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唐凯宗已经失业四个多月了,当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聊天话题已经从“如何在互金圈更好地谋生”转变到了“转行该做什么以及想要尽快找个女朋友”。

虽谈不上久经沙场,但即将奔三的唐凯宗从毕业踏入互金圈,如今已过了快5个年头,从刚入行的销售、到P2P公司商务、持牌消金公司业务员,再到如今的待业,唐凯宗与互金行业共荣辱,互金如日中天时的唐总,已变成了行业日薄西山下的小唐。

深圳CBD某处的咖啡厅里,越来越多的“小唐们”聚集于此,感慨着如今的处境,并时不时刷着简历、盯着招聘网站,焦虑、挣扎、不甘心,每一张无所适从的面孔,都折射着互金行业的艰难。

业务员:入行、奋斗、大赚、低谷

“我虽没有鸿鹄之志,却也不甘做一条咸鱼。”

即便换过好几份工作,经历过低潮,受过重创,互金行业对小唐依旧是垂爱的,但这次除外。

5年前,从河南某大学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的小唐,从事了近半年专业相关工作后,被表哥说服踏上了北漂的征程,彼时,也是互金行业新萌芽后的爆发阶段,分期、贷款、P2P,一切对小唐来说都是陌生而又刺激的。

在表哥的帮衬下,没有睡过地下室、也没有过多的负债,不到两个月时间,小唐顺利进入一家互金公司,月薪3200元,毫无经验的小唐从推销员做起,做到了商务,当他牵头一家资金方落地的时候,到手5万元的奖金让他瞬间燃起了斗志,“这是个有希望的行业!”

带他的老大是银行出身,老大将近10年的工作经验,对刚入社会的小唐来说,就是指明他方向的灯塔。一切就如同开了挂一样,月薪3200的小唐,不到两年时间,工资蹭蹭上涨到好几万,一边是高收入,一边是不断积累的经验,小唐渐渐成了别人口中的唐总。

后来,由于公司内部高层之间的斗争,让小唐不得不跟着老大跳槽到一家P2P,“即便是跳槽,生活也没有多艰难,对那时的我来说,无非是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小唐将自己的大多积蓄统统投到P2P,以表示他对这个行业的信心,找流量、对接资产、对接风控,一次次尽调,也让小唐看起来似乎成了互金圈的老手,随着钱包日渐涨起的还有小唐的野心。

小唐大赚的时刻到来了。

从P2P离职之后,小唐快速跳到一家持牌消金公司,也许是野心过大,不久后,小唐便南下深圳,开启了他的现金贷之路。

“盈利的第一个月,和合伙人赚了近100万,我觉得那是我离暴富最近的时候了。”但他也深知,这是在犯罪的边缘疯狂试探,好在严监管来临之前,小唐与合伙人及时收手。

“说实话,高利贷生意让我一度在深夜害怕失眠,多方的考量让我悬崖勒马,那时候,被金钱蒙蔽双眼的我是可耻的。”

虽没有了当年的那股拼劲,对互金行业的感情却在近几年的打拼中渐渐升温了。

而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从业人员,去年中旬进入深圳某助贷公司后,很明显,业务不好做了,收入变少了,但金钱已不是小唐追求的首要条件了。他开始再度认真学习、想积累些人脉的时候,新公司裁员潮来临了,他就是其中之一。

习惯了顺风顺水的小唐,也万万没有想到如今行业如此这般萧条,“投了无数份简历,毫无音讯,四个月以来,没有一家公司的HR主动来联系你。”

小唐新燃起的理想在不断找工作的这四个月中一点一点消失,他也曾天真想再去北京发展看看,“说不定北京会好点,要是找个女朋友,起码还能情场得意。”小唐自嘲道,殊不知,北京CBD周围咖啡厅里,或许坐着更多他的“难兄难弟”。

高管:转行、坚守、彷徨无依

不止小唐这样失业的互金业务员,互金圈高管们也如坐针毡,而他们肩上还担有更大的责任、情怀与梦想。

已在互金圈摸爬滚打近13年的苏圳,现任某P2P公司高管,P2P备案遥遥无期,苏圳也显得精疲力尽。

三年前,从某银行的高管转到P2P,苏圳彼时看到的是互金行业欣欣向荣的势态,“很简单,我与共奋斗的兄弟们只想做合规、做大,做到备案。”谈到起初的想法时,能从苏圳脸上看到一些笑容。

