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当“支付宝一代”崛起,招商银行市值会是多少?

专栏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当“支付宝一代”崛起,招商银行市值会是多少?

本文共4154字,预计阅读时间139

2018年,开放银行的大潮掀起,有的银行要向场景方开放自家产品,有的银行要与合作伙伴共享数据、算法、交易、流程和业务功能,还有些“狠角”则要向全社会开放自己的一切。

为什么一定要开放?因为金融要零售。

任何事物都存在周期——兴起、发展然后成熟或衰退,金融行业在几十年的“嫌贫爱富”之后,“富”的市场趋近饱和,“贫”的市场越来越被重视,有用户、有流量、有数据、有资金的企业或个人,都开始角逐零售金融的生意。

此刻,零售之王招商银行,所面临的的不只是国内外银行的挑战,更有无边界的互联网金融......

1、战略与膨胀

任何生意都是赚钱的,就好像所有土地都有其战略价值,只不过是多与少。

我国古代军事家喜欢用“兵家必争之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等词语去形容战略要地的优势和重要性,《三国演义》中对于土地价值最精彩的一节讨论是隆中对,诸葛亮以超前的视角,帮刘备勾画出了未来几十年的战略:不要成天东跑西颠,集中精力,听我指挥,打下荆州、益州,你就是明日之星。

虽然有优势、很重要,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发挥、重视这类战略要地的价值。

比如关羽他老人家认为,“东吴群鼠”不足为惧,一个大意不但丢了荆州,还让整个蜀国走向了下坡,要知道:荆州之于蜀国,就如同支付宝之于马云;与关羽同时代的马谡,自认足智多谋,拒不接受王平的建议,丢了街亭,导致整个蜀军粮道被断,这个影响就相当于双十一电商大战时,某电商巨头的CTO出来说,我们的App昨天能容纳5亿用户访问,但是以后每天都只能容纳10万了......这仗还怎么打?

如果没有这两个重要的失误,三国历史不会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

关羽和马谡是蠢材吗?当然不是,非但不是,还是公认的人才,关羽跟随刘备立下的战功多不胜数,马谡虽然不如关羽名气大,但因为他的一句“攻心为上”,诸葛亮才七擒孟获,才有孟获的那句“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

这两个牛人为什么都在最关键的地方折戟了?一个字,傲。关羽的傲是骨子里的,无论是对华雄还是颜良、文丑,基本上都是打仗前就把他们当成死人了,有的甚至还不如死人,被他看成“土鸡瓦狗、江东群鼠”;马谡的傲是基于自身更是基于诸葛亮,“诸葛老板看得起我啊,你王平不过是我的下属还敢给我提建议,我还没有你懂?”

傲,是所有强大个体必备的特点,它本身不是错,错的是傲变成了膨胀,膨胀最终导致对自己、对敌人、对环境无法正确判断,关羽斩颜良、诛文丑的时候,傲得多么英姿飒爽,败走麦城的之前,膨胀得多么痛彻心扉。

招行和诸葛亮一样,率先看到了零售金融在未来的价值,但是先看到不意味别人看不到,也不意味着别人不会抢。

2、零售之王的“后生”们

招商银行对于趋势的判断,是超前的。

“不做对公业务,现在没饭吃;不做零售业务,未来没饭吃。”2005年1月,在招行全国分行行长会议上,时任招行行长的马蔚华提出,加快零售业务、中间业务和中小企业业务的转型。此时,支付宝刚刚成立,如今浩浩荡荡的互联网金融才刚现端倪,零售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蓝海。

零售金融战略在当时的意义,不亚于诸葛亮与刘备的隆中对。

在这片蓝海中遨游三年之后,招商银行资产规模突破1.5万亿元,市值突破3000亿元,这11年前的成绩甚至可以和今天的邮储银行和交通银行做一番PK,即使是在充斥着种种灰犀牛与黑天鹅的2018年,招行营业收入、净利润依然保持两位数增长,市值接近9000亿元,仅次于四大行。

时进9月,上市公司进入年中财报季,招商银行后知后觉的同伴们均透露出一个信号——发力零售。

在平安银行在半年报中提到四个字:零售突破。截至六月末,平安银行零售客户数已经达到了9019.42万户,零售业务净利润108.10亿元,同比增长19.1%,在全行净利润中占比为70.2%。

作为新晋大型国有银行邮储银行也狠狠地秀了一把“零售”肌肉:截至2019年6月末,邮储银行个人客户较上年末增加1109.43万户,达到5.89亿户,覆盖超过中国人口总量的40%;电子银行客户规模达2.97亿户,个人存款余额7.92万亿元,占存款比重87.02%。在资产端,个人贷款余额2.55万亿元,占贷款比重54.24%。

长沙银行半年报也指出:截至报告期末,本行个人存款1,161.21亿元,较年初增加132.74亿元,增幅12.91%。个人贷款及垫款846.45亿元,较年初增加134.35亿元,增幅18.87%。长沙银行零售客户数1,118万户,较年初增加99万户。

邮储、平安、长沙三家银行是银行业的一个缩影,如今稍具规模的银行乃至有流量、有用户、有金融牌照的各类企业都纷纷掘金零售金融。

当下,是掘金者最好的时代,也是“王者”最焦虑的时代。

如果招商银行只想做一家赚钱的公司,它可以继续在已经筑起的城墙上安然入睡,但如果它要做一家伟大的公司,此时,便是最该焦虑的时刻,它一旦有力竭的迹象,大批的同行和“支付宝”在等待着瓜分蛋糕。

