欧盟在金融业务上独立于华盛顿。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认为,美国之所以能这么做,是基于他们对储备货币、对全球贸易投资交易货币,也就是对美元的控制。

“凡是使用美元进行交易,不管是贸易还是投资,清算环节最终要走到美国,因此它肯定可以利用这种优势观察到你,同时可以对你进行制裁。另外,美国也在用不同的手段对于其它的全球交易信息系统进行监控。它借助了强势的地位,也有这个能力,也有其它科技手段进行监控。”周小川说。

中国银行某分行负责跨境汇款业务的刘博(化名)对「支付百科」谈到,他在2016年入职时内部还在使用SWIFT,没过多久,就开始用国产的CIPS系统,“主要是担忧SWIFT被操控,通过这个系统的交易数据太平洋对岸都能看到,风险太高。”

中国CIPS的建立

就像上面讲到的卡组织制裁俄罗斯的故事,俄罗斯没有自主银行卡清算组织,俄罗斯民众主要依赖美国的VISA、万事达品牌卡,至此,在政治上吃到亏的北极熊后面才决定自建卡清算组织。所以说,无论是政治层面还是民生层面,大国属于自己的卡清算组织是国家战略级重要的。

而我们中国当年非常具有前瞻性,从金卡工程开始,到2002年成立中国银联,建立了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银行卡清算组织和卡品牌,银联在国内银行卡清算中逐渐成长,目前按综合能力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银行卡清算组织,仅次于VISA、万事达。

无独有偶,为应对金融风险,同时解决跨境人民币支付基础设施薄弱的问题,基于国际地位和人民币地位的提升,2012年人民银行启动CIPS建设,中国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CIPS),迈出抵制美国主导的SWIFT第一步。

2015年9月8日,CIPS的运营机构——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有限责任公司在上海成立,其为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全资控股子公司。

CIPS是为境内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的重要金融基础设施,最新数据显示,自2015年10月上线以来,CIPS已有31家直接参与者,847家间接参与者,实际业务覆盖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处理业务超过400万笔,金额超过60万亿元。

图:CIPS间接参与者分布图

更重要的是,CIPS系统将渐渐削弱SWIFT的主导权,实现与其他非美元国家货币直接交易,摆脱美国实时监控的全球金融情报网,同时也为全球多个国家提供多元化国际清算选择。

尤其是俄罗斯。

俄罗斯的反美元反SWIFT得到了新的助力,其央行国际监管合作局局长Vladimir Shapovalov在今年四月份表示:“(中俄)在支付系统合作方面,许多银行已经与CIPS联网,这使得支付流程更加便利。”

并且战斗民族也自主研发了SWIFT替代品SPFS(金融信息传输系统),监管机构称,SPFS系统创建于2014年,是为了应对太平洋另一端的威胁。

CIPS的设立证明人民币的地位在不断攀升,《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8)》显示,2018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稳步推进,人民币跨境收付总体平衡,收付金额合计15.85万亿元,同比增长46%。同时SWIFT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人民币在国际支付货币中的份额为2.07%,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

伴随着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出海,一带一路、亚投行、金砖银行等国家战略的全面深化,人民币支付版图将进一步扩展,我们对CIPS全球化之路充满期待。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深化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

廉婧 董希淼 06-21

美国运通获批筹建中国银行卡清算网络

毛宇舟 | 证券日报 2018-11-10

未央今日播报:银联、支付宝正式就支付清算业务展开合作

未央研究 2018-09-13

从投资价值看各大机构布局“区块链+物流”

移动支付网 | 移动支付网 2018-06-30

未央今日播报:央行等部门正制定金融信息服务市场管理规范

未央研究 2017-05-25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