笑容没能维持几秒,转而变成了无奈,“现在备案简直是天方夜谭,就好比当裁判员下令说终点只剩100米的时候,大家拼命冲刺,临了却突然宣布,5000米后才是终点,再到下一个终点时,又一个5000米接踵而至,再锲而不舍的劲马也已精疲力尽。”

苏圳形容现在公司处境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顺着大势走去,公司在积极转助贷,不过,流量的稀缺、资金的昂贵,让公司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几年前赚的钱全在今年慢慢吐出来,为了节约成本,公司不得不搬到稍显偏僻的地方,每个月租金成本从20万降到了4万元,而这些钱在以前对一家P2P公司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梦没了,只能看着口袋花钱,公司得活着,员工得养。”

尽管彷徨无依,苏圳也不想在此时为了个人利益离公司而去,十年的银行从业背景,“回娘家”对他来说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苏圳并没有,“不在巅峰时慕名而来,也绝不在落魄时转身而去,这是一份责任。”问到个人打算时,苏圳表示。

除了初心和理想,像苏圳这样的高层们,身上还肩负着一份责任——对员工负责。高成本运转,没有新增业务的情况下,公司不得不进行人员调整,亲手裁掉手下的员工也是高层不得已而为之。

不管是新入职场的小菜鸟还是养家糊口的中年老大哥,在新一轮的行业剧变中,必须承受生活的这份重压。

见证者:行业背锅是一时,而不是一世

浪潮袭来时,大多数岸边人免不了遭殃,但洗净沙尘之后,还得重新出发。

与小唐比起来,张阳的经历更戏剧。

毕业4年的张阳,从大学开始尝试过外汇、摄影、餐饮等很多行,但最终,在互金行业打下了他的事业第一桩。

他永远记得公司在今年经历的两次大创伤,张阳所在公司的现金贷业务在国内名噪一时,“315”来临之前一切畅通无阻。

难免的是,“315”揭开了自家公司现金贷产品的真面目,综合年化利率过高、业务细节不合规,张阳虽知道公司产品有些许不合规,但真相远比他想象的严重许多,被搬上头条的公司一时间断了资金来源。

消停了一段时间后,对接到几家P2P资金后,新产品披着新马甲又悄悄出世了,只是做为公司微不足道的一员,张阳显得力不从心,真实的业务与他的金融初心背道而驰,张阳陷入了纠结。

还没来得及做出个人职业规划的新调整,真正的横祸降临了。

警方突然上门,公司被查封、一夜解散,同事大多失联,比被迫待业更让人焦虑的是,张阳还要随时担心个人安危。

直到真相水落石出的一天,张阳才明白自己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又是如何稀里糊涂开展这一番事业的。

“心理落差、人身安全,让我焦虑了近两个月,不过焦虑归焦虑,我从来没后悔过。”

两个多月后的今天,张阳开始着下一步的计划,新工作的开始举步维艰,尤如刚毕业时尝试很多行时的艰难。

几年的磨砺及教训,张阳深知如今的互金圈,持牌合规才是硬道理,准备就绪后,张阳依旧选择在互金圈开始新的职业生涯。

“我已经28岁了,没有几天能继续丧下去的日子了。”

对于自己失业、身边的朋友失业甚至坐牢走入“铁栅栏”,张阳在焦虑、挣扎、奔溃之后表示,“互金行业现在确实暂时性略显萧条,但不代表着这是持久的,行业只能背锅一时,而不是一世。”

可以重新找工作、可以降薪、可以换城市,对于行业内众多失业人员来说,被生活逼到绝境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多条分岔路的。

每一个当初踏进互金行业的人,都是带着一腔热血的,免不了受大环境影响,但不能全归根于环境因素。

不管是暂时性失利的小唐,还是身担重任的苏圳、重整旗鼓的张阳,他们的经历正是互金行业众多从业者的剪影,艰难也好、抱怨也罢,他们依旧看好互金、消费金融的未来。

现金贷的陨落、P2P的衰败、大数据的整顿,正是互金行业日臻完善的信号,当然就免不了业务员面临困境,消费金融行业下一个十年的见证者,也终将是这些徘徊、挣扎过后仍旧重新出发的从业者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为化名。)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