历史总是证明相同的道理:谁超前,谁强大;谁膨胀,谁灭亡。

3、支付宝一代

虽然来自各行各业的竞争者增加,但是招商银行在2019年上半年依然成绩斐然:营业收入 1383.23亿元,同比增加 121.77 亿元,增幅 9.65%;归属于招行股东的净利润 506.12 亿元,同比增加 58.56 亿元,增幅 13.08%;资产总额 7.2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 4480.38 亿元,增幅 6.64%。

不过,在内部已经出现“忧患”的声音。

7月,《田惠宇招行内部讲话: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与《招行离冬天还有多远》先后刷屏,将这家明星银行的问题与格局同时显示出来。

《招行离冬天还有多远》一文指出:“危机来源于缺乏危机感,自媒体热衷报道招行模式,我们也陶醉其中,看不到形势变化;(招行)之所以暂时还能舒服赚钱,是因为:1、支付宝一代还没有成长为社会中坚力量;2、企业金融整体上还没有实现数字化。两个条件再过几年就不复存在了。就眼下而言,BAT和大行用B2B2C模式接触零售客户时,招行对公业务这个薄弱环节一旦攻破,零售优势也将无险可守。”

如果要搞清楚招行的焦虑,必须先明确“支付宝一代”的影响。从字面意思来看支付宝一代不难理解,就是用支付宝的那一代年轻人,但“支付宝一代”的影响有多大呢?

笔者近期登陆了一次人人,就是曾经叱咤风云的校内,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变化,几乎所有好友的状态、聊天更新都在2014年末~2016年停止,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因为“微信一代”崛起了,笔者初入大学校园时,与很多同学都是“QQ一代”,因为知道了人人网可以“泡学妹,钓学长”我们转变为“人人一代”;随后微信崛起了,以学生和毕业生为群体的人人网用户全都离开了人人网,“人人一代”叛逃成为“微信一代”,更加可怕的是现在的学生在最初就是“QQ一代”和“微信一代”全无成为“人人一代”的动力,人人的生力军几乎被拉拢殆尽。如今,人人已成为直播平台,市值不足1亿美元,较最高值下跌一百多倍。

如果一篇文章能够发酵,一定是击中了读者的内心,引发了共鸣,而《招行离冬天还有多久》一文最先发酵的地方是招行内部。这说明,认同此文的招行人不在少数,同时也说明,很多招行人有着和此文作者同样的焦虑。

前几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掀起了浩浩荡荡的无现金活动,虽然遭到各方痛批,导致最后偃旗息鼓;但实际上,趋势一旦掀起,就不会落下;“无现金”早就渗透到所有人的生活中,即使没有巨头们的各种倡导,“无现金”的趋势依然愈演愈烈,导致“运钞车”很焦虑。

“微信一代”影响的是三大运营商,“支付宝一代”影响的是所有银行。

招商银行的焦虑

传统银行的核心业务是存贷汇,而这三类业务在支付宝上统统可以实现,无论是银行网点还是手机银行App,都在一步步失去其不可替代性。

而且用户在微信、支付宝的使用习惯已经养成,虽然包括银行在内的手机银行App也在不断扩充自身功能,但是这种扩充就宛如:当年的人人不断增加微信的功能,但加入了语音、视频等功能之后,用户依然不会回头。

招行的成功来源于零售战略的超前,而如今零售金融市场已经逐渐成熟,白刃战已经来临,读懂新金融相信,招行在未来几年依然可以继续高速增长,但是之后呢?零售之后,招行的超前战略是什么?这是一个所有人都无法给出答案的问题,甚至在零售没有迎来“之后”的时候,挑战便已经络绎不绝。

一个比新战略更加急切、更难以解决的问题是:大公司的倒退与崩坏往往源于膨胀所导致的种种连锁反应,而且这种膨胀的心态不可逆,傻子因为一点点蝇头大小的成绩骄傲,但谁都无法让一个市值近万亿、堪比国有大行的“王者”不膨胀。当膨胀开始,便不可逆,中下层员工物质与社会地位需求过于旺盛,是最容易以“大公司”的荣耀来换取精神上的满足,一旦这种膨胀的心态从中下层传导到高层或者高层自初便开始膨胀,那么大厦距离倾倒之日便不远矣。

不过,在“字面意思”和实际行动上,招行的“诸葛亮”或许很理智,但一定有大量的“关羽”、“马谡”存在问题。

《招行离冬天还有多久》一文的分量就如同2018年5月的那篇《腾讯没有梦想》,给集万千荣光于一身的招行当头一棒;在此,也必须为招行和田惠宇点赞,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平白的成功,招行的成功源于自身的忧患是,银行中有几个有招行的格局与胸怀呢?

但,对于招行来说,如果要“未来有饭吃”,突破口在哪里呢?未来,当“支付宝一代”崛起时,招商银行市值会是多少?

两句题外话:

1、持续的成功源于持续的战略领先,支付宝从0到今天万亿估值仅用了十几年,不只因为它诞生于阿里巴巴,更因为它的每一步都走的比竞品早、比竞品快,它与招行都是鹤立鸡群、着眼于未来的优等生,甚至都是依靠零售金融起家,招行的焦虑,蚂蚁金服自然也是感同身受,对于这一问题蚂蚁金服会如何解决呢?

2、招行从0到近万亿市值,用了三十几年;蚂蚁金服从0到超万亿估值,用了十几年,如果有一天它们归0,需要多久呢?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读懂新金融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读懂新金融未央青年

25
总文章数

TA还没写个人介绍。。。

银行金融科技年投入千亿元,核心就在零售战

子元 09-04

8家上市股份制银行零售业务大比拼

科技金融在线 09-03

银行金融科技年投入千亿元,核心就在零售战,三大趋势已成

子元 09-02

拆解银行业五年来最好成绩单

周纯 09-01

招行的“焦虑”为何刷了屏

张志伟 07-3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